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電影《夏雪將至》預告片截圖

《夏雪將至》,在人事皆非的香港

2019 是什麼?一個符號?一個年度?在新導演羅樂文眼中,它是一個分水嶺,將香港的時間、空間、生活、文化、政治……一刀切成兩個世界。以前種種,係咁咁咁。之後,翻天覆地徹底改變。一切都已消逝,沒有回頭路了。

《夏雪將至》不是《十年》式的預言故事。片中 2024 年香港那場大雪,並非代表冤情(六月飛霜竇娥冤),又或異象,而是呈現一個完全另類的環境。香港已非昔日的香港,連「天地之道,恒久而不已」也可改變。自然黑非黑,白非白,乜都返唔到轉頭。香港落雪原是匪夷所思,但慢慢的,置身此城之眾生,無奈地習慣了下雪的日子。落雪,反成為正常。苛政,群眾最初反抗,之後沉默,最後接受,然後只偶然抱怨一句:「世界係咁㗎啦」。

導演羅樂文,香港出生,2021 年台灣藝術大學電影系畢業生。《夏雪將至》為第十三屆關渡電影節入選作品。電影創作源起,乃多年前羅忽發奇想,如果香港落雪,那會是怎樣的世界?2019 年,他經歷親人去世,香港反送中運動如火如荼,人生急轉彎。同年,他參考導演應亮的雨傘運動作品 —《九月二十八日晴》,開始構思劇本,將個人感情投射其中。《夏雪將至》應運而生,其故事與時代掛鈎,側寫歷史之餘,亦通過片中角色,反映羅的心路歷程。

2020 年夏天,羅樂文回港開始前期工作。片子自資之餘,亦找到有心人協助,解決了部分資金問題。演員方面,媽媽一角由資深舞台劇演員區嘉雯擔當。女兒角色,導演接觸多名年輕女演員,但最終因短片內容敏感,不能成事。最後,皇天不負有心人,某才女仗義上馬。至於幕後團隊,則是「一支穿雲箭,千軍萬馬來相見」,義氣仔女搭上搭吹雞組成。排除萬難,《夏雪將至》2021 年頭開機,十多萬港元資金,五天完成,過程有驚無險。

微電影《夏雪將至》劇照

《夏雪將至》除序幕彩色外,正片為黑白。片長四十分鐘,調子緩慢沉鬱,寫實而帶一點兒卡夫卡荒誕味道。片中充滿舊時香港的記憶,如公屋長廊、港式雜貨店/士多、《英雄本色》海報、Mark 哥的電影對白、葉德嫻金曲《明星》……這些符號,象徵逝去時光,又或即將消失的景象。一種無奈的唏噓絕望感,充斥整套影片。唯一帶有希望及詩意的地方,是身在囹圄的弟弟訴說微塵之美那一個空鏡頭。

電影開場,以 2019 年反送中運動為背景,弟弟被捕,姐姐出走台灣,留下母親在港。五年後,懷了身孕的姐姐,抱著贖罪心情回港數天,探望獨居的母親及坐牢的弟弟。離港前,她遇上一場夏雪。2024 年的香港,已不是「物是人非」咁簡單,而是「物非人非」。

一個解不開的心結,兩代人無法跨越的鴻溝,三個命運的受害者,構成《夏雪將至》的故事。電影沉重,感人,自有境界。

羅樂文是一個電影發燒友,尤其喜歡波蘭導演奇斯洛夫斯基及希臘導演安哲羅普洛斯的作品。在訪談中,他再三提及前者的《十誡》及後者的《霧中風景》。兩名古人明顯影響他的心路歷程。創作《夏雪將至》劇本,羅自言有若「書寫聖經,紀錄歷史」,過程戰戰兢兢,如履薄冰,並希望作品能夠普及,多人觀賞。但經歷一場暴烈澎湃的社會運動,他成熟世故之餘,卻又充滿挫敗及無力感。

「一座城市毀滅,從事藝術創作有什麼意義。抗爭是行動,直接的。電影是間接的,到底有多大影響力?」羅樂文充滿懷疑及問號,非常矛盾。不過他又自言,除了拍電影之外,其他都不懂。所以在可見的未來,仍將從事創作。目前的工作,是推廣《夏雪將至》一片,報名參加各大國際短片展。

《夏雪將至》又是一套不會送檢,估計在香港無法公映的短片。但內容,其實集中講述一家三口的思想分歧,沾及政治的部分非常非常非常隱晦。舊時,百分百過檢。今天,你懂的。

影片諷刺而充滿黑色幽默的彩蛋,是片尾鳴謝名單中,竟出現「員警公共關係科」的名字。羅說,在壁屋監獄外拍攝街景的那一場,是有申請的。「咁咪鳴謝返囉。唔係專登,一單還一單嘛。」哈哈哈,真是笑爆嘴。

微電影《夏雪將至》劇照

 

(標題為編輯所擬)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