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墮落天使》:情路上,千百道你和我的影子

2021/2/10 — 16:03

王家衛曾言,《重慶森林》本是三段故事。香港的日與夜,林青霞、王菲看似斷裂的片段,那個流浪於陰影,住在酒店的殺手,來去自如,正在後作《墮落天使》,接續尚未說完的主題。

《墮落天使》黑暗的場景,看不清的槍戰。五位天使,潛伏在陽光之外的情慾,彼此呼應。黎明的浪子回頭回不來,金城武的鳳梨罐頭,李嘉欣的沉溺,楊采妮的瘋魔,莫文蔚的執著。

看清《墮落天使》很難,不在於它的誇張,不在於黎明殺手的超現實,金城武偷開店鋪的不可能。而是在於,訴說「感情」主題,沒有簡化一切,迷霧之中,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廣告

就像我們都曾經,幻想,自己是情路上的浪子。不必受傷,沒有負擔,把生命的其他事情辦妥,但愛情是魔咒,小巴偶遇舊同學的紅色炸彈,意外的埋伏和挫敗,都足以令一位浪子回頭。

廣告

「我哋仲係唔係Partner?同佢合作咗一百五十五個星期,今次係我哋第一次坐埋一齊,平時我哋唔多見,因為人嘅感情係好難控制,最好嘅拍擋係唔應該有私人感情。」

情場浪子傷害別人,痛苦召喚人性的貧憎痴。工作之中,李嘉欣對黎明滲入了愛戀、渴望,從你的套房帶走被單是我,垃圾堆建築出情感,床上自慰和哭泣,空位再多,也被寂寞擠得難耐。

又如楊采妮乍一出場,執著於電話,於金毛玲,直截了當要金城武借她肩膀,可笑地找尋情敵。每一個人都似,都是金毛玲,你我的影子,失卻愛侶的痴狂,傷害別人的殺手,必經情路。

「在一九九五年的五月三十號,我終於得到我的初戀,我還記得那天晚上外面下著雨,當我看到她的時候,我忽然之間覺得我像一家店,而她就是我,在不知不覺之間,我讓她進了來,我不知道她會留多久,當然愈久愈好。」

金城武晚來青澀的初戀,毫無防範,由憐生愛。童年受創不愛說話,以為對方和他心有靈犀,浮光掠影地暫時進駐別人店鋪,不慎被人佔領,染一頭金毛,作為暫代品,竟是自己先被遺忘。

遺忘是情愛的葬禮,因此莫文蔚執著於憶記。重遇黎明,誇張的金毛和言行,只為留下深刻,「或者你聽日會鍾意我」,性愛是直接的痕跡。明知只有一晚,分手無可挽回,依然咬在黎明手上。

《墮落天使》金城武著墨最多,刻劃親情之美。雪糕車撞死母親,他請了街坊一家坐車食雪糕;黎明沒受益人可寫,金城武則為父親錄影片;父親死後,他微笑地邊食雪糕,邊看父親影像。

看似有點突兀,夾在眾多情慾之間的「父子情」,並非單純歌頌親情美好,同為「感情」的本質。感情最初都像天使純粹,從未想過傷害他人,不同的意外、改變、際遇,而令你我墮落。

墮落並非必然,金城武受傷、失戀之後,學懂不要隨便開別人店,因為每一家店都有感情;請別人食雪糕,為父親拍下生日影片作禮物。即使重遇已成空姐的楊采妮,也有能力說,因為自己太英俊才認不出來。

「我已經好耐無坐過電單車,亦都好耐未試過咁接近一個人。我知道呢條路唔係好遠,我知道我好快會落車,不過呢一分鐘我覺得好暖。」

王家衛式的「愛」,或許是珍惜每一段相伴的關係,就算頭破血流,也不放棄任何跟人磨擦的機會。《墮落天使》的情路上,你和我的,千百道影子,不也正是,那些無數擦身而過,所構成的感情。

德尼思化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