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嘆「反送中」逾半年青年「頭破血流」 西西:欠他們一個理想的社會

2020/1/6 — 13:48

去年 11 月,香港作家西西獲得瑞典蟬文學獎(Cikada Prize)。從《我城》到《浮城誌異》,她多部作品直抒本土情懷。近日接受《信報財經月刊》訪問,更訴說對逃犯條例修訂引起的社會運動之感,嘆今日香港是「危城」,看新聞見到青年頭破血流,自責地覺得「欠他們一個理想的社會」。

現年 80 歲的西西,出生於上海,12 歲來港,一直定居於此。近年,她身體抱恙,深居簡出,少有露面出席公開活動。適逢早前獲得瑞典蟬文學獎之譽,她近日接受《信報財經月刊》的文字訪問。

訪問中,西西直抒對香港的熱愛。人在香港,她得以「大量地看電影,自由自在地看中外的書」,後來周遊列國之後,還是覺得在這裡才可以「生活」。她提到,《浮城誌異》寫於 1997 年主權移交之前,當時心情複雜,有焦慮也寄望,「對於未來,並沒有答案,就看我們做出怎樣的世界」。然而,她認為過去半年的情況,香港進而變成「危城」。從新聞片段看到很多青年「頭破血流」,讓她感到「觸目驚心」。她認為,現實總是比小說更離奇魔幻,嘆道「半年前,誰會想像到香港會變成這樣?」之於青年,她未有直接喊話鼓勵,卻道「是我們欠他們,欠他們一個理想的社會。」

廣告

對於逃犯條例修訂本身,西西沒有直接表態,但質疑「過去半年推出的兩條法例,影響非常深遠,把香港改變了,但能有效執行嗎?」她認為,法例如果無法有效執行,還是不要推出為佳。她又指每個個體可以表達對時局的不同看法,批評「不容許教師在課堂外表達他的政見這種不容許,本身就是一種政見」。

風雨飄搖之際,西西也未敢輕言文學救世,但相信每個人都有其崗位和責任,而作家則是「寫好他的作品」,做好自己本分正是「這個社會的好處,也是文明社會最後的防線」。她又以珍·奧斯汀(Jane Austen)和蕭紅等人為例,指出大時代的文學家「必須有更深遠的眼光」,反問「要是指令作家寫什麼,說什麼,是否有違初心?」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