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 開幕

在香港講「國際化」,寫在 M+ 開幕時

不談(無法談)M+ 本身,只想批評一下某種論調。(鳴謝和我討論的朋友)

在香港講「國際化」,背後始終是作為「東方的」、「邊陲的」焦慮,「國際化」其實不過是「西化」的代名詞,詞語所指涉的從來不是放眼全球、尋找最前緣的參照點的意思,而僅僅是,向英美的大資本旗艦級藝術館「睇齊」,盡己所能地西化、白人化,吃力地模仿曾經的奴隸主。而單單是這個「睇齊」的動作,已經足夠讓一些業內人士好感動、痛哭流涕了。

不少「國際旗艦級藝術館」早已備受解殖與改革的壓力,來屆 Documenta 也由印尼組合 ruangrupa 提出(來自亞洲)的嶄新構作模式——這是歐美意識到必須向其他地域學習的時代,而香港居然還滿足於戴好戴滿一個精緻的白人面具,這正正反諷地顯示今天的香港在資本以外(e.g. 文化上、觀念上)早就無法與其念茲在茲的「國際」接軌。現實就是,好多香港人眼中貧窮落後的家傭國印尼都「接軌」得好過你 you know。

更別提在 2021 還覺得可以去政治化地談「將香港推向國際」有多麼無謂和可笑。今時今日,「將香港推向國際」,那會是哪一個香港?誰的香港?誰握有權力定義今日的香港?這才是關鍵吧。

(原文刊於作者 Facebook。文本無題,現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