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9/3 - 23:53

向剛辭世的人類學家 David Graeber 致敬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對當代世界影響至深的人類學家David Graeber (1961-2020)昨日辭世,享年59歲,他的妻子剛在twitter上宣佈這教人傷感的消息。

Graeber一生將抗爭、激進政治、學術與知識生產結合,而他最重要的關懷,就是在當前的世界實踐無政府主義。即使他著作等身而優秀,2005年疑因其活躍的政治行動,不獲耶魯大學續約。其時一位人類學大師曾說,Graeber是他那一代中,全世界最出色的人類學理論家。

及後十五年間,他的行動和著作繼續啟發了無數抗爭者,尤其是他對「直接行動」的分析,和他自己親身參與的各種抗議,他都貫徹對直接民主和無政府的追求。他在Occupy Wall Street中有重要角色,「我們是99%」這口號,就是他與其他行動發起人共同想出來的。

廣告

他思考和研究佔領華爾街的著作The Democracy Project: A History, a Crisis, a Movement,深思「無大台」的運作,和21世紀直接民主如何可能,這本書的中文譯本《為什麼上街頭?》2014年中出版,也啟發了大量華文世界的讀者。

他論及佔領時提到,人們佔領街頭商議民主,不需得到批准,因為他們佔領時在意跟從的是「道德律令」而不是「法律律令」,「作為公眾,我們不應需要許可才能佔領公共空間」。他的激進立場,也令他一直受到學院干預,影響續約,但他還是持續深度參與各種抗爭,同時努力不懈研究和寫作。

他2018年出版的著作,題為Bullshit Jobs,成了暢銷書。這本書分析當代社會的官僚和過度管理,衍生了大量完全無意義的工作崗位,在這些崗位中工作的人終其一生都深感勞動的無意義,帶來這個時代深遠的道德和精神創傷。此書的內容,當然讓極多讀者感同身受。

David Graeber跟Nika Dubrovsky(藝術家和作家,他的妻子)合著的書,Uprisings: An Illustrated Guide to Popular Rebellion,將在12月出版,也許是他最後的完整著作,書的簡介中有提到香港。至過身前,他還在update twitter,內容都是關於社會運動和抗爭的,他最後一次update,轉載了他人引述他的這句話:

「革命者的組成總是包含兩類人不言明的結盟,最不感到異化的人與最受壓迫的」。

知行合一的Graeber肯定是當世最沒有異化的知識人之一吧,謝謝你,為世界留下這麼重要的知識遺產和行動啟發。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