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商探》連載.梁諾篇 12】神秘露出的商探隊友

2019/9/30 — 16:1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她的工作更類近於電影裡的間諜,除了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拿取資料外,還必須將所有現場細節還原,以免引起目標的疑心。

公司有一名神秘員工,在這次任務之前,我只見過她一次。

某家在香港和澳門經營賽車公司的客戶委託 CI 調查內部的欺詐行為,客戶發現帳目出現異常,某些金額有被改動過的痕跡,更有贊助商被撬走。

廣告

若果公司規模不算太大,通常這種內部事件都與合夥人或高級人員有關。妙姐首先便著我和 Jimmy 留意客戶的合夥人。

那名合夥人是外國人,專門負責與歐美承辦商和贊助商等談生意,所以嫌疑最大。

廣告

肥虎作了基本的背景調查,那合夥人從美國來,從事賽車相關工作已有八年,倒不是職業詐騙犯,以前效力的公司也查不出甚麼不良記錄。那美國人每天的行程大半時間都不在辦公室,除了與不同贊助商會談外,他最常待在青衣的一間咖啡店,我和 Jimmy 仔細觀察他每日的行為,嘗試從中找出較異常的地方。

「點呀,有冇咩唔妥?」Jimmy 問道。

我們拍檔了好一段日子,他對於我的判斷也愈來愈有信心。

「咪成日喺度蛇王打機囉,其他都冇乜特別,亦都唔見有咩可疑人搵佢。」我說。

Jimmy 點點頭,並將情況與妙姐報告。當我們無法找到目標明顯的可疑行為時,為了有效分配人手,調查員的組長可能會選擇別的行動方式,例如客戶告訴我們,那合夥人常會買賣 BitCoin 等虛擬貨幣,一切重要資料也儲存在他隨身攜帶的手提電腦內,若能讀取其電腦內的資料,相信可收集到有關的證據。

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們不建議客戶從任何途徑取去那合夥人的電腦,否則若讓他連夜離境,客戶被騙取的金額便沒那麼容易取回來。

「冇㗎啦,呢個時候都係搵 Sandy 幫手。」妙姐聽畢我們的報告後說。

「Sandy……?」我完全想不起有這一號人物。

「公司負責電腦鑑證嗰個 Sandy 呀。」Jimmy 解釋說。

我聞得電腦鑑證後疑惑更大,剛入職時我常以為肥虎就等同電腦部,但原來他只負責作背景資料的搜查,即一般人認知的「起底」。當涉及專業的資訊科技鑑證時,公司另設有一電腦鑑證部門,但內裡的同僚卻是神龍見首不見尾,至少我到現在都沒能搞得清 Sandy 是誰。

與肥虎的工作截然不同,Sandy 屬於行動組成員,常需要擷取目標人物電腦內的資料。她會跟隨調查員一起行動,當調查員製造出潛入的空檔後,她便會用各種方式接近目標的電腦,分析和複製與案情相關的檔案,簡直就像電影裡的特工。

妙姐安排好任務後,Sandy 便與我們一起開會討論行動細節。她理著一頭短髮,打扮和談吐都更似一個男孩。她仔細核對過所有任務內容後,向我們問明了每一項可能存在的風險,例如那合夥人對電腦的使用習慣等等,處事極為小心謹慎,絕不像一般人對 IT 專員的印象。

第二天下午,客戶跟隨我們的指示約了合夥人回辦公室見面,相談一會後,兩人結伴到附近的酒吧喝酒,那合夥人的電腦則留在辦公室內。

我跟著那二人到了酒吧門外把風,以便隨時通知 Sandy 兩人的去向,而 Jimmy 則待在辦公大樓附近,有個萬一時便由他來拖延時間。

Sandy 穿了一身便裝,戴著眼鏡甚不起眼地混進了辦公大樓內,她拿著客戶提供的員工卡,讓她可以進出電梯和辦公室。時間大約有半小時,Sandy 攜帶了複製手提電腦硬碟的裝置,將那合夥人的資料完整地抄一份出來,需時二十分鐘左右。

她的工作更類近於電影裡的間諜,除了要神不知鬼不覺地拿取資料外,還必須將所有現場細節還原,以免引起目標的疑心,例如屏幕上的灰塵、水杯的擺放位置等等,要在極短時間內完成如此多的工序,電腦鑑證專員除了心思縝密外,也必須手腳俐落。

就在目標與客戶一同進入酒吧的十五分鐘後,那名合夥人突然匆匆離開,比原定時間早了近一半,我見狀頭皮發麻,連忙在電話上通知 Sandy 和 Jimmy。

客戶說那名合夥人把電話忘了在辦公室內,所以急欲想取回,客戶攔他不住。我跟在目標背後,大概不到兩分鐘便會到達辦公大樓。

就在目標快踏進大樓內時,Jimmy 突然殺出,一杯咖啡倒了在目標的背上。

「OH MY GOD! I'm so sorry!(天啊!真對不起!)」Jimmy 叫道。

「What the......Gosh, thank god it's not hot coffee!(搞甚麼……還好這不是燙咖啡!)」目標皺眉說。

「I'm sorry, please let me.....let me clean it......(對不起,請讓我來清潔……)」Jimmy 邊說邊去脫目標的外套。

他不斷連連道歉,並執意要脫掉目標的外套,說要幫他拿去乾洗店,目標當然不想在街上與他糾纏,兩人又脫又不脫的擾攘了數分鐘,Sandy 的身影便剛好在辦公大樓的側門出現。

「搞掂啦,叫佢畀返件衫人啦!」Sandy 見狀失笑說。

既知 Sandy 得手,Jimmy 馬上放走了目標,也幸好 Sandy 動作迅速,剛好在目標起疑之前完成了任務。

返回公司後,Sandy 對資料進行分析,結果當真找到了目標偷取資金和贊助商的證據,使客戶能成功起訴該名美國人。

近距離欣賞了 Sandy 忍者級數的表現後,我有滿肚子的問題想向她請教,哪知道甫作完是次任務的報告,Sandy 的身影便在辦公室中消失了,教我怎樣都找不到她。

「Sandy 放工同佢返工一樣,係神不知鬼不覺㗎!」Jimmy 笑說。

 

(待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