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你的眼睛裡,我看到自己 ― 一行禪師與跨宗教友誼

2021/1/1 — 9:23

一行禪師,圖片來源:《與正念同行》

一行禪師,圖片來源:《與正念同行》

如果你看著我的眼睛,你會看到自己 — 一行禪師(註1)

1. 引言:

在多宗教的社會裡,我們生活中會碰上不同宗教的人士,究竟大家之間應該建立一種怎樣的關係呢?基督徒是否應該視其他宗教的人士為敵人或宣教的對象而已呢?彼此之間可以建立真誠丶長久而深厚的友誼嗎?讀一行禪師所著,令我對這些問題有更深入的思考。

廣告

2. 了解他人

要了解一個人,不能只靠傳媒或其他人的評論,最直接了當的方法,還是直接通過那個人的言行去了解他,基督徒對待其他宗教的人士,也應抱相同的心態。

廣告

基督教書室售賣有關其他宗教的書籍,往往是以宣教為目的,希望把對方變成基督徒,因此,總強調基督信仰的好處和其他宗教的壞處。而透過基督教的角度看另一宗教,往往扭曲了該宗教的真實面貌,呈現的並非該宗教的真像,起碼不是完整的樣貎。基督徒要了解其他宗教,就要讓該宗教的人士發言,而不是由基督徒來為其他宗教的人士代言。

一行禪師在西方社會,有機會認識基督宗教的人士和經典,也參加過基督宗教的聚會,甚至吃過聖餐。在《活的佛陀,活的基督》一書裡,他不單只向讀者介紹佛教的修行,也表達了對基督宗教的景仰和對忠誠地跟隨耶穌的基督徒表示欣賞。

世界上歷史悠久丶輻圓廣濶的宗教傳統,往往在不同歷史時期及地域以稍有不同的面貌出現,同一時地亦有不同的派別和神學立場,同一宗教,知識分子和平民百姓之間的理解亦有差異。宗教對話,不能夠只把自己強的和別人弱的比較,或只把自己對社會的好影響與別人對社會的壞影響比較,因為這都是片面的。

一行禪師在《活的佛陀,活的基督》一書中,先後談過聖父丶聖子丶聖靈丶聖餐丶團契丶修道團體丶祈禱丶默觀丶崇拜丶靈修生活丶永生丶信心丶愛心丶盼望等,題材廣泛。他除了引用聖經經文以外,又提到天主教丶正教和基督教的傳統丶神學思想和神學家,包括龔漢斯(Hans Kung)丶湯瑪斯.梅頓(Thomas Merton)丶尚.達尼耶路樞機主教(Cardinal Jean Danielou)丶田立克(Paul Tillich)丶尼撒的聖格列高利(St. Gregory of Nyssa)丶聖巴西流(St. Basil)丶亞西西的聖方濟各(St. Francis of Assisi)丶俄利根(Origen)丶屈梭多模(又稱金口聖約望,St. John Chrysostom)丶聖馬卡里奧斯(St. Macarius)丶塞里斯的聖伯多祿(St. Peter of Celles)丶教宗若望保祿二世(Pope John Paul ll)等,東西古今都有,不少名字連基督徒也可能未聽過,可見他對基督宗教有非常深入的認識。《活的佛陀,活的基督》書封

《活的佛陀,活的基督》書封

一行禪師不單只多方面肯定基督宗教,他甚至把耶穌像也放到自己所設立的禪堂中,作為心靈的倚靠。他這樣説:「我未認識基督宗教之前,唯一的心靈依靠就只有佛陀。後來認識了美善的男女基督徒,我也漸漸接受耶穌為我的導師了。自那時候起,耶穌基督也成為我的心靈依歸。我前面説過,我在法國的禪堂裡供著佛陀丶菩薩像,也供了一尊耶穌像。我不會因此而覺得內心會有衝突,反倒因為有兩個心靈上的根源而覺得更穩定。」(註2)

交朋友,要認識對方的優點和缺點,正如孔子在《論語》述而篇所說:「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我們也要全面的認識其他宗教。

3. 認識自己

不少基督徒一生都在自己所屬的宗派生活,可能生老病死都在同一個堂會,很容易認為世界上所有教會都和自己的一樣,否則便是那個教會有問題。這未免有點坐井觀天。其實天地並非像自己所見的這麼小,而是自己的視野狹窄而已。

如果要了解基督信仰的博大精深和歷世歷代神學著作的浩如煙海,那麼,便不得不接觸自己所屬教會以外的宗派和傳統,讀一些經典的著作而不是只看二手丶三手的讀物。閲讀教會歷史中著名和有長遠影響的神學家的著作,對基督徒在信仰思考的能力和信仰生命的成長上,總是有益的。

當然,宗教信仰不單只是神學思想,崇拜丶靈性生活丶信仰實踐和社會見証等,都是基督信仰重要的部分。與信仰認真的基督徒一起切磋砥礪,一起崇拜,一起靈修,一起實踐信仰,就像運動員一起練習,一定會有互相激勵的作用。

一行禪師也有過這樣的感歎:「有時候,和與自己宗教信仰相同的人對話,比與其他宗教信仰的人對話還困難。我們大多數人都有過被自己教內的人誤解甚或遭背叛的感覺。假使同一宗教信仰中的兄弟姊妹不能互諒對談,他們又怎能和教外人士去溝通呢?」(註3)基督徒應該找機會,與其他宗派和傳統的基督徒接觸,互相了解,彼此團契,這樣,我們的視野和圈子便會擴濶。一行禪師也曾作出這樣的建議:「宗教上的不容異己與誤解,乃是欠缺真正宗教經驗所致。因此,宗教界應當營造有益於修行與宗教經驗成長的環境。促進宗教團結的行動,可以促使同一宗教內的不同宗派彼此多認識學習,把可能已漸漸削弱的優點再恢復起來。佛教和基督宗教都可以朝這個方向做。如今佛教的各宗派都傳到了西方,彼此互動之間已在相互學習,各個宗派可以互補長短。羅馬天主教會、東正教教會丶基督教新教各教派也可以這麼做。」(註4)

基督宗教最早期的信經,已經有「我信聖徒相通」的內容。因此,古往今來凡是主耶穌基督的跟從者,都在這個團契之中。這是基督徒對自我身份合理的理解。

進一步而言,如果我們願意以真誠和謙虛的心與其他宗教接觸和對話,同樣有助我們更加認識自己。一行禪師曾説:「我們甚至可以更進一步,讓不同的宗教信仰懷著真正團結的精神來進行對話。如果參與對話的雙方能夠真正虛心坦誠,對話就可以使彼此都獲益充實。如果雙方真正相信對方的信仰傳統也有優點,值得互相學習,這種經驗也能夠使他們重新發現自己的信仰傳統的許多寶貴之處。這樣的園地上必會開出美麗的和平之花。

⋯⋯這樣的分享意義重大,而且值得鼓勵。但是分享並不是要別人捨棄自己心靈依歸的根而接受你的信仰,這太殘忍了。人們一定要穩穩札根在自己的傳統和文化之中,才能感到安定幸福。⋯⋯我們應該幫助他們回歸各自的信仰傳統。

⋯⋯過去十五年,我在西方國家傳佛教,每每敦促西方朋友回歸他們自己的信仰傳統,去重新發掘原來就存在其中的。」(註5)

當我們與其他宗教人士接觸時,我們不單只不會因此減少自己對信仰的認真和委身,反而會有更強的自我意識和身份認同,正如我們接觸其他種族和文化的人時,我們自己的種族和文化身份會更為突顯。如同我們的眼睛是看不見自己的,但是,只要我們和別人在一起,透過別人的眼睛,我們會看到自己。

4. 建立友誼

正如兩個人要建立友誼,彼此需要以平等丶謙虛丶真誠和包容的心相待,那麼,便可開出友誼之花。不同宗教人士之間,若要建立跨宗教的友誼,同樣需要這樣的態度。一行禪師在《活的佛陀,活的基督》正正表達出這樣的精神。

香港和許多亞洲國家一樣,承繼的是西方教會傳教運動的精神和神學。西方基督教會隨著帝國主義軍事力量來到東方不少國家,同時帶著文化上的優越感,表現在信仰上,就是唯我獨尊,否定在地文化和信仰的態度。十七世紀末在越南最活躍的法國傳教士之一的亞歷山大.狄.羅德(Alexandre de Rhodes) 就曾在教理問答中説過:「正如被咒詛的丶不結果實的樹砍倒時,留在樹幹上的樹枝會一同倒下,陰險欺詐的釋迦被打敗時,從他而來的拜偶像的謊言也要一同消滅。」(註6)上世紀五十年代末與六十年代初,越南吳廷琰政府時期,因其兄弟吳廷俶為天主教大主教,政府就曾歧視和壓迫佛教徒,並禁止他們慶祝佛教的重要節日。(註7)基督徒若要與其他宗教的人士建立友誼,就要摒棄信仰的優越心態,以平等和謙虛的心懷與他人分享,才能得到別人的接納。

其次,彼此要以真誠相待,在互相接觸時,不應設有隱藏的議程,要別人認同甚至轉信自己的宗教。隱藏起自己一些目的而不告訴他人,是虛偽和不夠真誠,也有違耶穌基督的教訓。真誠也包含不要只説對方喜歡聽的話,對方不喜歡聽的也要講,目的是為了對方的好處。一行禪師就曾批評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跨越希望的門檻》一書中,堅決認為耶穌是上帝唯一的兒子:「基督是絕對始初絕對獨一無二的。假使祂只是如蘇格拉底一般的智者,假使祂只是如穆罕默德一般的『先知』,假使祂只是如佛陀一般的『覺者』,那麼祂毫無疑問不會成其為祂了。祂是上帝與人類之間的唯一中保。」(註8)根據一行禪師的了解,不單只耶穌是獨一無二的,人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包括蘇格拉底丶穆罕默德丶佛陀、你和我。(註9)

5. 帶來改變

或者有人會問:如果不同宗教信仰的人士互相對話,既不能使對方成為自己一方的信徒,自己也沒準備成為對方宗教的信徒,那麼,對話有什麼作用呢?究竟對話以後,大家是否有任何改變呢?

當然,在信仰自由的社會,任何人都可以隨時改變自己信仰的宗教,不過,這不是不同宗教人士對話的目的,而且,這樣的結果往往也不會發生。但是,沒改變信仰的宗教不等如沒其他的改變。首先,在跨宗教的對話中,不同宗教的人士對別人的宗教認識深了,懂得欣賞其他宗教的優點。其次,透過對話,大家也會對自己的宗教加深了認識,並且渴望更深入的了解自己的信仰。一行禪師曾説:「在真正的對話中雙方都是願意改變的。我們必須充分意識到,真理是可以求諸我們自己的圈子以外的 ― 不是只能求諸這圈子之內。假如我們不能這麼想,去進行對話也是徒然浪費時間。假如我們認為真理全在自己的這一邊,同時又去安排與他人對話,這對話是不真誠的。我們一定要相信,我們有可能因為與別人對話而使自己產生改變,變得更為廣博。所謂對話,並不是指一種同化作用 ― 一方擴張而將另一方吸收到『自我』之內的手段。對話必須在『無我』的基礎上進行,我們應該容許其他宗教信仰的善丶美、有意義的成分來轉變我們。」(註10)換而言之,在宗教對話之中,我們都會產生改變,但往往不是成為別個宗教的一分子,而是成為更好的自己。

正如我們每個人的身體丶記憶和思想每時每刻都在改變之中,同樣,我們對自己信仰的理解,也會不斷改變,這樣才是健康的信仰,否則信仰便會僵化甚至死亡。正如一行禪師所説:「接受佛教的人,起初可能是因為相信輪迴之故。漸漸深入以後,想法卻會有改變了。我們不必因為想法變了而感到不安。在學佛修行的過程中,由於理解日深,想法自然逐步成長,從而使信仰變得更實在。假如我們的信仰不是因為接受他人的意見而來,而是以自己體會的事實為基礎,無論什麼人也改變不了我們的信仰。長期固守著一套概念不變,其實是比較危險的。如果十年過去了,我們的信仰絲毫沒有成長,總有一天會發現自己不再相信原先所信的了。十年前的概念已經不夠正確,不敷需要的時候,我們就會跌入無信仰的黑暗深淵。」(註11)

其實,不單只信徒個人要改變,宗教本身也要改變。一行禪師也説過:「佛教和基督宗教或其他宗教信仰一樣,必須自我更新,以便能夠回應我們這個時代的需求。世界各地都有許多年輕人離棄自己的教會,只因為教會領袖追不上時代變遷的腳步。」(註12)一成不變的宗教,很容易會變成僵化的宗教。

參與對話的宗教人士,不單只可以藉對話更深入認識自己的信仰,彼此更可以結成深交的朋友,如一行禪師與湯瑪斯.梅頓一樣。梅頓甚至説過:「禪師是我的兄弟」,「我和禪師相像的地方甚於許多美國人和我相像之處。」(註13)而且,也可以為和平及服務他人而合作,就如一行禪師和馬丁路德.金牧師 (Rev. Martin Luther King, Jr.) 一起反對美國參與越南戰爭,為和平呼籲一樣。

6. 結語:

不同宗教人士之間來往和對話,有助我們更深認識自己和他人的信仰,在我們身上產生改變,成為更好的自己。同時,不同宗教人士更可以通過對話,建立起跨宗教的友誼,共同為減少世界的痛苦丶增進人類的幸福與和平丶維護整個受造世界及眾生的福祉而努力。(註14)

註1:一行禪師著,汪橋譯:《芬芳貝葉:一行禪師1962-1966日記》新北:自由之丘文創/遠足文化,2019年8月,初版一刷,頁134。

註2:一行禪師著,薛絢譯:《一行禪師:活的佛陀,活的基督》新北:立緖,2015年1月五版三刷,頁90至91。

註3:同上書,頁7。

註4:同上書,頁169。

註5:同上書,頁169至170。

註6:轉引自同上書,頁5。

註7:同上。

註8:同上書,頁167。

註9:同上。

註10:同上書,頁8至9。

註11:同上書,頁121。

註12:同上書,頁81。

註13:轉引自大衞.史坦德.拉斯特修士:〈活起來,真正地活起來〉同上書,原版序,頁18。

註14:參World Council of Churches, Called to Dialogue:Interreligious and Intra-Christians Dialogue in Ecumenical Conversation, Geneva:WCC Publications, 201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