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只許我問你邊個姦得落,不許你解開公仔件衫」 論後 #MeToo 展覽爭議

2020/3/29 — 14:55

圖片素材來源:Post #MeToo Art 後MeToo藝術 facebook

圖片素材來源:Post #MeToo Art 後MeToo藝術 facebook

利申﹕筆者反對強姦,反對非禮,支持男女平等,支持女性受害要發聲。

不過筆者還是想談談最近「後 #MeToo 藝術」的若干問題。

根據《立場新聞》報道,「後 #MeToo 藝術」展覽是由香港藝術家文晶瑩策劃,於 3 月 11 日至 18 日在賽馬會創意藝術中心舉行。展覽旨在回應 #MeToo 運動,希望探討藝術在 #MeToo 議題能做甚麼,期望引起公眾對此議題的關注。

廣告

展出作品中,包括有温倩蘅(小肥)的《讚好及…》。根據藝術展 FB 專頁的圖片,作品有 9 個人形公仔,中間有個大字牌,問道「邊個最姦得落?」左邊叫人用「讚好」貼紙投票,右邊叫人「打開睇結果」。

廣告

3 月 26 日,「後 #MeToo 藝術」在 FB 發帖,指「工作人員發現有展品公仔被解開衣服,裸露身體,感覺好像被人非禮」,立即報告藝術家,藝術家則在九個公仔下面貼了一個新紙牌﹕「Don’t touch my body!!咪掂我!!」

帖文說,有參展藝術家認為,事件是「意識形態上的性侵、挑釁」,另有藝術家認為「破壞展品已經是錯,有觀眾還對公仔『施暴』,行為過火,根本不覺得性暴力是怎樣一回事」。此外,展覽講述作品意思﹕「創作人不知道是否有觀眾誤會作品可以互動?這些公仔代表一眾被擺上網的女性,雖然現實也有裸照被貼上網的例子,但這樣子打開衣服露胸不是作品的原意。」

帖文說﹕「不情願+性意味,就是性暴力,發生這樣的事情,反映性暴文化的存在。」

筆者朋友圈轉發帖文時,多是讚同主辦方觀點,加幾個嬲嬲 EMOJI,表達反對性暴力的立場。

再利申﹕筆者反對性暴力。

但我不同意主辦方的說法。

首先,創作人在帖文說,其原意是觀眾不可以碰公仔。問題是,觀眾真的知道這一點嗎?當然傳統藝術作品不可以碰是常識,但隨著當代藝術有愈來愈大聲音,質疑作者權威,鼓勵觀眾參與,這「常識」已經漸漸失去作用。事實上這作品左邊還邀請觀眾貼 LIKE,觀眾(特別是,不熟當代藝術玩法的人)順理成章,以為中間的公仔也可以動,不意外吧?

好,我假設,這觀眾是真的知道不可以碰公仔。就算這樣,若觀眾翻開公仔衣服是「意識形態上的性侵、挑釁」,為甚麼作者問「邊個最姦得落」就不是意識形態上的性侵、挑釁?按筆者理解,小肥寫「邊個最姦得落」,本來就有挑釁觀眾的意圖。透過挑釁,引發觀眾思考,這是當代藝術常有的手段,不難理解。問題是,為甚麼作者挑釁就是「介入」,觀眾挑釁就是「性侵」?

也許這不是主辦方的原意,但筆者在這一點讀到的,是性議題中的一個尷尬點﹕被視為弱勢或支持弱勢的人,往往具有某種特別發言權。以此事為例,因為展覽是個「METOO 展」,作者是被想像為支持 METOO 的人,因此他可以質問「邊個最姦得落」,而不會被視為意識型態性侵。但你試想像一下,如果這是一個與 METOO 無關的展覽,結果會如何?大概就會有一批女權主義者衝出來,批評作品侮辱女性。「邊個最姦得落」都問得出,仲唔係侮辱女性?無可辯駁。也是因為這個邏輯,某個身份不明的觀眾翻開公仔衣服,才會被視為侵犯。因為我們不知道這個人是誰。如果她是 JUDITH BUTLER 呢?可能這就會被理解為「加料」、「介入」、「參與創作」、「加強作品力量」。

NO OFFENCE,再重申﹕筆者反對強姦,反對非禮,支持男女平等,支持女性受害要發聲。但筆者也認為,如果女權主義者是真心希望介入人類社會中的性別權力不平衡,是否也應該面對這個議題?只許作者說「邊個姦得落」,而不許觀眾翻衣服。觀眾翻衣服就要被貼上「性暴力」標籤,這標籤是否貼得有點過於武斷?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