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灣出版業界 — 夕陽中的堅持

2021/1/10 — 15:06

Photo by Shupin Zeng on Unsplash

Photo by Shupin Zeng on Unsplash

2020 年底『不一樣的中國史』得到了金石堂書店的「十大影響力好書」,身為作者我去參加了頒獎典禮。其實我已經很久沒有參加這樣的公眾活動了,本來也很猶豫是不是要去。去了之後才知道不只領獎,還要上台說話,相較於其他開心、興奮準備周到的作者,我簡單地說了有點掃興的重點:「希望這是真的.......在這樣的台灣社會,一部整理中國歷史的書,還真的能夠有影響力,那不只對我是很大的鼓勵,也會讓我對這個社會有更大一點的信心。」

不過我還是很高興去參加了那場典禮,因為非常認真、非常辛苦的遠流副總編輯鄭祥琳可以有機會跟我一起上台領獎,接受她應得的掌聲。另外,我環視會場,看到了許多我從年輕時就認識的朋友,他們都還在出版的領域中努力。心中產生了很深的感觸,我知道這群人有多大的本事,我為台灣有這樣一批資深的編輯、出版人而感到高度驕傲。

但當然驕傲中有感慨,讓我很想對任何願意聽的台灣人說:「可惜你們不知道自己擁有多麼珍貴的出版人才資源,而你們也不在乎,這是絕大的浪費!」和台灣的閱讀環境、出版規模、社會回饋相比,我們的出版界真的超前、優秀得多。意思是我們每年仍然可以看到那麼多好書經過仔細選擇、精心編輯出版,卻找不到足夠多的讀者願意專注認真閱讀。

廣告

落差的形成源自於這些出版人、編輯抱持著年少時培養出來的價值觀念,一方面感受體會到世界如此廣闊,另一方面深信讓人能夠既廣又深地認識這個世界,最好最有效的手段,是透過知識,透過讀書,所以他們不能自已地持續尋找可以將廣大世界帶向台灣集體意識的知識與書籍。然而,相對地,這個現實的台灣社會,卻持續失去對於廣闊世界的好奇心。不只是習慣將眼光看向身邊周遭「小確幸」,而且就算離開台灣去到別的地方,只要不是旅行中能拍照或能吃下肚子的,就都不再能進入關心的雷達範圍中。這裡愈來愈沒有知識與閱讀可以切入可以作用的空間了。

於是呈現了奇怪的景象 — 那麼少人閱讀,卻出版了這麼多好書,很多書不是為了滿足讀者而出版的,是為了滿足編輯與出版人自身的價值信念,他們之中許多人迄今沒有將自己的品味調整到和這個社會的主流一樣,要不然他們就不會留在這個夕陽產業裡了。

廣告

我不知道這種不平衡的狀態能維持多久,但管他的,「在海嘯來襲時,築一道牆,把能夠留住的東西給留住」,能留多少就留多少,能留多久就留多久。

作者 Facebook

封面圖片來源: Photo by Shupin Zeng on Unsplash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