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安法下 用創意避險是抗爭還是妥協?(第二集)

2020/7/7 — 17:34

上篇之後,《立場》編輯轉告我,有讀者提出一個問題﹕

好多人批評「創意避險」(即係用幾何版「光時五缺」、用《5201314》取代《願榮光歸香港》),是批評他們不肯共同承擔國安法的風險。

這種論調認為,如果國安法後全港仍繼續高唱《願榮光歸香港》,由於黑警捉唔到咁多人,國安法便變得有名無實。但因為有人轉唱《5201314》,令仍堅持唱《願榮光歸香港》的人陷入危險。

廣告

這位讀者說,我的前文沒有回應這種質疑。

這是對的。這是阿叔寫得不夠好,望諒。

廣告

該如何回應這問題呢?

首先這質疑確實成立。這其實是博弈論。等於說,抗爭現場有些手足在後面、有些手足在前線。但如果所有人都在前線,動輒十幾萬示威港人,黑警那幾千警力肯定擋不住。於是你也可以批評,為甚麼有人要在後面?

而這問題,我們是有答案的﹕每個人都有他們能承擔的抗爭成本。有體力成本,比如阿婆行唔到上前;也有社會成本,比如湊住兩三個仔女的阿爸會諗,一旦被捕,手足無措。

這也是我們早已談好的﹕如果有人說他,支持抗爭、可以捐錢、可以寫文、可以做文宣,但他無法上前線,因為他負擔不了被捕風險,你是唔能夠吊佢的。為甚麼呢?

因為成本對很多人而言都很真實。就算自己死不足惜,老婆仔女點算?我們都是愛香港的人,但同時我們也愛我們的家人、朋友。我們不是共產黨,「不愛爸爸不愛媽媽只愛國家」,這種泯滅人性的口號我們不叫。我們可以鼓勵大家更愛香港,卻不能強逼任何人拋棄自己的家人去為香港付出。

也許你會認為我太道德主義。May be。那我們從純粹策略考慮好了﹕你覺得你吊佢,佢就會付出更多嗎?

我想不會。

反而對被吊的人來說,更舒服的方法,是退出。如果唱《願榮光》會被黑警拉,唱《520》又會被抗爭者吊,咁咪唔唱囉。

如果講策略上,我們想壯大場運動,其實我們真的需要思考,人們為甚麼抗爭。

你為香港抗爭,可能出於一腔熱血,真係好撚鐘意香港。這當然很好。但當你要 sell 另一個人支持抗爭,而那人沒你那麼熱血,你要諗,對他而言抗爭有甚麼好處。對,這是很勢利的,但你想唔想贏?你想唔想更多人抗爭?想就要做。對方覺得錢重要,你就對他說,抗爭如何能令經濟更好;對方想要下一代有安穩的家,你就要對他講,香港教育一坨屎,要抗爭,子女才有獨立思考。熱血是抗爭的理由,但利益,也是。子曰「仁者安仁,知者利仁」,就是這個道理。

而你吊佢,佢有甚麼利益呢?

或者我們應該諗諗,如何鼓勵這班人做得更多?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