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疫年紀事(之二)

2021/3/17 — 17:13

《上流寄生族》劇照

《上流寄生族》劇照

不管奧斯卡提名的結果如何,『陽光普照』當然是比『寄生上流』(上流寄生族)好得多的電影。

對於充滿了遺憾的 2020 年,在回顧中難忘並難以釋懷的,還有『寄生上流』這樣的電影竟然受到如此追捧。很難再找到一部比『寄生上流』讓我看得更不舒服的電影了,如果說這部電影成功,那應該是將貧富差距、分配公平問題成功轉化為娛樂,可以用來討好許多觀眾。

『寄生上流』裡最明顯的就是有富人、有窮人,然而電影從開場就突出塑造了窮人的環境如此不堪,居住在半地下的斗室中,最不可思議的,竟然連網路都要偷用上面人家的訊號;而富人的環境如此高級,住在由專業建築師為自己打造的理想住屋中,充滿了品味。最重要的,這兩種環境都不同於絕大部分看電影的觀眾的經驗,給了觀眾一種安全距離,對窮人和富人都不會有認同。

廣告

然後展開了電影中對這兩種人的刻畫。首先是一廂情願地描述有錢人多愚蠢、多好騙。從弟弟偽裝身分進入富人家,富人家不只是毫無懷疑,而且一步一步都被窮人準確地操控。有錢人媽媽很笨,人家說她兒子有問題她就點頭如搗蒜同意;有錢人女兒很笨,家教男生要設計讓她愛上自己,她就配合投入愛上了;有錢人家爸爸,一個貌似成功的企業家也很笨,一件遺留在車上的女人內褲就可以讓他依照別人設計懷疑到司機身上,並且將司機辭退。

讓我極度不舒服的是:如果這一家是這樣的智商水準,那他們是如何得到這麼龐大的財富,得以過這種生活的?導演要我們相信這麼笨的人可以在社會上、在事業上成功?但電影中沒有提供任何關於他們家財富來源的訊息,導演並不是故意要用這種荒唐情況來進行批判,暴露某種不公平的社會機制 — 例如財富繼承之容易與白手起家之艱難 — 是造成笨蛋也能有超級享受的原因。

廣告

因為電影的重點也不在同情窮人。就在一廂情願的騙局順利到讓觀眾要失去耐心了(誇張到完全不合裡的陷害管家劇情),電影突然來了大雨夜的驚駭轉折,轉彎之後呈現了什麼?呈現了窮人與窮人之間如此不堪的爭奪關係,刻意醜化的秘密地下室門口的鬧劇,刻意猙獰化的管家形貌,只能是對於這些窮人帶有惡意的揭露--揭露他們有多奸詐,以他們的貧窮毫不知恥地寄生在有錢人身上,並且以貧窮來合理化他們所有的狡詐行為。更不堪的,是同為寄生者之間展開的殊死鬥,完全沒有一點點同情心,更不可能有窮人之間的團結意識。他們在搶奪得以寄生在富人身上的地位,沒有一點點對於富人高高在上的反對,只有彼此之間在底層像狗咬狗般的掙扎。

貫串整部電影,不過就是以極度誇張的手法反覆顯示了:窮人很壞很敗德,有錢人很笨很無能。那這樣的電影拍給誰看?很簡單,拍給那些既不是窮人也不是有錢人的中產階級看,提供他們再好不過的娛樂,一邊嘲笑有錢人,一邊譴責窮人!

在這項企圖上,『寄生上流』完全成功了,乘著全球性保守主義浪潮,討好了中間的最大群眾,讓他們在看電影的過程中清楚地將自己和有錢人、窮人都區別開來,不只慶幸自己不是笨蛋有錢人、壞蛋窮人,而且得以將所有的問題都推給笨蛋有錢人和壞蛋窮人,看完電影時又增加了自我感覺良好的程度。

不幸的事實,說了會得罪大部分人的事實是 — 真正壞的是這樣的導演,真正笨的,是被導演牽著鼻子走的觀眾吧!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