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吞上癮》— 胃袋裡的身體自主

2020/9/13 — 10:11

電影《吞上癮》(Swallow)宣傳照

電影《吞上癮》(Swallow)宣傳照

【文:mymindmine】

在上星期戲院重新開放後,我一直未有入場看電影。適逢今日到電影中心還碟,便順道看一看這齣《吞上癮》。說老實的,雖然我是被這類比較特別的題材吸引去看這部電影,但觀看前也沒有抱持什麼期望,總覺得這類題材若拿捏不好便會變得賣弄。也許是因為不抱期望地觀賞,儘管發現這部電影確實有著不少沙石,但仍能欣賞到這部電影的一些具心思之處。

故事講述出身平凡的女主角 Hunter 嫁給富家公子 Richie 後,過著不用上班、終日在家中看電視、畫畫的「寫意生活」,日復日的百無聊賴使她感到並不實在。隨著她突如其來的懷孕,Hunter 的心理也開始產生變化,加上身邊的人只關心她的胎中腹兒,而往往漠視及忽略她,終使她熬出心理病,開始把不同的物件吞嚥。隨時間而推移,她吞下的東西愈來愈誇張,從一開始圓滑的波子,到後來的釘、電池以及各式其式的尖銳金屬。其實,早在 Hunter 向心理醫生講述她不為人知的黑暗過去之先,《吞上癮》已經滲透出很強烈的女性主義色彩。

廣告

我頗為欣賞導演在 Hunter 身上建立的象徵,在電影的大部份時間,Hunter 均被視為工具,作為一個「容器」。故事一開始,Richie 便榮升為公司 CEO,往往忙於工作和應酬,從不關心自己的妻子。只有當他們要進行房事時,他才會在言語上對妻子表達關心 — 說到底,他只是為了做愛。在這個意義底下,Hunter 只是其丈夫貫注精液的容器。這個象徵在她懷孕後更被擴大,當她精神狀況開始出現問題時,Richie 及他的父母也從未關注過 Hunter 的心理狀態。為她找來心理醫生、甚或後來要送她到精神病院,只是為了嬰孩可以順利出生,在他們眼中,她只是一個生育工具,一個盛載著孩子的容器。

也正正在於「容器」這個概念,解釋了為什麼 Hunter 透過吞嚥不同物件,會產生重新掌握自己的感覺。她早已被社會上的意識形態潛移默化地影響,逼迫自己接受自身僅僅是其丈夫的附屬。記得在 Richie 母親邀請 Hunter 一同下午茶的相處中,Richie 的母親問她:「你是真正的快樂,還是假裝很快樂呢?」即使自身意願不被重視,Hunter 仍然順應著男家的各種各樣要求。她認為,假如失去了他們,自己將什麼也不是,毫無價值。因此她經常說她能嫁給 Richie 很幸運、很自豪,亦接受了自己是一個容器。如此一來,「把不同東西放入自己體內」便凌駕了「別人把東西放進她體內」的不自主,這就是她試圖重新掌握自己的方式。

廣告

《吞上癮》最出色的地方,在於非常有意識及貫徹地運用意象,又隨著劇情推進將這個象徵逐層強化,貫穿整部電影,可見箇中的細膩,也令故事與訊息變得立體。儘管如此,《吞上癮》仍然有許多許多值得改善的地方,其最大硬傷就是:除了女主角 Hunter 外,幾乎所有角色都缺乏描寫,以至於片面,僅以「工具人」的意義存在。某些角色的出現或舉動意義不大之餘,又欠奉闡釋或鋪陳,使人感到莫名其妙。另外,Hunter 的黑暗過去固然在劇情上有巨大的作用,但引入其過去的講故事方式卻欠缺說服力,例如從她與心理醫生的關係上,似乎沒有足夠的助力讓她忽然間和盤托出,使人感到略嫌生硬與突兀。總括來說,《吞上癮》是一部優劣處均明顯的電影。即使如此,整體上它仍有相對順暢的氣氛營造,表達故事的方式不至於俗套,顏色運用和鏡頭運用亦補回不少分數,我認為它仍是一部合格有餘的作品。

 

作者自我簡介:間中寫寫影評的人

作者 Instagra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