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象席地而坐》:頹垣敗瓦中的一點溫柔讓我們能僅僅活得過去

2019/3/19 — 10:14

電影《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電影《大象席地而坐》劇照

一直以來都想執筆寫《大象席地而坐》(An Elephant Sitting Still),但每次提筆,又欲言又止,想起電影的片段,太痛苦。還終於在這幾天提筆了。

我覺得每個人看《大》都可以有不同的感受。我就在接近240分鐘的放映時間𥚃,完全被絕望打得落花流水,但離場時竟被溫柔的氣質包圍著。感覺像獨自走在看不到前路的嚴寒白雪中,被一雙溫暖的手牽着能僅僅能活得過去。

故事交織在四個主角之間。與學校主任發生醜聞的黃玲(王玉雯飾)、錯手殺死同學的韋布(彭昱暢飾)、被殺死同學的哥哥于城(章宇飾)、及即將被子女送進老人院的王金(李從喜)。

廣告

這四個人有著一種沒有確定性的共通點。他們都處於一種逃離狀態。是要離開這個令人窒息的城市嗎?抑或是離開破爛的生活嗎?還是逃避自己命運?說不定。但肯定的是,他們在某程度上是在逃離自己種下的果。

黃玲與主仼發生關係時,明明是可以自制,那結果可以怪罪於別人嗎?韋布弄死同學也是有必要的嗎?而于城選擇搭上好友的太太而導致好友跳樓自殺,又是別人的過錯嗎?當然,他們或多或少是大環境引發出的缺陷品。但我認為這𥚃的因果關係是藏有一種矛盾性質。

廣告

《大》𥚃很多長鏡頭都牢牢緊貼著主角們的背面,觀眾一邊跟隨着他們,一直猜想他們的心態,也同時猜想我們的將來。

電影中,韋布說了他也不明白為何會做出那樣的事,一切就像在按流程做的。這個流程是誰定下來的?按流程就不用承擔?電影內幾乎每個角色,包括一些支撐角色,都是不想負責的人。無論是王金的子女、養白色大狗的那一家人、黃玲的媽媽、主任的太太等等都是想盡辦法推卸責任。電影讓我們看盡這醜惡的人性,而在這糜爛的制度𥚃,所有都化成絕望。

說到制度,電影還是對權貴存有一種批判。電影開頭一望,韋布在主任的房間問了他一句「你怎麼知道你會活得很好?」主任沒有回答,只是將蕉皮扔在地上,然後說了一句「出去找清潔的那個進來」。在這世代𥚃,或許有權力駕馭別人的就代表前途一片汪洋。電影𥚃所有欺負別人(擁有權力的)的都是一個群體組合,而被欺負的卻是單一個體。在權力食物鏈的低下階層,所剩下的就只有孤獨。

事實盡管如此,《大》鄙視這種看法。在電影尾段,韋布再無辜地被剝削,他那同時低下層的朋友黎凱(淩正輝飾)拿著手鎗擊退壞人。「你不懂,他們怕我,很多人一輩子都做不到。」權力在手,但他的下場也只頹垣敗瓦。

雖然世界是一片絕望,導演胡波還是用最大的力氣吶喊將來或許會比我們想像中美好。電影最後一幕,幾位主角坐車去滿州里看那隻坐著不動的大象,這𥚃大概是每個人心中的烏托邦。車子在中途站停下時,一群互不相識的人踢起毽子。孤獨的人並不孤獨。到這𥚃,我的眼淚不停地落下。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