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在寒冬收集陽光﹕香港話劇團「同・樂・重・彈 ─ 疫後幼兒回校戲劇教學支援計劃」

    學生打開課本,老師講解課堂內容,回家完成家課。千篇一律的教學模式,如何令學生提起學習興趣?香港話劇團夥拍研究機構香港教育大學,在 2018 年推出「戲有益」深耕計劃,安排戲劇教育導師進入幼兒/幼稚園,為全體教師提供基礎的戲劇教育知識與教學技巧,並協助老師設計具戲劇元素的校本課程,將戲劇元素融入日常教學。計劃獲陳廷驊基金會支持,至今發展至第四期,可惜在籌劃最後一期之時,遇上疫情來襲,計劃須要延遲。

    新常態  新教學

    「幼稚園停課,不只我們花盡心力構思如何重啟計劃,就連老師也要絞盡腦汁做到『停課不停學』,工作負擔不減反增。」計劃監督香港話劇團外展及教育主管周昭倫表示,在「新常態」之下,不論學童能否復課,教學模式也將有很大程度的改變。

    外出戴口罩、持續洗手、與親友保持社交距離,成人尚要慢慢習慣,對幼童來說又如何明白生活的巨變?有見及此,團隊旋即開展「戲有益」的延伸計劃「同・樂・重・彈 ─ 疫後幼兒回校戲劇教學支援計劃 」。一眾戲劇教育導師以戲劇、遊戲和綜合藝術形式,按不同主題編寫了多個簡易教案,並輔以教學示範短片,連同相關教學資源上載於「戲有益」深耕計劃的戲劇教學資源平台,供公眾使用。其中一個重點,就是教授老師如何以生動的手法,讓學童學習衛生常識,講解疫情相關的議題。

    教案主題廣泛,涵蓋多個範疇。圖中導師正示範「為動物設計口罩」教案。

    停課多月 需重新建立社交能力

    「停課 9 個月,小朋友失去了上學的節奏和習慣,疫後回校,必須重新適應校園和學習生活。」從事幼兒教育研究多年,「戲有益」深耕計劃首席研究員香港教育大學幼兒教育學系助理教授譚寶芝博士當天跟記者隔着螢幕進行訪問,也笑言不習慣,但對幼童來說,缺乏社交不只「悶」字如此簡單。2至6歲的階段,正是幼童學習社交、規矩及與父母分離的黃金時期。有老師跟譚博士分享,指有K3學童在短暫復課時感到焦慮,又忘記同學的名字。「幼稚園這階段,小朋友開始上學,在校園建立『學生』和『同學』的身分概念。這時候突然停課9個月,真的會退步。我們不可假設小朋友在回校後,一下子就能重新適應學習、社交等常規。相反,除了時間外,學校和教師需要有方法來應對適應的問題。」

    校園生活,讓不同背景的幼童都能接受平等的教育。但當教學環境搬到家中,就將學童送回各自不同的起跑線上,成為了停課期間基層學生的一堵高牆。譚寶芝表示 :「假如家中資源較充足,小朋友在家上課的缺失沒有這麼大;但對於雙職父母或基層家庭的小朋友,在家學習便會帶來影響。我們希望透過不同形式的教學,去處理各學童情緒、社交發展的差別。」

    正視情緒  才能「回彈」

    「老師們責任心重,在過去停課的9個月,一直緊張如何追回教學進度、停課不停學,卻在期望恢復常態的時候忘記了學生社交、心靈等方面的需要。」譚寶芝說,除了衛生知識,課程其中一個重點是要鼓勵學童表達感受。「我們都忽略了情緒表達的重要性——我們不能當甚麼也沒有發生,而應該讓幼童有表達想法和情緒的機會。」面對生活轉變,當中一定牽涉很多情緒——例如沉悶、懼怕、迷惑。譚寶芝的經驗告訴她,透過傾談交流,才能刺激幼童正面思考,以至下次面對類似的情況,幼童才知道如何面對。

    不過,要處理的「心靈需要」,並不單是幼童的情緒。

    學童面對的困難越大,老師的挑戰也就越大。疫情下,其實老師也面對着全新的教學模式——拍片、網上教學、調整教案,更未論及個人生活中的抗疫壓力。譚寶芝表示,設計的教案除了幫助學童「重彈」,也希望減輕老師的負擔,協助他們在回校教學時,加強以幼兒和遊戲為中心的教案和教學模式,令老師應付新常態也能得心應手。

    戲劇元素,正正是令教學更活潑生動的要素。周昭倫在教案中加入角色扮演,甚至專業演技貼士,在教導學童的同時,也能充實老師的教學技巧。「老師在線上教學時,不能再捉住小朋友的手,改為在鏡頭面前隔空說故事,假若加入一些戲劇習式和策略,可令教學更活潑生動,小朋友更容易聽入耳。」

    「我們相信,老師也要有『復甦』、『回彈』(resilience),才能令小朋友恢復過來。」譚寶芝如此說。「老師們忽略的是,自身的情緒雖然無以名狀,但若處理不好,小朋友是可以感受到老師的壓力與焦慮的。」參與有遊戲元素的戲劇課時,不單是學童,就是老師也能感到很放鬆和投入,起碼能在課堂裡,將工作的煩惱及抗疫壓力放下,「這就是藝術和戲劇的力量。」

    教案內容深入淺出,適合K1-K3幼兒參與。圖中導師正示範「老師入戲」,是常用的戲劇教育習式之一,深受幼師和小朋友歡迎。

    藝術的意義  收集陽光的田鼠

    說到這裡,譚寶芝分享了一個故事:

    從前有一隻叫阿佛的田鼠,當其他的田鼠都忙着為冬天收集食物儲糧時,他卻看似無所事事,只顧收集陽光、顏色和文字。冬天來臨了,那年的冬天特別漫長,田鼠都把儲存的糧食吃光,意志開始消沉。此時,阿佛把他在夏天收集的陽光、色彩,還有詩句和大家分享——他的精神糧食為田鼠們帶來盼望,最終幫助大家渡過寒冬。

    這是「戲有益」其中一個教材——李歐‧李奧尼(Leo Lionni)的繪本《田鼠阿佛》。「近年藝術治療或戲劇治療大行其道,『治療』的重點並不在治療對象是否『有病』,而是藝術可以暫時將人帶到想像的世界,離開壓力狀態,從而令人得到啟發,並開展不同可能性。」「同・樂・重・彈」計劃根據阿佛這故事設計戲劇教育活動作先導研究,結果顯示教師能從中減壓,正好印證藝術能協助我們應對困境和突變。

    戲劇教育導師撰寫教案外,更親身示範戲劇教育習式,扮演定格圖,樂在其中。

    戲劇是真實 同時超越真實

    對成人來說,學習就是學習一個技能,一種知識;但對幼童來說,他們要透過實在的體驗去學習,從而發展成人。周昭倫說,戲劇正正可以配合幼童這種學習需要。「小朋友在這個年紀,學的不是sin、cos這類數學抽象概念,而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接觸——戲劇所達到的正是這個目的:模擬戲劇情景,讓小朋友投入其中,嘗試飾演不同人物,參與不同關係之間的互動。」

    周昭倫舉例,假如課堂情節是有火龍襲擊女巫的村落,學童扮演村民時,則要想像用水撲滅火種,這其實是很落地的生活知識。「戲劇是真實,小朋友發揮自己的想像,嘗試解決不同難題,這可以拓寬小朋友的發展空間。現實世界當然沒有巫婆,也沒有火龍。但學童學習的科學知識,以至跟組員的互動,也都可以運用在現實生活上。」周昭倫認為,這就是戲劇真實之處,為學童帶來的滿足感也並非恆常教學可以達到。

    周昭倫從事劇場創作多年,繼而投身戲劇教育,他認為戲劇教育其中一個寶貴的地方,是可以培養幼童的同理心。「小朋友投入戲劇情節之中,便會着緊主角的命運。要小朋友多顧及別人的感受,就要學戲劇。我作為藝術工作者,見證着戲劇的魔力在教育中發揮。」

    除了戲劇教育習式,教案也包括綜合藝術,圖中導師們正進行「創意細菌舞」的示範。

    由冬至夏  深耕細作

    「戲有益」深耕計劃目標為85間幼稚/幼兒園提供培訓及支援,佔全港幼稚園接近一成。團隊每期招收參與學校,到最後一期的招募,共有60間學校報名,比計劃的30個名額多出一倍。然而剛巧遇上疫情,入校培訓延誤,但「戲有益」不忘回應學校教師疫後教學的需要,設計和製作網上教材,並開放給所有學校和教師,不再受名額限制。

    當然,我們不能說這是疫情帶來的好處,而周昭倫和譚寶芝也期待學校盡快回復課堂教學,可以重啟「戲有益」的到校支援和課程發展協作。但無論前景如何,我們此刻也可以如阿佛一樣收集陽光,為寒冬的離去作好準備。

    ——
    「同・樂・重・彈」戲劇教學支援平台:http://www.playfullearning.org.hk/resource/

    (本文為贊助內容)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