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在「承受著自身的姿態」中 以《夜晚的速度》入夢解除束縛

2020/6/23 — 12:35

早前到了在中環大館賽馬會藝方舉行的群展「言語不通」,當然也看同樣是因為疫情而延後的展覽「承受著自身的姿態」(My Body Holds Its Shape)(展期至9月20日),由譚雪策劃,找來本地及外國不同媒介的藝術家,包括陳沁昕(Tap Chan)、Thea Djordjadze、Jason Dodge、Eisa Jocson、Pratchaya Phinthong等,曾是女子監獄的白色展覽空間喻為身體的形態,以作品探索限制、束縛等概念。

也許大家會被菲律賓舞蹈家、視覺藝術家 Eisa Jocson的持續表演作品《動物園》(Zoo)吸引,看著藝術家坐著、跪著、行著、跑著,又有時在呢喃,有時在唱歌,讓人以為是不是在呈現或表達甚麼,或是在等候自己的回應,因為其他藝術家的作品都是不同材料及媒介的裝置作品。

而這展覽只有一位本地藝術家,就是陳沁昕,記得上次看她的作品,是幾年前在都爹利會館(Duddell's)舉行的群展「在眾神失語的日子」(The Day the Gods Stop Laughing)中的《糾纏》,印象中是好像是在七彩光影下的瀑布畫裝置。而在今次展覽中,她的作品是《夜晚的速度》(Speed of Night)動力裝置,是展覽空間的兩個角落的兩根桿子,上面繪有條紋,最初筆者不察覺是作品,還以為是甚麼喉管,後來才看到有作品說明在附近,而且作品是會轉動的,簡介中說是以夜間的速度旋轉,有如催眠一般,或者可以令人發一場好夢,希望不要有藝術家長期對抗失眠才可以有對,真實及幻想的領悟。

廣告

或者,是因為新冠肺炎疫情,我們才真正知道及體驗到居家令、限聚令、社交距離等,是很貼身的限制,大家在這幾個月被迫要自我隔離,不外出,不遠遊,對身體及精神都有實質的束縛那些甚麼言論自由、思想箝制、人權、自主等等,也早已不是甚麼新鮮事啦。

或者,因為現實中有那麼多不可解除的限制及束縛,我們需要睡個好覺,在夢中才能自由自在一番。

廣告

筆者並非要說甚麼大道理,只是有時候看得多,有所感受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