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下 一群 90 後自家製的抗爭舞台劇《燼》

2020/10/29 — 17:41

這個周未,我受一位中學同學邀請,看了一齣舞台劇《燼》。

這齣話劇源自一群志同道合、二十出頭的年青人,用工餘時間合力創作。經歷過 2019 年,大概跟很多人一樣,他們都感到無力,甚至絕望。而這群人最後決定透過話劇,抒發他們對這場運動的慨嘆和香港未來的想像,用藝術創作在僅餘的空間發聲。

《燼》的故事講述一位前線抗爭者因放火被捕後,面對着入獄的可能,跟爸爸、好友、律師之間的掙扎,和他自身的困擾。故事的創作靈感源自社會運動,以及劇團成員身邊的人和事。劇中爸爸偷渡來港的故事是源於導演家人;主角與爸爸的對罵是副導演反映自己跟爸爸的關係;主角因運動而引發情緒病是身邊朋友的經歷;劇中律師跟主角的關係是跟義務律師訪談後創作的。

廣告

演出在香港藝術中心麥高利小劇場,只有七十多個座位,加上疫情,還要把一半位置留空。但正因為這樣,演員跟台下觀眾的距離越拉越近。看舞台劇,當演員情緒高昂時,臉上的眼淚、鼻涕都會在舞台燈光照射下閃爍。當演員大聲呼喊,聲音會在劇場的空氣中迴響,這是平常在家裡煲劇或在電影院裡看不到的。看畢,跟台前幕後人員有感而發的對話,也是窩心的。

廣告

我很喜歡其中一幕講述主角跟其好友在雨傘時穿着校服走到金鐘,當時的他們,對社會運動、民主抗爭充滿着憧憬。燈光一暗,他們慢慢脫下白色襯衣,露出黑色 Tshirt,瞬間變成了當權者眼中的暴徒。

演出過後跟導演 Colette 在聊,他緊張地問我有沒有覺得某些對白太過敏感,還告訴我有人跟他說: 「呢啲野而家仲講得架咩?」原來在國安法實施之後,劇中本來有播國歌、關於習近平的部份,都一一刪除。但考慮一輪,抗爭的口號還是保留下來。

比起近日城中熱話的藍營電影《時代》,對我來說《燼》是一個比較勇敢的製作。在這個連街上途人都會被發告票的時代,還有這樣一群年青人自發、自資去做一個關於抗爭者的舞台劇,實在難得。香港社會運動不再失聲,就是要依靠人們在縫隙中繼續尋找自己發聲的空間。

導演 Colette 在謝幕時說到創作這齣舞台劇的初衷,不禁落淚。他說很喜歡舞台劇這個媒介,因為它一個特別之處,就是沒有「留底」這回事。演出過後,就沒法重播。在這個時代,可能是好事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