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合約精神」大於一切?

2020/3/3 — 19:07

犯眾憎之前,頭盔要先戴定:

1)我現時出街會戴口罩,會勤洗手,會帶搓手液,乃因我家中有個幾近無免疫能力的老娘。同時是為了…禮貌地顧及其他人感受吧…因為如果我患其他病我都只會看中醫,不會增加公共醫療負擔。

2)我都有跟團訂過口罩,不過幾次被截單。我我也有試過一次早起去老屈排隊,但一見到那條蛇餅,我就已經放棄了。

廣告

3)我很欣賞現時有很多小店、個人、黃色經濟圈去訂購口罩和搓手液後以低價發售或派發,還有在telegram公海和臉書設立互通消息平台的互助精神。並且我覺得,如果這個經濟圈強大到可以支持有尊嚴地工作的合作社,令人們都可以脫離僱傭制度對的生命的操控,咁就真係一天都光哂。

4)我非常尊重西醫的醫護人員,也舉腳支持醫護罷工,我也有朋友是醫護。

廣告

5) 最後也最基本的:我完全認同香港現時的絕大部份問題都是政府和制度的錯,同時亦是同政治緊密聯系的經濟體系和普遍價值觀念出了問題,因而抗爭,是要在任何生活層面都要繼續下去的。

========================
頭盔戴完   不中聽的來了:
早陣子,據新聞說,超人旗下商場有商戶向超人請求減租,以共渡疫情期間淡市的時艱。誠哥拒絕,說大家應該尊重「合約精神」。

網上討論不算熱烈,但撐超人都頗多。我不禁想:,如果,只是如果,超人開了商場聲稱撐小店,但連年加租,有天災人禍時又不肯減租共渡時艱,那大家是否仍會說同樣的話?

似乎是因為李嘉誠曾語意不清地講了句「黃台之瓜 何堪再摘」,似乎、應該是婉轉地罵林鄭政府,於是,連迫令好多香港人做樓奴而自己發大財的超人,都成了「手足」……政府以前做了這麼多政策益地產,包括胡亂清拆有歷史價值的地方來建豪宅,今日誠哥等一眾地產商坐大,倒插一刀政府無聲出,都幾好笑。不過,上層社會勾心鬥角,不是我有關心的事情。

雖然,我都同意,在誠哥那些商場裡,大多是賺了錢都不會與員工分享成果的大舖,我都不認為他們有什麼值得同情。我也當然明白,被警察打爆頭的,或看著手足被警察打爆頭的,對幫警的藍絲店有多痛恨。

不過,在撐誠哥不減租的論述裡,最讓我驚訝和關心的是,與論者在經歷了反送中之後,仍然對權貴保守派們極度推崇的信條,有近乎宗教般的熱情。這個信條,就是「弱肉強食」和「合約精神」。在這些信條下的撐誠哥論包括:「做唔掂咪執左佢囉」、「人地唔係開善堂」、「做得生意就要承擔風險」、「咁市道唔好老細話扣你人工你又受唔受」,甚至認為要求誠哥共渡時艱去減租的人是「想把香港變做中國」等等……

如果我們信「弱肉強食」的話,那麼示威者的裝備永遠追不上警察,是否就是活該被人打爆頭呢?我知道大家好想將自己和所謂強國區別開來,那我很想勸大家停一停想一想:一個充滿貪腐和官僚主義的社會中,弱肉強食才是祖國的社會現實。如果大家想說香港的好處是自由平等有人情味,那便不該推崇「弱肉強食」吧?

而「合約精神」……貼地些,出去租過屋的人都知,當你無地方住,四圍好貴租,而剛好找到一間還像樣又不算太貴的劏房,就算個地產租約幾苛刻,只要合法你都只可以簽吧?有試過找工作找好久都找不到的人都知,當你找到一份工作,養得起自己和家人,就算那份工要求苛刻極不合理,但只要合法你都只可以去簽吧?

談合約要談是否平等立約的,如果環境已造就了不可能平等立約的狀態,那麼一張令弱勢一方無法不含恨簽下的合約,與一條無經過大家平等討論決策的惡法,也都是差不多的吧?在本身是不平等的社會中,所謂「合約精神」,往往就意味著「弱肉強食」。

OKOK,我知,大家想說「情況不一樣」。是,我當然知道情況不一樣,藍絲連鎖店和誠哥簽約;劏房戶與地產商簽約;小店與領展簽約,都是不一樣的狀況。不過,當大家沒有講過這些不同,而只興奮地強調「合約精神」,那就隱約有種踩住其他人撐地產霸權的感覺,這點不說出來,心裡真覺得過意不去……老實講,如果社會沒有那麼多人被樓債壓到喘不過氣,可能,政治上太過保守的人也會少一點,面對被老闆欺凌時敢反抗的勞工也會多一些……

OK,「合約精神」可以是重要,但任何信念和價值,在社會上都應該與其他價值相平衡,而社會上有好多其他價值都重要,譬如平等,譬如基本住屋權,譬如賣命給老闆以外的人生,譬如應有時間參與政治……

於是還是回到最開始的問題:如果,只是如果,超人開了商場聲稱撐小店,但連年加租,有天災人禍時又不肯減租共渡時艱,那大家是否仍會說同樣的話?

原文題為「那些瘟疫時期的爛事/之三/「合約精神」大於一切?」

原刊於

沒漠花鬼

https://fleurspirit.wordpress.co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