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喜悅 — 音樂的聯想

2020/7/22 — 13:27

想不到7月11日看過香港小交響樂團的「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音樂會後,重開不到一個月的表演場地又要關閉,觀演的生活再次被迫中斷。在這短暫的重回「日常」的生活中,我不僅重拾了那久違的入場喜悅,也在出席了的兩場香港小交響樂團音樂會中,看到藝術團體如何在這樣的不確定及艱難的環境中靈活應變,也感受到同場觀眾能夠觀賞現場演出的興奮。

打開香港小交響樂團的樂季小冊,會發現理論上四月開展的樂季,已因疫情而取消了六場的本地演出及一次歐洲巡演,若加上二、三月間被迫取消的七場音樂會及亞洲演出,樂團已整整四個多月沒法上台獻技。儘管期間樂團積極在網絡上以各種方式繼續保持與觀眾聯繫——那管是本地、海外音樂家創意多多的報平安短片,還是傾力製作的「Project Fly飛」(香港作曲家伍卓賢2007年作品《飛》的2020年網上修訂版),以至為慶祝貝多芬誕辰250周年的樂季主題拍攝的多齣短片——但我想這畢竟與現場演奏,聽著觀眾的反應相差得多——起碼作為觀眾,我在現場的感受會深刻得多。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圖片提供:香港小交響樂團

廣告

7月11日音樂會本來名為「《最愛小提琴》:貝多芬小提琴協奏曲」,由客席指揮賴斯健( Daniel Raiskin)及小提琴家賈基夫(Stefan Jackiw)與樂團合作,雖然音樂廳重開,由於入境限制,兩位音樂家都不能來港,最簡單的處理自然是取消音樂會,但這樣就喪失了與觀眾相見的機會,也相信樂團成員亦是急不及待再上台一展身手。最後,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臨危上馬,帶領樂團演奏貝多芬第四交響曲,和聯同本地著名鋼琴家、曾於2010-2011年任樂團駐團藝術家的李嘉齡演出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為樂季演出正式揭開序幕,也終於可以在台上向貝多芬說聲:「生日快樂!」。當晚觀眾的反應也相當熱烈。

廣告

李嘉齡與樂團演出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

李嘉齡與樂團演出貝多芬第四鋼琴協奏曲

說正式,是因為這之前樂團已在六月中舉行了一次全弦樂的閉門音樂會(因為當時仍然限制觀眾入場),六月尾也舉辦了為三至六歲小朋友家庭而設的「幼兒愛音樂」音樂會(本來為居於新西蘭的陳穎朗指揮),都是由葉詠詩指揮。

指揮及/或獨奏家更改了,節目也得變更。在這一點上,古典樂團相對上較舞蹈及戲劇靈活,因為大多沒什麼特別佈景,樂團成員也都一直候命,對許多曲目亦有一定認識。而香港小交響樂團還有些應變上的優勢——剛卸任音樂總監、轉任桂冠音樂總監的葉詠詩定居香港,可以隨時肩負指揮工作,還有一直與樂團合作無間的本地獨奏家可以協力。

香港小交響樂團本樂季駐團藝術家、《滅後》作曲家鄺展維

香港小交響樂團本樂季駐團藝術家、《滅後》作曲家鄺展維

但樂團也不是只把熟悉的古典樂章搬上舞台,這次音樂會還是有所挑戰。打頭陣、世界首演的《滅後》,是樂團本樂季駐團藝術家鄺展維的新作,本訂於四月樂季首場音樂會上演,再於德國、奧地利及瑞士首演,可惜因疫情而沒法實現。

根據作曲家所言,《滅後》是一首牧歌,但不是讚歎大自然之美的一類,而是一首哀悼大自然傷亡的作品,為被人類一手破壞的大自然而創作。然而整首作品的嚴峻蕭剎氣氛,倒叫我聯想到當下香港。

終於能入場看音樂會,當晚觀眾反應都很熱烈。帶著口罩看演出我想將成為「日常」。

終於能入場看音樂會,當晚觀眾反應都很熱烈。帶著口罩看演出我想將成為「日常」。

抽象的音樂讓觀眾感受之餘,也可自由聯想。而因為是貝多芬誕辰250周年的2020年,因此而與這位音樂巨人扯上關係,也不無巧合。2020年是疫症壓境的一年,對整個香港以至全世界的打擊不小。想起當年身為音樂家的貝多芬,竟然半生失聰,這可以說是對作曲家一個致命的打擊!但貝多芬並沒有被擊倒,而以無比的毅力繼續創作,最後一首交響曲,即第九交響曲「合唱」中更採用了德國詩人席勒的《歡樂頌》詩句,傳遞了頑強生命意志的訊息。而香港小交響樂團也以歌詞中的德語「Freude」(喜悅)作為樂季主題,相當有意思。

這一陣子的生活很難以「喜悅」來形容,但在艱難的日子不抱有希望,在疫情肆虐的時期不積極面對,只會令自己更陷入困頓之中。記著喜悅,不是要麻醉自己,而勇敢向前生活。疫情再起,演藝場地再次關閉,生活又要再次調整,大家都很無奈,但期望不久,貝多芬作品的旋律,將連同歡眾感受現場音樂的歡欣氣息,再次在音樂廳迴蕩。

香港小交響樂團與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

香港小交響樂團與桂冠音樂總監葉詠詩

【盤點以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