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紅燈籠高高掛》觀後感

2020/12/27 — 14:04

資料圖片:《大紅燈籠高高掛》劇照

資料圖片:《大紅燈籠高高掛》劇照

【文:揚烊】

《大紅燈籠高高掛》真的是套非常了不起的作品。相較小說出來的效果要震撼多了。但小說本來也是優秀的,頌蓮崩壞後的意志消沉,並一沉到底,我認為很寫實。年輕的知識份子其實有點脆弱,不如毫無底線的二太太能屈能伸,也無法似是戲子的三太太放肆。固然她已經很堅強,但積極生活的勇氣也不是取之不盡的。

最為喜歡的是電影劇本對小說裏一句台詞的改編,頌蓮站在高樓俯瞰著整座大宅時,默默道:「我就是不明白,這院裏的人算個甚麼東西?像狗、像貓、像耗子,甚麼都像,就是不像人。」本來受到質問的對象,只有女人,女人活得像個甚麼東西?但電影改成人了。不愧是倪震大佬寫的劇本。對啊,關於活得不似人形這回事,該是人人有份永不落空。

廣告

原著的頌蓮自從受到打擊後,日子一沉百踩,了無生氣,大部份的時間都是在原地擺爛。但電影的頌蓮作為女知識份子,非常驕傲,又工於心計。大佬為她加了個假懷孕爭專寵的戲碼,真是神來之筆。其實是個爛俗的梗,但過於順從的角色就很無聊啊,女知識份子的不同之處該拿出來吧?儘管這份氣魄用錯地方。

後來電影與小說的走向呈現出個大分歧,擺爛的繼續擺爛,甚至更爛。絕望的頂著個被逼瘋的旗號戲弄眾人。最終頌蓮脫去那身成熟的旗袍,換回學生裝,在院子中不斷徘徊,鏡頭在虛實之間不住重疊,出現了好多好多個頌蓮,古往今來的,好多好多的,頌蓮。笑話一般週而復始,來年夏天,院子又新晉了個「頌蓮」,等待著上位者陳老爺為身為下位者的她點燈。

廣告

點燈真是個文藝的寓意,中國的審美總是如此,指尖在窗紙上打轉,害人以為將會施力捅破,其實不然。手指頭只是順著紙上紋理滑個兩寸便抽走。網上的年輕人總笑言自己被時代選中,噗,時代的動作哪有這樣遲緩?管你生於何時,管你是男是女、管你有多體面,其實都在為娼為妓,全都在爭奪「陳老爺」下放的些微權力,全都在盼著能被點燈。在「陳老爺」的「大宅」裏面,大家都活得爛透了!但始終有人一輩子不會被點燈啊,就做「陳老爺」的奴僕吧,總要有人做瑣碎事啊,不用刷廁所啊?不用把偷情的夫人扔到水井淹死啊?

可到底能怎麼辦呢?三太太給頌蓮的回覆,我認為很有智慧:「管它像甚麼,就這麼活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