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張清吉先生致謝並致敬

2018/10/9 — 16:54

中學在韓國的時候,一個很大的苦惱就是沒有書可以讀。

釜山我們家附近,只有兩家書店。一家主要是出租武俠、愛情小說,另一家在出租小說之外,賣一些中國古典名著,還有一些文學類的書。中學正是對閱讀飢渴的階段,所以這些書店很快就滿足不了需求。

書店之外要另尋門路。

廣告

主要是跟家裡有兄姐在台灣求學的同學打聽,問他們家有什麼書,可以借來讀的。所以每年暑假這些兄姐回韓國放假的時候,是這種閱讀狩獵的高峰,去打聽有帶回來什麼新書,能趕快借到就快讀,不然就乖乖排隊等候。

那裡面,有一位叫于儼嘉的同學的姐姐特別不一樣。

廣告

他們家境很好。除了有鋼琴,有很好的音響之外,有一個大書櫃。所以有機會就去他們家玩,除了一起聽流行樂之外,就是看能借什麼書回家看。

他姐姐收的書,又和那些書店完全不一樣。我記得在他們家書櫃裡看到《未央歌》的時候,大感好奇,這麼奇特的書名到底在講什麼。

在那些不一樣的書裡,又有一些書格外令人印象深刻。不只是它們的封面設計有一種特別的味道,一排白底黑字的書背陳列在書櫃裡也非常醒目。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志文出版社的「新潮文庫」。

我看的第一本是卡夫卡的《蛻變》,簡直是震撼。《美麗新世界》也是。總之,那個書櫃裡的一本本「新潮文庫」,填補了我在閱讀上完全不同的一個區塊,開啟了我張望世界的一扇扇門戶。連帶地,每次去那位同學家裡,都好像有一種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感覺。

也因此,記得來台灣讀大學之後,第一次去國際學舍看書展的時候,看到那麼多那個書櫃裡沒有,而我在書目上已經期盼很久的新潮文庫,那種今天終於我也有機會挖到寶了的狂喜,也是很難忘記的。

今天台灣一年出版大約四萬種新書。而1980年的時候,一年新書才不過5,000種。所以更早的1960,1970年代,可以想像。

今天這麼多書裡,各種翻譯書都有人出版。但是在當年,新潮文庫引介外國名著的那種氣派和影響力,是今天難以比較的。

這兩天忙,今天才注意到張清吉先生過世的新聞。

匆匆寫一下「新潮文庫」對我的影響,向張先生致謝,也致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