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藝術宣言》:有天我們會回頭批判你

2017/9/13 — 12:14

看到有評論說,《反藝術宣言》Manifesto 是一部形式大於內容的電影,奈何電影這個載體,可能不是它最好的形態(Form)。

稍稍回看,原來這場宣言曾以裝置藝術的形式首現於年前Park Avenue Armory上的一個展覽,13個宣言的化身,浮現於大大小小的屏幕上耀眼登場,像政要,像主播,掌握空間內唯一的話語權,吶喊高呼思想解放,從四方八面向你襲來,氣勢和現場感勢必更強。

今次《反藝術宣言》Manifesto 由德國影像藝術家羅斯菲德操刀,裝置藝術展覽轉化成電影,同樣由姬蒂白蘭芝一人分飾13角,以新聞主播、木偶匠人、Punk友、寡婦、工人、星級排舞師等多個不同身份來針砭各大門派的藝術主義,高呼「當今藝術全是虛假」。電影沒有一條既定的劇情主線,反而由多個意想不到的情境拼湊而成,互相交錯,猶如一場亂中有序的 電影版 Ted talk 演說,處處響起天花亂墜的靈性反思。

廣告

Cate Blanchett一人分飾13角,這不是教科書級演技教學是甚麼?喪禮一段的造型,令人聯想起Carol中的美艷夫人,誰知眨眼間主角又搖身一變成末世露宿者,造型、口音、談吐都判若兩人,話變就變。

Cate Blanchett一人分飾13角,這不是教科書級演技教學是甚麼?喪禮一段的造型,令人聯想起Carol中的美艷夫人,誰知眨眼間主角又搖身一變成末世露宿者,造型、口音、談吐都判若兩人,話變就變。

廣告

回到電影本身,多個屏幕濃縮成一個屏幕,迫不得已委身於一個時序,就算剪接多妙,也難免有種連環說教式轟炸的感覺。藝術乜乜乜大道理門檻本身不低,對入門觀眾而言,要全程打醒十二分精神狂追字幕同時反省思量未免過度苛求。審美會疲累,聽道更會,再好聽的心法,到後面可能也變得左耳入右耳出,最後回到類型電影的硬傷。

Nothing is Original. 

電影中多次強調虛無卻為世人所熱切沾沾擁抱的美學主義。收回你刺鼻的傲慢,敢於面對自身的不濟,人才開始慢慢觸及藝術的邊角。片末,她以情境主義(1957-1972)的一句作結:"The situationists of which you believe yourselves perhaps to be the judges, will one day judge you."
 

《反藝術宣言》Manifesto (2017)

導演:朱利安羅斯菲德
主演:姬蒂白蘭芝
片長:95 分鐘
2017 辛丹斯電影節

原文刊登於青葉文学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