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呼喚雪人 — 給應屆畢業生的最後一封信

2020/6/19 — 12:35

要說的,在最後的上課日子和給你們的上一封家書裡已經說得七七八八了;畢竟是親眼看著你們成長,平日嬉鬧慣了,忽然正經起來也裝不來那種架勢,那麼隨便聊聊好了。

這個學年對所有人而言都是特別而且難以承受的,對你們來說更加是一場可怕的試煉。我不知道這算不算是熬過了,或最少熬過了上半場,很快你們就得面對更多重要的抉擇,並且必須繼續奮鬥,追求知識、智慧與面對世界的勇氣。時代從來沒有饒過我們任何一人,然而那又如何?我們也不能放過這時代,不容許它輕易把我們磨蝕。

或者這一年來的經歷讓我們沮喪、迷失,不知道以後該走上怎樣的道路;我當然沒有解答,甚至連鼓勵的說話都不懂得如何能不面紅地高聲嚷出來。這些時候我總會回到詩裡去,一如以往寫給畢業生的家書,讓我分享一篇喜歡的詩給大家吧,我當然明白大家很可能討厭讀詩,那就先放著不用讀下去,將來偶爾記起時才讀也可以的。

廣告

〈未進行的喜馬拉雅之旅〉 維斯瓦娃·辛波絲卡 著、陳黎 譯

啊,這些就是喜馬拉雅了。
奔月的群峰。
永遠靜止的起跑
背對突然裂開的天空。
被刺穿的雲漠。
向虛無的一擊。
回聲——白色的沈默, 寂靜。

雪人,我們這兒有星期三,
ABC,麵包
還有二乘二等於四,
還有雪融。
玫瑰是紅的,紫羅蘭是藍的,
糖是甜的,你也是。

雪人,我們這兒有的
不全然是罪行。
雪人,並非每個字
都是死亡的判決。

我們繼承希望——
領受遺忘的天賦。
你將看到我們如何在
廢墟生養子女。

雪人,我們有莎士比亞。
雪人,我們演奏提琴。
雪人,在黃昏 我們點起燈。

那高處——既非月,亦非地球,
而且淚水會結凍。
噢雪人,半個月球人,
想想,想想,回來吧!

如是在四面雪崩的牆內
我呼喚雪人,
用力跺腳取暖,
在雪上
永恆的雪上。

傳說中的雪人Yeti住在喜馬拉雅山上。那是一片想像中的世外桃源,在那遙遠的地方沒有悲喜、沒有紛擾,但是這位諾貝爾獎桂冠詩人卻呼喚雪人,實際上當然是呼喚讀者,提醒我們要回歸並誠實地面對這善惡、美醜並存的人世。無處是樂土,但是它的真實值得我們投以熱情。我最希望大家記得,只要繼續在場,這世界就注定要看見我們;保持熱血,那麼如何溫暖他人只是時間的問題。 要說的真的都說完了,下次請你們來告訴我路上發現了甚麼。加油。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