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因緣際會入戲行 努力不懈求上進

2020/2/13 — 13:03

陳禧瑜與譚穎倫合演《穆桂英招親》

陳禧瑜與譚穎倫合演《穆桂英招親》

從小學習體操、中國舞,粵劇僅是興趣之一,大學修畢新聞專業後,沒有進入編輯室、直播間,卻走到戲台戲棚,立志成為演員,陳禧瑜的戲行之路是如何走過來?遊走於中西音樂之間,由鋼琴、電結他,到胡琴、阮,樣樣皆有接觸,因緣際會下兼學粵曲伴奏技巧,廖俊熙是如何一步步成為戲曲樂師?插柳之際,也許隨心,但當興趣轉化為事業,兩位新晉都加倍努力,未敢鬆懈,但願他們時刻也心無旁騖、凡事都全力以赴,成蔭之時,指日可待。

與不少同行一樣,陳禧瑜(禧瑜)從小已經接觸戲曲,「第一個印象是小時候跟著長輩去看神功戲」,童稚之齡,尚未懂得太多,但是小小種子已經悄然埋下,「裝扮、飾物都非常漂亮,印象深刻,同時台上十分熱鬧,演員的舉手投足都很有吸引力」,禧瑜隨後報讀不同粵劇課程,並從多位老師學藝。

陳禧瑜鍾愛唐滌生筆下的李慧娘

陳禧瑜鍾愛唐滌生筆下的李慧娘

廣告

在禧瑜的人生,粵劇所佔的份量當然不輕,其位置卻未必是最關鍵,直至臨近大學畢業,她認真地思考未來,「同學之間都在考慮前路,積極應徵不同空缺,包括大企業的培訓計劃,以至銀行及政府部門等等」,在香港大學修讀新聞系,禧瑜卻沒有選擇投身新聞行業,「當時我問自己:『有沒有甚麼事是我現在不做,日後就會後悔呢?那就是做戲!」禧瑜隨後考上西九文化區戲曲中心的茶館新星劇團,粵劇遂由興趣變成事業。

廣告

顧名思義,茶館新星劇團是由一眾年輕演員及樂師組成,主力負責演奏阮及椰胡的廖俊熙(俊熙)亦是其中一員,自小熱愛音樂,先後學習鋼琴、二胡、電結他、高胡等多種樂器,在香港演藝學院戲曲學院求學期間首次接觸到粵曲伴奏,正正式式開啟了通往戲曲世界的大門,「一般人以為粵曲只有老人家才會欣賞,但是單論音樂性,粵曲音樂並不老土,只是觀感問題而已,能夠擺脫這類刻板印象的話,也許就有愈來愈多人懂得欣賞。」

中西音樂各具特色,不同樂器各擅勝場,談到粵曲伴奏,俊熙形容其可塑性非常高,「就算是同一句唱詞,演員每一次的演繹都可能不一樣,唱腔調整了,演奏自然也會相應變化」;禧瑜對此也有同感,「粵劇梆黃不少只有唱詞,沒有固定樂譜,樂師就要跟隨演員的唱法去伴奏拍和,演員聲底的特質,以至當天狀態,都會帶來影響,變化、彈性也很大。」

年輕樂師廖俊熙彈奏電阮

年輕樂師廖俊熙彈奏電阮

驟眼看來,樂師演奏往往跟隨著演員的演繹,主次分明,與此同時,在塑造氣氛、帶動情緒上,音樂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樂師與演員之間也互有輕重,「音樂也是表演的一部份,令大家都很易投入其中,對演員如是、對觀眾如是」,禧瑜以茶館新星劇團現正上演的折子戲《再世紅梅記之脫穽救裴》為例,「音樂設計黃寶萱創作了一段全新音樂,描繪鬼魂破棺而出,如何可以達到效果呢?演員會用個人身段、動作去表達,同時音樂也相當重要,大家合力營造一種詭異氛圍。」

談到演員與樂師之間的交流、配合,禧瑜與俊熙都有大量經驗分享,畢竟茶館新星劇團成立快將一年,二人與其他年輕團員合作無間,其中俊熙提到,夥拍固定班底讓他在演奏上更加揮灑自如,「如果樂師與演員之間欠缺默契,可能心中需要預先準備至少三至四種演員可能運用的唱法,同時要時刻處於戒備狀態,準備對方一旦轉換演繹方式,演奏時就不敢玩得太過複雜,擔心易放難收;相反,要是掌握了演員的特性、能力,演奏時就更有信心、更加放膽,旋律也可以更為豐富。」

劇團成立將近一年,節目內容適時轉換,做法有別於坊間絕大多數劇團,禧瑜深信此舉有助個人成長,「節目轉換太快的話,你需要在短時間內學習很多新的東西,有時未及消化就要前進,相反,長期上演同一節目,你不會有一種『今天演過便算』的態度,完結後必須好好檢討好壞優劣,這種沉澱、精煉,然後再作實踐的空間,非常寶貴。」

班底保持不變、節目內容轉動不大,如何在工作上保持新鮮感?俊熙分享了一個秘訣,「多去發掘、鑽研新舊曲目,以及不同的演奏方法,你就知道自己有多無知」,茶館新星劇團演出均有錄影,他都會細心翻看,查找不足,禧瑜亦大讚拍檔非常勤力,「每次他都會一早回到茶館,埋首練習」,「因為怕失敗,所以只有加倍努力,特別是自己資歷尚淺,希望將勤補拙」,俊熙徐徐回應。


(原文刊於《戲曲之旅》213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