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漫畫家鄭問紀錄片即將上映 《千年一問》還原大師「人的樣貌」

鄭問是誰?如果是漫畫迷,應該聽過這個名字。這位台灣已故漫畫家,是首個獲得日本漫畫家協會「優秀獎」的非日籍得獎人,擅長畫歷史、武俠故事,著名作品包括《東周英雄傳》、《刺客列傳》、《阿鼻劍》、《深邃美麗的亞細亞》等。

畫《火鳳燎原》的陳某稱他做老師,形容他「是一個給漫畫家看的漫畫家」、畫《風雲》的馬榮成曾邀他合作出版《風雲外傳:天下無雙》、導演劉偉強因為太喜歡他的作品,覺得他筆下人物眼神中都有戲、曾嘗試將他的作品《阿鼻劍》改編成電影⋯⋯對於很多看漫畫、畫漫畫的人,鄭問或許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但台灣導演王婉柔拍攝關於鄭問的紀錄片《千年一問》時,並不是想繼續讚嘆鄭問的技藝有多厲害,她說:「我想呈現鄭問身為『人』的樣貌,他的起落、孤寂、壓抑、驕傲,時不予我。」

歷時兩年 斥資千萬

鄭問在 2017 年 3 月因心臟病逝世半年後,導演王婉柔開始籌備紀錄片。電影在 2018 年 4 月開拍,製作耗時 2 年,斥資千萬台幣,拍攝團隊亦走訪多地,訪問逾五十位漫畫及出版界人士,希望藉以呈現鄭問一生的創作及心路歷程。

此片去年已在台灣上映,今年正式在香港院線上映,全長 135 分鐘的紀錄片,順時序地講述鄭問一生,由他兒時好畫畫、高中畢業後參與漫畫比賽正式入行、後來到日本發展、轉戰香港、前往中國製作網絡遊戲⋯⋯藉著不同人的講述,重新拼湊出鄭問的人生歷程,但令人好奇的是,這部片似乎較少去分析鄭問在不同作品中所用的漫畫技法。

主軸縮限在「鄭問的人生」

導演王婉柔回覆《立場》時說,「(揀選片段)非常困難,這可能是我覺得本片最困難的地方。」她續指自己習慣在拍攝時期盡量多採訪,「但在剪接時就很傷腦筋了,即使有大致架構的劇本,實際得挑選哪些話放進電影裡也是一大挑戰。」這部片的初剪長達近四小時。

考慮到後製費用、觀眾能否接受等問題,王婉柔與剪接師陳曉東只好縮減片長,她簡述過程:「目前135分鐘的版本是我們將主軸縮限在『鄭問的人生』——他在何時、做了什麼事、(可能)有什麼想法什麼感受——因此,很多講漫畫技法的、講遊戲製作的、請教專家學者的、或是與鄭問人生沒有直接相關的段落(如我們也去了香港信和中心街訪漫畫店老闆),就很遺憾地被刪除了。」

導演王婉柔指,《千年一問》初剪近4小時,現時135分鐘的版本是將主軸縮限在鄭問的人生。(李開明攝、安樂影片提供)

王婉柔為這部片寫的「導演的話」中有一段提到:「本片希冀透過多重視角的觀看、創作者自我與觀者的震盪,拼湊理解鄭問的一生。『我』帶著孤獨的勇敢闖蕩世界,即使時不我予、即使起伏跌宕,當生命結束後,什麼是重要的?透過藝術家的故事,展開對真實、對創作,以及對生命的叩問。」這段話透露的似乎是比起鄭問的畫功,她更欣賞鄭問的努力。

他就是活生生的人

而《千年一問》當中有不少片段,能讓觀眾一探鄭問的創作過程,正好亦呈現出鄭問做創作,到底有多努力。其中有一段,是鄭問助手鍾孟舜拿出舊照片,講述鄭問以前畫漫畫,動筆前會跟助手一起扮演漫畫人物、演出情節,再拍下照片,供作畫時參考。

鄭問動筆前會扮演漫畫人物、演出情節,再拍下照片。(安樂影片提供)

當觀眾再看到這部片的中後段,會見到鄭問用上很多創新、獨特方法畫成的《深邃美麗的亞細亞》未獲日本讀者愛戴;《始皇》的連載因雜誌轉型而中斷,來港創作出版的《漫畫大霹靂》市場反應未如他預期,前往北京、珠海做網絡遊戲,苦戰十年,終因電腦技術、資源分配等問題,遊戲胎死腹中。觀眾看到這裡大概都會為鄭問感到婉惜。

《千年一問》呈現的不止是鄭問如何技驚漫畫界,更多的是他作為凡人,失敗後雖會失意,仍然繼續嘗試的一面。王婉柔是這樣講:「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人心很複雜、很矛盾。驕傲與謙遜並存,如同愛與恨也是一體兩面。鄭問也是,他是你、是我,是每一個創作者的樣貌。但他還是一直往前直行,並且在創作路上還願意提攜、照顧他人。」

 

《千年一問》

上映日期:8月19日
上映院線:百老匯電影中心

《千年一問》將於百老匯電影中心上映。(安樂影片提供)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