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狀王》預演的「小」問題

2019/5/28 — 9:54

來源: 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來源: 香港話劇團 Hong Kong Repertory Theatre

上星期日前往尖沙嘴新地標「戲曲中心」,觀看大型音樂劇《大狀王》預演的最後一場。這是「西九文化區」委約,與「香港話劇團」聯合製作和主辦,高世章作曲、岑偉宗作詞,張飛帆編劇,方俊杰導演,台前幕後人強馬壯。原來籌備多年,成為該場地一項非戲曲的重頭戲,

《大狀王》要到明年五月才正式公演,現在一年前就預演,這情況很罕見。場刊說此劇「十年醞釀,三年創作,一年排練,三小時演出」,是香港前所未有旳實驗。並說仿效英美商業劇場做法,正式公演前預演,收集觀眾意見,進行調整,作品生命可能長達數十年。香港其實也有類似情況,就是首演後加工修整,一兩年後更大型演出,但無法像西方名劇連續上演很多年。唯有粵劇戲寶,能夠數十年經常由不同戲班搬演。

西九大概希望有自創的保留劇目,可以演期較長,又有較多重演機會。因此《大狀王》安排預演幾場,請了不少行家觀看,徵求意見修改。

廣告

這音樂劇雖非大鑼大鼓「做大戲」,但題材有廣東民間特色。主角方唐鏡,就是民間傳說的清代扭計師爺,綽號「荒唐鏡」,與陳夢吉、劉華東、何淡如合稱廣東四大狀師。香港影視早已拍攝過陳夢吉和荒唐鏡鬥法,後者往往是反派。

今次狀王方唐鏡最初也是反派,「貪圖富貴,助紂為虐,扭橫折曲,縱橫公堂」。但他受到慘重報應,逐漸變為「撥亂反正,為黎民請命,救贖自我」。劇情曲折離奇,涉及多宗奇案,主角落難,救美,而且遇鬼,後來變身為大狀王宋世傑。

廣告

宋世傑,據說脫胎自京劇《四進士》的明朝宋士傑, 1948 年改編為馬師曾、紅線女主演的粵語片《審死官》 ,變成廣東狀師宋世傑。 1992 年杜琪峰重拍《審死官》,大改特改,不但鬥智和搞笑,還青春化,武俠化,周星馳、梅艷芳合演,非常賣座。

不知道以前有沒有作品把荒唐鏡和宋世傑合而為一,我從未聽過,可能是《大狀王》獨創的橋段。而且幾乎搞出借屍還魂,總之涉及陰陽界,故事很傳奇,敢於大膽自由發揮。

又採用音樂劇形式,具備多姿多采的潛力。

觀感怎樣呢?劇情無疑有吸引力,但預演版的聲與色不大平衡,簡直有聲而無色。

聲肯定有,聽覺上相當豐富,劉守正演方唐鏡,鄭君熾演阿細,溫卓妍演秀秀,這三位主要角色都大唱特唱,宋本浩演說書人也講得唱得。我不滿意的是視覺方面很單調,服裝灰灰藍藍啡啡(除了新娘披紅),簡直像大陸文革時期幾乎人人「失色」,人物形象設計亦缺乏變化,毫不鮮明。可以說,預演版是可聽多過可觀。

中國是「絲綢之國」,自古注重服飾。滿清規定全民改穿滿服,成年男性更要剃頭紥辮,不過特准戲曲保持漢族服飾,以明代為主,因此傳統戲曲的裝扮很好看。清裝較差,但官服旗袍也多采,清宮戲服飾不會單調。我看過「香港話劇團」一些清裝戲,例如十多年前《還魂香》和近年《都是龍袍惹的禍》,都裝扮奪目。

為什麼今次服裝那麼「低調」呢?舞台設計亦沒有彩色感,倒不如全部黑白,對比強烈。或許預演簡化吧,然而等於綵排,不應有聲無色。我認為明年正式公演時,服飾、造型和舞台設計必須增加可觀性。這製作顯然不是只顧小眾,企圖像西方商業音樂劇吸引大量觀眾,大家知道西方流行的大型音樂劇非常注重視覺吸引力,不但有靚衫靚景,還往往有震撼的舞台奇觀。

色彩與視覺效果方面,是預演後有足夠時間和資源去加工的「小」問題。也要提提另一個更「小」的問題,就是在「戲曲中心」大劇院預演的字幕屏太細,中英文字體細得若隱若現,要用望遠鏡才看得清楚。此劇的奇情奇案很複雜,主要用歌曲交代,單靠聽而不看字幕的話,未必明白歌詞。故此字幕也重要,應讓全部觀眾看到一清二楚。

創作團隊大概無暇理會字幕的大小,作為觀眾,我覺得香港公費興建營運的劇院,經常忽視字幕屏問題,亦曾屢次寫過。例如「非常林奕華」的國語舞台劇,對白又多又快,國語人也未必全明,何況粵語人?字幕細細朦朧,就難以跟進。最近在高山劇場看粵劇,我向職員投訴字幕太暗,很多觀眾是老花長者,怎能看清?職員說字幕由劇團的人控制,輾轉通知後,也弄得時明時暗。

無論如何,電腦播字幕雖由劇團負責,字幕屏大概是劇院供應,如果電子屏本身既小又暗,怎麼辦?香港政府大把錢,不需慳皮,問題只是沒有顧及觀眾的需要。西九文化區投資很大,應該很易改善字幕屏的「小問題」,如果負責人注意一下的話。

今次是我首次做了「戲曲中心」的觀眾,路過就很多次。聽聞有些觀眾埋怨不方便,其實和前往中環、沙田、荃灣等地的大會堂差不多,習慣了就熟路。當然,除非有車接送,總要行幾段路。「戲曲中心」外觀宏偉,升降機和扶手電梯足夠,幾層都有洗手間。只不過大劇院不是很大,座位也不大寛濶,先坐者要起立讓路給人入座。其實這建築的空間很多,為何不讓大劇院的座位更舒服呢?難以理解。

現在全港建設比舊時多了空間,可是單位內攏比舊時狹窄,真是怪現狀。想起維園新泳池比舊泳池龐大得多,然而更衣室竟然細得離譜,設計者顯然不是使用者。

建築設計是大問題,落成不易更改了。《大狀師》的服裝佈景等不是大問題,字幕屏更是小問題,何況只是預演,聲稱要收集意見,希望公演時好好改善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