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寶》— 吉田修一挑起傳承責任 探問美的定義

2020/9/4 — 11:22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這個月無疑各出版社精銳盡出,許多期盼已久的書籍一口氣紛紛問世,盡可能先讀了一些,卻還有很多躺在書桌上頻頻呼喚我。當然也很希望能將所有值得一讀,甚至意料之外的佳作一一在這裡分享,但似乎沒有這麼多時間與心力,光是選書就已令人頭疼萬分,若可以放在其他月份,所有遺珠都不應是遺珠。今天要先來介紹此部讀到魂牽夢縈的小說,無論質感、光澤、用紙、設計都讓我愛不釋手,拿到實書的剎那情不自禁哇了一聲,兩本一套的《國寶》不但故事精彩,高潮迭起,深入淺出,更不枉為吉田修一出道二十年傾注全力之作。

「寫作《國寶》時的心情,與十年前寫《惡人》時很像。十年前我第一次在報紙上連載小說,感覺站上了大舞台,也擔心會失敗;現在十年過去,要在當時刊登《惡人》的報紙上再次展開連載,是個極大的挑戰,我想要寫一個規模更大、完全未知、從來沒人寫過的故事,想要看看這十年自己身為作家究竟成長了多少 …… 失敗也無妨,懷抱著即使要捨棄至今的作家生涯的覺悟,就是要寫出一部賭上作家生涯的作品。」

猶如京戲之於中華文化,《國寶》談的就是日本傳統藝術、重要文化資產之一的歌舞伎,雖據說是一位身世成謎的女性所發明,早期由性工作者負責表演、娛樂嫖客,後來漸漸演變成所有歌舞伎演員皆為男性,由男性詮釋各種角色與女形,也發展出各種流派與家族。歌舞伎最與其他表演藝術最為不同處,在於世襲制,襲名制度下,子承父業而孕育出所謂的梨園世家,多數歌舞伎家族的男孩從小就開始學習這項傳統技藝,而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子,除非成為該門派認定的「部屋子」,否則一生都只能演出小配角。

梨園與黑道,出身截然不同的兩名少年,被命運帶上同一條求藝之路。

廣告

要想人前顯貴,必得人後受罪,《國寶》的兩位主角俊介與喜久雄自幼彼此扶持共同苦練,年紀輕輕便因一起演出女形而打響名號,然而當時的歌舞伎權威演員花井半二郎選擇了非血親的「部屋子」喜久雄襲名開始,造就兩人亦敵亦友的瑜亮情節,親生兒子在父親選擇了弟子繼承其名後又該何去何從?掌聲與眩光背後,是戲子風雲變幻的一生,歷經血腥、衝突、醜聞、背叛、成名、離散,道出不為人知的辛酸血淚、命運糾葛、恩怨情仇與權力鬥爭,整個故事一氣呵成,既細膩又恢宏,既柔美又熱血,既震撼又動容,從吉田修一最為擅長的人性描寫,縝密結合了文學娛樂價值與深厚豐富的文化底蘊。

書裡書外同等精緻,此部小說耗時了三年潛心創作,畫面、對白、情感在文字建構下栩栩如生,彷彿在閱讀的過程中慢慢勾勒出影像化的模樣,已經開始期待改編電影的誕生,耽美,痴狂,輝煌,魔性,難道真是「婊子無情,戲子無義」?吉田修一會讓我們感受到,一位成熟的作家,不但透過文學挑起傳承的責任,不停探問美的定義,也慢慢學著善待自己筆下的人物,並給予這些角色應有的幸福結局。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