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人所愛的香港文化:梅艷芳去世 17 周年插畫展

2020/12/29 — 23:30

吳家儀攝影

吳家儀攝影

早前的台灣金馬獎頒獎禮向去世影人致敬,配上的是《胭脂扣》的音樂。這旋律,香港人耳熟能詳,也是台灣人的集體記憶;這部電影當年在台灣甚受歡迎,也把梅艷芳推上金馬影后的寶座。

香港台灣隔了一個海,但兩地卻有共同的流行文化記憶。尤其在八九十年代,被稱為「港星」的香港藝人紛紛進軍台灣,所向披靡的威力對比今天的韓星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而梅姐就是當中表表者。最近,為紀念她去世十七周年,感傷唱片行舉行一個名為「梅艷芳親密愛人三十年」的展覽。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廣告

感傷唱片行位於台中,是一間以卡式帶為主題的懷舊咖啡店,這次展出一系列香港年輕插畫師留情的插畫,還有很多梅姐的卡式帶。去年,他們展出過同樣由留情所畫的張國榮插畫,今年的作品來自梅姐的多個造型,包括電影《胭脂扣》及《審死官》、歌曲<妖女>及<淑女>、2003年的演唱會,以及她最後一張國語唱片《沒話說》的封套。

廣告

這個小型展覽有特別意義。首先,台灣多年來都有傳媒紀念梅姐,去年《夢伴此城:梅艷芳與香港流行文化》一書上架,台灣不少傳媒都有訪問及報導。對梅姐的紀念,絕不限於香港。這次展覽主題「親密愛人三十年」,同時也紀念《親密愛人》這張令梅姐在台灣「入屋」的國語唱片推出三十周年,而<親密愛人>一曲亦是台灣人眼中的不朽金曲,翻唱者不計其數,包括張惠妹、蔡琴及王若琳等不同年代的一線女歌手。

吳家儀攝影

吳家儀攝影

另外,留情是年僅廿一歲的香港插畫師,是名副其實的「後梅迷」——即是在梅姐去世後才成為粉絲的年輕人。追隨梅姐不只是中年人的懷舊,過去十多年,後梅迷漸成一種力量,他們愛上當年的香港流行文化;追尋梅姐,同時也追尋香港。而在英國讀設計的留情就以新穎畫風呈現梅姐的百變。

這次展覽涵蓋的造型,亦說明台灣人跟香港人的流行文化記憶的接近。《胭脂扣》及《審死官》兩部電影,一文藝一搞笑,梅姐在兩片的形象南轅北轍:一個是優雅淒怨的妓女,一個是武功高強的惡妻。這兩部經典港片,台灣人也是倒背如流。<妖女>及<淑女>等形象,當年在台灣觀眾眼中是過於誇張,但也是他們首次見識來自香港的大膽女性形象。至於梅姐在 2003 年去世前的演唱會,台灣傳媒亦自然非常關注。

吳家儀攝影

吳家儀攝影

一個小小的展覽,由梅艷芳串起了台灣與香港。因為流行文化,兩地有了某種互通,某種默契。留情說,選取 2003 年演唱會的旗袍造型作為這次展覽的「主視覺」,是因為在2020年的變動中,她想起梅姐在最後的演唱會寄語大家「珍惜眼前人」。而這展覽,亦提醒我們珍惜香港台灣之間的情感與文化聯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