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天帥

楊天帥

心地善良是十分重要的。https://www.fb.com/yeungtinshui/

2015/1/29 - 13:51

只有一個撐小店的理由

圖:Journalize 文簿具社 facebook

圖:Journalize 文簿具社 facebook

早前《立場新聞》掀起了一場以筆做武器的豆腐戰(或以豆腐做武器的筆戰)。戰線一端是連鎖店豆腐主義,另一邊則是老店公和豆腐。由此衍生一場關於競爭條例與道德的討論。其中有人問:「每間連鎖店最初也是小店,那是否說小店一變連鎖,就不能支持?」

我對這個問題有點想法。恰巧今日又讀到《19 歲小店老闆 專賣香港人找不到的文具(文簿具社)》,介紹小店「文簿具社」,就讓我對「小店」這兩個字,有了些思考。

一年前我寫過一篇文章,叫《愛小店,不必講人情》,裡面說我不認同許多人支持小店的原因,是因為「小店有人情味」。因為我樓下麥當勞個阿姐都好有人情味,百佳個嬸嬸又同我好熟;另一方面屋邨街市賣麵包那個姨姨,黑口黑面粗聲粗氣。唔係話我幫襯你就要做大爺,不過都唔想被視為殺人犯吧,這令我一點也不想幫襯。

廣告

不過麥當勞同百佳係大店,而屋邨街市麵包舖是小店。當小店無人情味,我又是否還應該撐?當大店有人情味,我又是否要交水給李嘉誠?基於這樣的矛盾,我發現以「人情味」為理由撐小店,站不住腳。

老老實實,那只是一種文青式的想像。

再進一步講,只要有點日常生活智慧的人,都會知道大多數小店服務不會更加良好,價格不會更加便宜,產品不會有更好質素。

那麼,我們為甚麼撐小店?除了那種泛濫的近乎盲目的本質性的 (essentialistic) 對大財團的恨與小本生意的愛之外?

從「文簿具社」的文章 ── 我覺得寫得幾好 ── 我開始明白了。

正如「文簿具社」那 19 歲的店主 Jerry ,他從小對文具有種奇特的喜愛,如今讀中醫卻走開文具店,專門賣一些其他地方沒有的文具……種種描述均指向一個點,即這家店、這個人的價值觀,與主流不一樣。或者說它提供的不是文具,而是以文具作為載體的獨特生活態度。這一段結尾寫得巧妙:

不知道你會怎樣看他和這間小店。這裡有一種脫俗,而無可否認,這種脫俗有著他的家人的支持,所以他是個幸運的人。年紀輕輕便有機會,不是罪過,重點還看他有否好好把握機會。我覺得他不是二世祖,因為二世祖虛有其表,而 Jerry 真的有貨賣。

他還有大把貨,給我們多一個角度看文具,看年歲。

當開店的主流價值觀是幾時賺第一桶金,幾時開分店,幾時擴展返大陸的時候,Jerry 強調的卻是截然不同的價值。一如港女買 LV 不是因為它可以裝多幾個橙而是因為她認同 LV 的高雅;我想,讓我欣賞這店的原因,也不是因為文具便宜或者好玩還是甚麼,最大理由是我認同這種價值。

或者說,我認同香港社會應該可以有瘋狂賺錢以外的另一種生活方式。這是我喜愛「文簿具社」這家小店的原因。

由此我想,當我們談小店,那定義或許不在它規模小、面積小或者員工少(所以與它是不是連鎖無關),而在於它的價值觀「小」。一種「小」眾的價值觀。於是容我斗膽下一些奇怪的定論:如果一家茶記一日到黑只想剝削,想賺最多的錢,就算它有三張檯一間舖,我都會稱它為「大店」。反之,如果一家店勇於立足在一種非主流的價值觀上,例如「文簿具社」,就算它多開幾間分店 ── 我仍會願意叫它做「小店」並支持它。

因為,真正的「小」是肉眼看不見的。一如小王子所說的那樣。

當然你會看到有些店,本來堅守一種有別於主流的理念,後來獲傳媒廣泛報道,多開幾家分店之後,被成功矇閉了,連初衷也忘記,只想賺得更多更多,而昔日的理想則竟淪為虛偽的市場口號……這種可能性也是有的,這就是「小店」變「大店」的時候,也是我不再支持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