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家的鎖匙》疫下香港重看有感

2021/2/13 — 21:0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大福】

疫情下的最大贏家串流平台 Netflix,除了自資拍新日劇之外,亦會買舊日劇上架,通常是來自朝日及關西兩家電視台的老劇。雖然木村拓哉為朝日拍過的劇集不多,但總能成為香港 Netflix 當日排行榜前十名,果然對一般香港人來說,「木村拓哉」始終跟「日劇」掛勾。

不過因為木村朝日劇與廿多年來的經典富士/TBS 日劇風格不同,對印象仍然停留於《悠長假期》及《戀愛世紀》的一般香港人而言,Netflix 的木村日劇很新鮮:繼《搏命保鑣》的落魄中年大叔之後,又來了《回家的鎖匙》(台譯《家的記憶》)「失憶暖男爸爸」。

廣告

混沌下尋找自己「有幾衰」

雖然只是剛好而已,但疫情持續之下在香港重溫《回家的鎖匙》,忽然覺得特別有意思 — 或者香港人跟劇中的木村拓哉一樣,失去了部份記憶?!

廣告

要注意男主角並非完全失憶,而是選擇性地遺忘,例如自己曾經做過的壞事,忽略家人的感受,如暴君一樣對他們「精神虐待」……通通都忘記了,只記住自己是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爸爸的溫馨回憶,並且用自以為是的方式去關心他們。所以從外人的角度竹看,男主角只是在裝模作樣「變好」,骨子裡還是那個不堪的爛人吧?

不知怎麼,「局部失憶」及「自以為是」,會聯想到現在我們的「顏色政見之爭」。對香港人來說,別說五年前,一兩年前這個地方的人和事,已經變得很陌生,無論「黃絲」、「藍絲」或者自稱「中間派」,跟男主角一樣「局部失憶」,只記得對自己有利的說法,忘記了曾經對相同立場的人說過狠話,例如「鬥黃」,所謂分化及批鬥,都會選擇性忘記。為什麼現在會變成這樣?兩三年前發生過什麼?越問越迷惘。

以為是局部失憶,其實前因後果全部有跡可尋,就像《回家的鎖匙》男主角的謎團,源於他的成長經歷,造就他急功近利、連家人都不信任,卻渴望家庭溫暖的矛盾個性,某程度上亦是另一種因果業報。所以當觀眾跟隨男主角的腳步,尋找自己為何「惹人厭」的時候,同時亦是一直三省吾身的過程,因果永遠環環相扣。

當然 2015 年的《回家的鎖匙》並非為 2021 年的香港而設,以上亦可能只是我這個香港人想太多,只是這兩年無論疫情或社會運動,都令人有記憶錯亂之感,所以看到劇中的木村一直對身處的境況混沌無助,不得不心生同感。或者我們也需要鎖匙為自己的現在過去解謎,才能夠提起精神繼續生活下去。

 

作者自我簡介:愛看電影電視的閒人

作者 Medium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