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導《時代革命》仍堅持留港 周冠威因信仰追求自由 扎心之處是香港

法國康城影展日前突然宣佈將於當地時間周五(16 日)加插特別場,放映香港導演周冠威反修例運動紀錄片《時代革命》。周冠威之後接受數家媒體訪問,承認身邊不少人為其安危感憂慮,勸諭他匿名甚至離開香港,不過他解釋不願被恐懼支配,未有離港計劃。本月初,中國神學研究院刊物《CGST Magazine》刊出周冠威訪談,他談及當年拍攝《十年 · 自焚者》後,亦曾有人叫他離港,但基督信仰令他決意留下來。

周冠威指,他曾與太太道非洲宣教,有個詞經常會使用,名為「扎心」,而他現時扎心之處正是香港。他選擇留港,既是責任,同時為尋心靈自由,因為離開,反會被恐懼所箝制,「我們是基督徒,一直以來追求的就是基督,就是愛,就是自由」,「你囚禁我的身體,但囚禁不到我的靈魂,也限制不到我的信仰。」

有關香港反修例運動的最新紀錄片《時代革命》片長兩小時,使用大量不同人士拍攝的片源,礙於有可能出現的政治壓力,周冠威是製作名單上唯一公開的名字。

而早於 2015 年,周冠威有份執導的《十年》,同遭北京全面封殺,香港絕少戲院願意放映。周冠威在 CGST Magazine 訪談中說,當時已有朋友勸他離港,但他決定不離開,如果留在香港坐監與離開兩種囚禁之間,他寧願留在香港,「直至此刻,仍在思考中⋯⋯處身這個年代,離開與否都要勇氣。」

「拍完《十年》之後,好多人覺得我在黑名單,甚至在海外影展上,也不敢跟我合照。國安法通過後,試過半夜收到朋友來電,叫我盡快離開香港 ... 我們是基督徒,一直以來追求的就是基督,就是愛,就是自由。如果離開,我會被恐懼所箝制,會好~辛~苦!相對於留在香港有可能坐監,若要我揀,在這兩種囚禁之間,我寧願留在香港。

.... 我和太太曾幾次到非洲短宣,有一個字眼經常用,就是「扎心」。現在好明顯,最扎心就是香港!怎會不扎心呢?若然以一個宣教士的心來理解,豈不會留在香港呢?神確在~不~停~挑~戰~我~啦!對自由、對信仰、對行公義施憐憫,對香港扎心,這是我的責任,但~我∼是一個丈夫,一個父親,為何我不該保存自己, 繼續成就身為丈夫或爸爸的責任?我很想負責任 ....   不知道 ....   這是十分痛苦的事,但面對的又豈只我一人,全部香港人都被挑戰   ....

因此,就懷著一顆追求真自由的心,繼續留在香港囉。何況我這份人很看重誠實,是你講大話,為何是要我驅逐自己出去,我想留在香港,尋找屬於我心靈裏的自由,你囚禁我的身體,但囚禁不到我的靈魂,也限制不到我的信仰。若是無可避免要承受,也有一重積極意義,就是我『到這一關了!』

我所講的自由就是真自由!這份平安很奇妙,我真的擁有!」

談《自焚者》:最暴力也最溫柔

《十年》當中的《自焚者》,劇情講述在 2025 年,一名青年社會領袖因違反基本法 23 條入獄,在獄中絕食身亡,激發抗爭者走上街頭,遭防暴警察鎮壓,最後更有抗爭者自焚。

周冠威提到,《自焚者》劇本改編自他在 2009 年所寫的短片劇本,當時他一直關注香港政治,對被政府再三欺騙感到憤怒,寫下劇本,至 2014 年接拍《十年》,同樣正值社會低潮,促成《自焚者》這部短片。

周冠威說,當時每周主日都會講到,人的出路在於耶穌,而耶穌代表的「是愛,是犧牲的愛。」周冠威說,自焚某程度上是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極致,同時是勇武的極致,當時亦有人評論:「《十年》裏最激進又最暴力是《自焚者》,但內裏最溫柔的也是《自焚者》。」

周又提到,當年拍攝《自焚者》後,很多人覺得他已在黑名單上,甚至在海外影展也不敢與他合照。

童年孤獨痛苦 電影治癒心靈

周冠威又向 CGST Magazine 提到,年幼時過得孤獨痛苦,父子關係不好,父親不懂與自己溝通,但會帶他去戲院,看戲成為父子間潛意識中唯一的連結。周說,至二十多歲,才意識到自己把電影視為替代的父親,引領及陪伴自己成長,其中五十年代的荷里活電影《East of Eden(蕩母痴兒)》 對他影響尤深,「這齣電影治癒了我,驅使我找社工,甚至某程度上寬恕了爸爸和我自己」。

近月社會氣氛緊張,周冠威昨日接受《立場》專訪時表示,一度擔心大家會連在網上分享《時代革命》也不能,但他見大量網民仍「用正常的邏輯和態度去 share 《時代革命》的新聞、海報和預告片」,他感到欣喜。

「哪怕只是一丁點,我都願意做下去」

周冠威說:「(如果)離開香港,我相信我會好痛苦、好恐懼。所以我是『被恐懼』到我暫時不離開。弔詭地,我留在香港才會得到自由,『不在恐懼裡面』的自由。」他說,留下也關乎信仰,「自由公義是我信仰的追求。我想做一個『我信我就要做』的人,而現在好像上天有個機會讓我去做。我就堅持住。」

他又提到,兩年前有商人出資邀請他拍攝紀錄片,雖然他一向做劇情片,「但都希望有個可以付出的位置。哪怕只是一丁點,我都願意做下去。」故應邀嘗試拍攝。

《明報周刊》昨日亦刊出周冠威專訪,他表示對紀錄片可在康城首映感恩,讓不同國家的觀眾都了解香港發生的事。周冠威又表示,希望紀錄片能宣揚憐憫、公義和自由,但不希望散播仇恨,也不希望有人會扭曲這套電影及其中講述的歷史。「我是一個電影導演,我記錄了這件事,你們得到的是什麼,我控制不到,但這套片是曾經發生過的,它帶出的片段、帶來人的心聲,這些都是真實存在,我都覺得值得給人知道理解。」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