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土家海灣 華洋百貨

2020/1/10 — 16:14

主持何駿傑(左二)跟店主財叔(左三)的合照

主持何駿傑(左二)跟店主財叔(左三)的合照

【作者及主持人:何駿傑】

寬闊海灣,航輪入塢,工廠林立,艱苦奮鬥,英坭棉紗,牛棚電廠,今剩氣鼓,路牌刻記,海心小島,香火鼎盛,輕舟橫渡,誠心所願,觀似番薯,故名土瓜,遙看跑道,一飛衝天,繁榮安居,見證發展,燈熄落幕,岸成直線,破樓殘影,鐵鏽碎落,執拾搬遷,清拆更新,寫下訴求,望能實現,兩檯三櫈,聚首談聊,歡度歌詠,最後佳節,腰肢微彎,步履輕盈,梳理銀絲,笑容滿面,西褲毛衣,裇衫筆直,思考敏捷,舊記歷歷,入華洋百貨行七十一年,除周日和假期外,財叔定搭兩程巴士準時十點開舖,惟年齡漸長,他表示即使不收樓重建,亦想退休,現光榮結業乃最好結果,「政府派人量地賠償,十二月尾提出金額,若滿意需在二十八日內清空,不滿可延至四月尾,屆時一定要搬走」。人生匆匆數十年,前塵往事幾回首,百貨靜待四方客,隨心快樂得晚晴。

閱報聽樂,研究賽馬,街坊寒喧,片段追憶,十四歲來港後與母分別,一河之隔,親情不斷,寄相片回鄉彼此念記,「父親在惠州鎮市場做肉食生意,到農村收購豬隻零售和批發,日治時期轉買鹹魚雜貨,接着返鄉避難,戰後回鎮續做,由於國民政府時期銀紙貶值,價格朝晚不同,加上母親回村照顧親戚子女,一家六口,生活困苦,此刻堂兄寫信指可來港打理華洋百貨生意,一九四八年與伯娘乘風帆布頂兩排櫈客車,由惠州轉車到樟木頭,再轉至龍崗直達彌敦道亞皆老街,初見香港高樓廣廈,車來車往,一片繁盛」。鐵路貫通,遺蹟見日,聖山口井,石橋官亭,「初住九龍城,檔在城南道,一條街有數十檔,早上單邊,晚雙行並立,賣布疋、眼鏡、生果、故衣,華洋百貨也有四檔,衙前塱道全為菜檔,另獅子石道、侯王道等多流動小販,自己取鞋膏、面粉、牙刷、頭蠟、牙膏等擺賣,每款賣數毫至四元,期間兩次被捕。七年後堂兄出錢與別人合作辦檔,分錢後曾在布廠工作,休息數月到彌敦道華洋百貨店任售貨員,因合作不果再和堂兄合夥,惟覺不愛打工,並想組織家庭,故自立門戶,拿五十元租現址創業,月租四十五元,頂手及購貨各二千多元」。

廣告

天線橫飛,粉壁幼裂,白底紅字,寫上「日常用品,針線拉鍊」,舖呎四十,右櫃放花露水、海棠粉、殺蟲水、樟腦餅、內褲、臭丸,左牆櫃置毛巾、香梘、面膏、頭油、洗甲水,曲尺櫃展刀片、指甲鉗、迫鈕、牙刷、扣針,外掛紅白藍袋和頭箍,種類量多,擺放井然,他說華洋白貨為中國及外國貨,華貨如美加淨牙膏、蓓蕾雪花膏,香港之夜頭蠟,洋貨有日本拉鏈、美國剃刀片、英國織針、力士梘、加信氏梘,「鴻福街人流眾多,店鋪林立,大型洋服店、士多、藥房、舞廳、米舖、上海菜館、戲院和五間樓梯鋪,連啓明街共五十多檔牌檔,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生意興旺,當時兼售假髮廠及製衣廠用品,一宗訂單可達三千元,惜工業北移,惟增賣日用品,現一日生意只有數百元」。

時代變遷,行業沒落,聞名華洋百貨店湘記、祥記相繼結業,店內拉鏈,褲扣乏人問津,日落西山,暮色黃昏,財叔指結束不感可惜,「人始終要退休,以前要養子女,現不需要再辛苦過活,他們各有家庭,事業有成,不會幫手亦不需要接手,過去日子逝似風,往事一縷青煙」。老伴回來,坐下相望,收納晚拆,取板上鎖,拉橙卷閘,赫見圖案,畫功精巧,真實呈現,輕掃衣衾,緩緩走過。

廣告

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節目《樓梯底的風光》帶領大家尋找社區已買少見少的樓梯舗,訪問不同行業的舗主,細談他們見證過的香港光輝歲月。節目重溫請瀏覽cibs.rthk.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