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姐姐的戀人》劇評.1】在疫情與寒冬下,就如一杯窩心的微甜朱古力

2020/12/11 — 13:09

日劇《姐姐的戀人》劇照

日劇《姐姐的戀人》劇照

2020 秋季日劇「on 檔劇」,除了《到了 30 歲還是處男,似乎會變成魔法師》必追外,其實我覺得《姐姐的戀人》也相當不賴,在日本反響雖沒有《處男魔法》誇張,但也上十大追劇榜之一。

2020 年實在是難過的一年。身在香港不僅要面對疫情,更要面對香港每天奇形怪狀的新聞,身心俱疲。如果《處男魔法》是一塊吹彈可破的清甜桃味啫喱,《姐姐的戀人》則是一杯窩心的微甜朱古力,讓你暖一暖心。

劇情簡介

安達桃子在父母意外雙亡後,決定放棄升學,進入親戚介紹的家居用品店工作,全心為了養育三個年幼的弟弟而努力。九年過去,家中狀況逐漸穩定,27 歲的桃子則在職場上遇見了總是帶著溫暖微笑的好青年吉岡真人,兩人逐漸彼此吸引,大大地改變了桃子原本歲月靜好的日常。然而貴人的笑容背後有著不為人知的秘密……

廣告

當初會看《姐姐的戀人》主要是因為林遣都,其次則是有村架純,雖然好像香港網民對她的評價好像並不高,長期笑她「大面」(哈哈這也是事實 XD)。有村架純與編導岡田惠和好像已是合作多次,岡田惠和似乎對於小人物的描述十分擅長。

故事由桃子(由有村架純飾演)設計今年公司賣場的聖誕節裝飾開始說起。今年大家都很難過,但聖誕節又象徵幸福。怎麼辦呢?怎可以讓大家在痛苦中仍感受到幸福?這成為整個聖誕節裝飾的主題。最後的聖誕杉樹其實亦不怎麼樣(坦白說看過香港那些超級極度華貴的裝飾,對比起劇中那個也實在是太嬌小了一點 XD),但確是有種溫暖感。說真的,太華貴的裝飾不錯是耀眼奪目,卻有可望而不可即之感;但有能走近能摸的小小聖誕樹,才是真正的可即吧?

廣告

聖誕樹確是嬌小可愛,但真的有那麼感動嗎?

聖誕樹確是嬌小可愛,但真的有那麼感動嗎?

這套劇的一個重要看點是它融入不少關於今年疫情的描寫,算是一個非常對應時代的劇吧?我不太清楚現時日本疫情控制的情況,但大家似乎不太常戴口罩,至少在拍攝期間演員都沒有戴口罩。但當中提及過搶口罩,自肅(即香港的隔離)等等,相信大家都非常有共鳴。

搶口罩的日子、大家一想也猶有餘悸…

搶口罩的日子、大家一想也猶有餘悸…

編導亦細緻描寫不同行業因疫情受到的影響。桃子的閏密美雪(由奈緒飾演)因從事旅遊業受影響最大;桃子與真人工作的家居賣場因為涉及生活必需品則算是「逃過一劫」;好像在疫情下,我們才會重新思考「什麼東西對我們而言最為重要」;正如桃子所言,就是最基本的「衣食住行」呀。

另一個我欣賞此劇的地方是它肯定藍領的工作及疫情下的付出。在劇中,其實桃子與真人(由林遣都飾演)的工作也不怎麼樣,屬藍領階級,但他們卻忠於平淡的工作,並從工作中賺取所得,實踐自己,為世界改變一點點;這樣的工作態度,看著都讓人覺得吸引呢。而實際上這才是我們的生活日常,每日營營役役、努力生活,為我們的衣食住行努力工作著 — 我們都沒有什麼貴公子追求、什麼灰姑娘式愛情 — 這些劇集所製造的幻想空間、也許離我太遙遠吧?

其實桃子與真人只屬藍領階級工作

其實桃子與真人只屬藍領階級工作

談疫情,談愛情。愉快地談日常的小幸福,談親情的牽絆。這就是《姐姐的戀人》,它就在疫情與寒冬下,如一杯窩心的微甜朱古力,送給觀眾點點窩心的溫暖。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