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打工開眼界 傳意設計師陳德峰、吳霆鋒:受設計 methodology 啟發

傳意設計師Tomson(陳德峰)和Charles(吳霆鋒)都笑「傳意設計」四個字,對普羅大眾像外星文,很多人不明所以,反而英文visual communication design較易理解。Tomson以他常為品牌設計visual identity(視覺識別)為例,解說傳意設計:「當你只知品牌的名字和logo,就如你剛認識我,只知我的名字和面孔。那如何呈現我是怎樣的人呢?可透過我的穿衣風格、說話語調來演繹。傳意設計師就要為品牌找這些演繹方式,建立一個visual identity系統。」

Tomson深感做傳意設計的過程很好玩。他和Charles於2018年獲得香港設計中心的「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及贊助,前年分別去了荷蘭和英國工作,在傳意設計方面開眼界,不約而同說:「最受用是外國那套設計methodology。」

多些放膽設計 少些妥協

Tomson (IG : tomsonchan_com)畢業於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做過書籍設計師後,便進了品牌設計公司Marc & Chantal工作,心裡早對外國設計有憧憬。「Marc & Chantal由法國和瑞士人創辦,比較international,譬如會做很多design research,令我覺得外國的設計手法,會給我更多啟發。」那時他曾去巴黎讀短期字體設計課程,走遍當地多間藝術館:「好amazed,覺得有天一定要去外國工作!」後來見朋友參加「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他也去試試,得獎後決定去阿姆斯特丹著名的設計室Thonik工作。

Tomson於Thonik的工作照。 ©Ossip

由初出茅廬做書籍設計,到在Marc & Chantal設計過中環大館的visual identity,「我一直喜歡做cultural branding,而Thonik正正做很多博物館和展覽項目,好正!」少時從書本讀到荷蘭設計大師Wim Crouwel和Karel Martens,他已很亢奮,真正置身荷蘭工作一年:「衝擊很大!是mentality上令我有改變。以前在港,有些想法總覺客人不會buy。在Thonik工作,最深刻是創辦人叫我更radical和放膽做設計,少些compromise。」

Thonik為荷蘭Museum Arnhem設計visual identity,Tomson有份參與。

他在Thonik參與很多visual identity的設計項目,包括荷蘭的Museum Arnhem、上海當代藝術博物館的展覽,以及香港的M+博物館。「我們在想,除了由graphic出發,如何用顏色去做M+的identity呢?於是建立一個很多顏色的color range,能千變萬化,而當它們轉成黑白後,全是灰色的。那正像香港,街上的霓虹燈和高樓,什麼顏色都有,blend在一起則是偏灰的風景。」回港後自由身工作的Tomson,希望日後繼續做cultural branding:「在Thonik工作後,令我更明白設計identity作為一個系統,必須很sustainable,尤其做美術館,它不會像餐廳般,過兩年就結業,需要timeless的設計。」

M+博物館的visual identity運用顏色來建構,應用於年報設計。

著重research 以人為本

2018年在理工大學設計學院畢業的Charles,還記得大學二年級時去倫敦遊學,被街上的路牌設計吸引眼球。那套早在2007年試行的路牌系統,名為Legible London,出自當地知名設計公司Applied Information Group(前名Applied Wayfinding,下簡稱Applied)。「設計得很美,後來知道它背後有很多理念。倫敦政府想市民多步行、少駕車,於是Applied參與做research,費時約十年發展這套系統,整合倫敦以往雜亂的路牌,令人更易看易明。那時開拓了我的眼界,發覺將research融合設計很重要。」

受Legible London啟發,他設計幫助旅客探索香港的路牌系統概念,作為畢業作。後來經大學導師鼓勵,他參加「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並得獎,順理成章去心儀的Applied工作一年。Charles笑言,雖然他畢業不久已飛往倫敦,但在港也做過實習工作。「與我在港的經驗不同,Applied的工作環境很鼓勵人表達意見。大家會每周開會,無分職位高低,互相批評idea。」他參與Applied不少路標指示設計,應用於日內瓦的Léman Express鐵路車站、紐約工業園Brooklyn Navy Yard等。

Charles由這套倫敦路牌設計系統Legible London,開始留意設計公司Applied Information Group。

日內瓦Léman Express鐵路的路標指示設計。

聽來Charles對路標情有獨鍾,不過他說:「日後我不一定只做這種設計,但設計路標系統背後那套research、那種以人為本的概念,很影響我。」一條街有百樣人,莫講路標,其實所有公共設計都需要共融,例如關注傷健共融和多元性別。Charles在Applied曾參與設計疫下社交距離措施的標示系統:「已用於加拿大地鐵和美國大學中。當時設計一個icon去represent一個人,都要思考應否avoid男女性別,中性一些。」現時他除了做freelance工作,亦在發展自家project:「是一套公共性的graphic language,for medical usage的。我想讓人知道,設計除了美,還有更多功能。」

Charles參與設計的疫下社交距離措施標示系統。

關於「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

香港設計中心主辦的「DFA香港青年設計才俊獎」,旨在嘉許18至35歲具創意的香港設計師及設計畢業生,培育香港設計人才,得獎者有機會獲財政贊助高達五十萬港元,遠赴海外著名設計公司工作 6 至 12 個月,或到設計院校進修 6 至 18 個月。新一屆獎項現正接受報名。

報名日期:即日至2021年6月28日
網上報名:ydta.dfaawards.com

 

(本文為贊助內容)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