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吞上癮》— 忍氣吞聲吞圖釘

2020/8/14 — 17:06

電影《吞上癮》(Swallow)宣傳照

電影《吞上癮》(Swallow)宣傳照

(劇透)

 

原來喜愛嚼食冰塊或不斷喝凍飲有可能是異食症的其中一種,被專家稱為 Pagophagia。異食症簡單來說就是指持續地攝食沒有營養或不是食物的東西。《吞上癮》(Swallow)以異食症(Pica)為題材,被包裝成驚慄片,其實是有關女性尋求自主的心理電影。異食症的成因不定,有時可能源於缺乏鐵質等礦物質,有時則與強迫症等精神病相關;患者多為婦孺,尤其是孕婦。在《吞上癮》裡,女主角杏特正是在懷孕之後出現病徵,從冰塊開始,吃下波子、陶瓷、紙張和泥土,但吞了最多的是金屬製品。杏特的家姑最初以為問題出自缺乏鐵質,其實卻與杏特感到不由自主的心理壓力有關。

廣告

杏特需要的解放是甚麼?吞吃異物與緩解精神壓力有甚麼關係?導演又如何利用緊張驚慄的類型格局去講一個尋求心靈釋放的故事?故事的開始可說是接駁了很多愛情故事的甜蜜結局:出身寒微但漂亮和順的杏特與「王子」理察相愛成親,嫁入豪門做個「幸福少奶奶」,更懷有身孕「我真係恭喜你呀!」但杏特不快樂。理察是大企業承繼人,日理萬機,少理老婆;老爺只為第三代承繼人即將誕生感到高興。他們都無心聽杏特說話,後者雖有存在感,卻只是像個漂亮的玩偶。杏特沒有朋友,整天在家煮飯、打掃、打機;家裡一塵不染,窗明几淨,卻像個大囚牢。導演用廣闊的鏡頭拍攝杏特在豪宅中獨處,突顯她的孤單;當理察在家時,則以深焦鏡頭,加上傢俱或裝修陳設隔開二人的構圖,強調兩者的疏離。

電影《吞上癮》(Swallow)劇照

電影《吞上癮》(Swallow)劇照

廣告

杏特的異食症背後有複雜的心理因素: 一方面,她感到人生完全被控制,只有吞吃異物才有自控感;另一方面,因為懷孕令她更加失去了自我控制感,她潛意識裡想藉著吞下一些事物來傷害胎兒 — 而不是補充營養 — 這一點在結局中得到印證。她的症狀在懷孕後才出現,逐步升級,直至造成令自己有生命危險的自殘狀況。杏特性情壓抑、溫馴,大概這也是理察喜歡她的原因。

電影中緊張驚慄的部份,主要在杏特吞吃尖銳物品的情節,篇幅不多;到下半部份的主線變了「解脫」,心理驚慄的調子也消散了,劇本上的瑕疵也顯露出來。若然杏特的異常行為跟她的個性及成長背景有關,這方面在劇本裡描寫得不算詳盡,例如只是表達她極度孤單,但沒有解釋她為何完全沒有朋友,以及她與母親及妹妹因何關係極度疏離(從無露面,彷彿斷絕關係),使角色塑造顯得相對片面。有些情節也欠說服力,例如理察把杏特的異食症透露予一眾同事,以及她如何輕易地找到從沒接觸過的生父現址,都似是為了「劇情發展需要」而服務。

劇情發展就是要把杏特不由自控的狀況回溯至她的身世:她出生源於母親被強姦,後者因為宗教原因而堅持生下來。最後杏特找到生父追究,體驗一下「我話事」的狀態,又問及對方當年犯罪的心態,都圍繞著控制/被控制的主題來寫。這一段戲以特寫鏡頭突出女演員 Haley Bennett 的演技,表現杏特帶著怨恨又求接納、變得兇悍又流露軟弱的複雜情緒。

電影在文化政治方面的批判立場明顯,例如在墮胎一事上,杏特與她母親對比起來,便強調女性自主選擇(Pro-choice)優於「生命優先」(Pro-life),暗指其母親當年只是因宗教理由而強行把她生下來,卻帶著羞恥感而對杏特心有芥蒂,待後者出嫁便不相往來 — 但這些都只是我從僅有兩段有關其母親的情節推導出來。其實編劇就此可以描寫多一點,可以補充杏特的母親是否在兩方面遭受不由自控的困境:一是性侵者的暴力,二是不容許她因姦成孕而墮胎的教會力量。若然如此,杏特口中原生家庭的愛因此便顯得虛偽;比較之下,杏特的強姦犯生父的最後懺悔便比宗教人士更真誠。對理察父子的負面描寫,就暗藏對「白人男性資本家」的批判;相對而言,那個被聘任為「護士」的敘利亞難民大叔則是少數關心及幫助杏特的人。

此片香港譯名令人聯想起二十年前的《迷上癮》(Requiem for a Dream),同樣以不能自拔的成癮/強迫性症狀為主題,亦探討了相關的家庭及社會因素。這齣戲已成為同類主題的當代經典,導演以多變的電影語言表達角色如何陷入精神深淵,四個濫藥的主角互相扣連的經歷亦組成一個豐富的劇本結構,從而發展出對社會的批判(例如醫療體系、電視媒體及黑幫操控的對照)亦深刻有力。比較起來,《吞上癮》集中在女主角一人單線發展,但連她個人歷史的描寫亦省略處理,效果便顯得單薄,其社會批判也只限於點題的程度。

 

延伸參考:

Darren Aronofsky 導:《迷上癮》(Requiem for a Dream)。2000 年,美國。電影。

以吸毒的男主角延伸開去,描寫整個沉溺病態的社會。哈里和朋友泰倫妄想以販毒起家,賺錢給女友瑪莉安開時裝店實現夢想;哈里母親莎拉則沉迷電視減肥節目,輾轉變成減肥藥上癮。導演從個別角色的處境旁及到傳媒、醫院、警隊等建制,其殘酷扭曲與黑幫可堪比擬。導演以魚眼鏡頭、定位快鏡、分割畫面、旋轉鳥瞰鏡頭等多變的技法表達角色不斷變化的精神狀態,為影迷津津樂道。

Julia Ducournau 導:《舐血成人禮》(Raw)。2016 年, 法國 / 意大利 / 比利時。電影。

會嘔的,不必看,知道就好了。這個故事也是有關食了不應吃的事物,但和異食癖的本身定義有所差別 — 雖然有吃頭髮的情節 — 但重點是生吃人肉。然而這齣戲不是純粹賣弄血腥場面的恐怖片,而是以此隱喻女性慾望的壓抑與釋放,亦觸及人類在文明外衣下隱藏的動物性。

Young, Sera L.. Craving Earth: Understanding Pica ― the Urge to Eat Clay, Starch, Ice, and Chalk.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12.

異食不一定是精神失常。此書試圖從民俗學和生物學等多個角度梳理於人類社會流傳超過二千年的行為,檢視其對健康的潛在正面及負面影響。

 

原載於《時代論壇》1719 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