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吹哨者悲歌 —《新聞守護者》

2020/10/10 — 17:24

電影《新聞守護者》(Mr. Jones)劇照

電影《新聞守護者》(Mr. Jones)劇照

睇完套戲之後,我學識咗一個字:Holodomor,拉丁文,意指 1932 至 1933 年發生喺烏克蘭嘅大饑荒,估計當時有 240 萬至 750 萬烏克蘭人因此而死。呢場咁恐怖嘅大饑荒,係點樣發生嘅呢?正正就係電影 Mr. Jones(《新聞守護者》)嘅故事背景。

時為 1933 年,希特拉啱啱喺國會縱火事件中奪權,歐洲又正經歷經濟大蕭條,各國都極不欲再有戰事發生。西方列強既不相信喺一戰中慘敗嘅德國有能力東山再起,亦對希特拉嘅崛起不屑一顧。劍橋畢業、擔任前英國首相 David Llyod George 外交顧問嘅 Gareth Jones,原本係天之驕子,因為力排眾議,質疑希特拉嘅野心,被 David Llyod George 以藉口辭退,但觀察力敏銳嘅佢,留意到史太林治下嘅蘇聯經濟蓬勃得極不尋常。外界歸功於史太林嘅五年計劃同農業集體化成功令蘇聯嘅農產豐盛,經濟向榮,連一貧如洗嘅西方列強都對共產蘇聯寄予厚望,紛紛有意拉攏史太林結盟,反而更令 Jones 質疑史太林錢從何來,於是曾有訪問希特拉經驗嘅佢,就以自由記者身份,打算親到莫斯科訪問史太林,天真又不失熱血地希望從呢位神秘領袖口中得知蘇聯富國強兵嘅秘密。豈料陰差陽錯,史太林未能得見,一個個謎團同線索卻引領佢去到烏克蘭,親眼目睹飢荒造成屍橫遍野嘅慘況,更因此揭發史太林將所有糧食賣往外國,人為造成呢場人道災難。

你以為一個英國記者,返回西方「文明」世界之後道出真相,烏克蘭人民就會得救,正義就得以伸張?事實係,以英美為首嘅西方列強,因為覬覦共產蘇聯嘅雄厚財力,都對史太林嘅暴行視而不見,駐莫斯科英國記者、普立兹獎得主 Walter Duranty,甚至利用自己喺行內嘅地位同影響力,親自喺《紐約時報》撰文駁斥 Jones 對史太林嘅指控,屬子虛烏有,仲大肆為史太林政權塗脂抹粉,最後促成蘇美合作,Duranty 被捧為拯救世界經濟嘅人民英雄,而只係力求道出真相嘅 Jones,就被抹黑為無中生有嘅瘋子,喺政界同傳媒都再無容身之地,只能鬱鬱返回威爾斯家鄉,做個地方小報記者。

廣告

誤信奉行共產主義嘅強國係新世界嘅希望,於是不斷姑息養奸;前外交人員被人格抹黑;自由記者不被「認可」為記者;傳媒高層不惜押上個人聲譽,主動為政權背書獻媚,甚至甘作政權嘅宣傳喉舌;粉飾太平者得以升官發財安享晚年,甘冒性命危險揭穿真相嘅吹哨者就命途多桀不得善終……一切係咪都似曾相識?歷史總係不斷重演,只因愚蠢貪婪又可悲嘅人類,總係要犯同樣嘅錯。時代或者冇變得更壞,只係以往我哋對一直存在嘅惡行,懵然不知,甚或視而不見。到人人都必須面對其沉重代價時,到發現一個個吹哨者已被滅聲時,我哋至醒覺原來今日張牙舞爪嘅惡魔,係全民豢養嘅共業。

電影放映後係答問環節。有觀眾問到記者如果好似片中咁被英雄化,到底孰好孰壞?

廣告

太平盛世,記者或者只需做好本份,持平地報導事實,根本就冇需要以個人名義「拋頭露面」去爭取收視。但若處於連報道事實都被打壓被迫害嘅年代,記者要用到自己嘅身份、名譽,甚至性命去吸引大眾正視佢嘅報道,呢種所謂「英雄主義」,其實係迫不得已用一種決絕嘅方法,捍衛僅存嘅新聞自由,非常悲涼,亦係一個非常響亮嘅警號。

片中同現實裡面嘅 Gareth Jones,雖然最後成功報道真相,仲啟發 George Orwell 以佢嘅報道為藍本,寫成《Animal Farm》,但佢喺 30 歲生日前就懷疑被蘇聯綁架槍殺,佢嘅事蹟亦喺佢逝世多年後嘅今日先被廣為傳頌,為佢當日被誣陷嘅污名平反。對照我哋身處嘅香港,距離真相大白嘅一日,恐怕亦迢長路遠。或者 Mr. Jones 同一眾為追尋真相奮鬥嘅記者同業,在乎嘅從來都唔係自身名譽甚至性命,係唔係記者、邊個先算係記者,可能就好似「程思傳的偽文誌」嘅文章所講,根本唔重要,重要嘅係乜嘢係真相,而真相,只有一個。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