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竺鼠車車》的擬物邏輯與想像

2021/1/22 — 19:39

圖片來源:天竺鼠車車 Twitter

圖片來源:天竺鼠車車 Twitter

【文:傑廷】

近日很多人也被一輛輛有著天竺鼠外形的車車迷倒了,據聞:「小孩子才看《鬼滅之刃》,成人是看《天竺鼠車車》的!」又有聞:「一般男孩看《進擊的巨人》,真正的猛男會看《天竺鼠車車》!」不只這些「傳說」,這星期網上也開始瘋傳有關天竺鼠車車的迷因圖;在茶餘飯後你會聽到人們聊起這套每集不過幾分鐘時間的動畫變得火熱的原因;可能不久之後更會掀起一波 DIY 天竺鼠車車熱潮。

天竺鼠車車固然可愛,但筆者認為天竺鼠車車的魔性和魅力在於它把「擬物」的邏輯發揮得淋漓盡致。加上配合都市生活的日常情景,自自然然地引起都市人的共鳴,挑動觀眾對於生活的突破想像。

廣告

其實「擬物」並非甚麼新鮮的概念事物,我們在中學的中文課本裡就曾經從修辭角度認識這種邏輯。中文書上的「擬物法」一般是指把動植物或死物的屬性賦予特定人物,又或是將一種物的屬性賦予另一種物。例如:「他為了早日升官發財,不惜總日徘徊在上司身旁搖尾低吟,沒有一分人樣。」不過,平日我們用「擬人法」時經常以人為中心,為要凸顯人物的另一種物性,忽略了動植物與死物間的屬性在修辭上其實也可互換,以求達到更傳神的涵義。例如:「從北方飄來的廢氣淹沒了整個香港,令港人溺沉在烏煙瘴氣的生活環境中。」在這句子中,空氣被賦予海水的屬性,透過「擬物」的邏輯,造句者意圖表達的意思也有更豐富的層次。

在東京電視台播出動畫之前,我們何曾想像過「天竺鼠」和「車車」兩者竟然可以二合為一呢?而且「天竺鼠車車」並非徒有(羊毛製)天竺鼠的外表或車車的功能,創作者有意把兩樣完全不相干的事物的屬性組合在一起,產生有趣的比擬作用,和奇幻有趣的劇情效果。例如在第一集的大塞車情節中,塞車是大城市常見的交通景觀,而一眾天竺鼠車車們的解決方法,卻又符合了天竺鼠喜歡「跳跑」遊戲的特性。又如在第三集裡,汽車在驕陽暴曬下車廂發熱,和天竺鼠害怕貓狗等肉食動物的特性合而為一,就成為了整個故事的始源。

廣告

擬物邏輯不但令天竺鼠車車的趣怪行徑在一定程度上合乎著日常生活和自然的道理,同時也使觀眾接受甚至期待車車們展示更多意想不到的表現。例如車主不是給車車加油,而是餵牠/它一片菜葉;又例如明明角色設定是一輛車,體內竟然有著消化和排泄系統,讓被匪徒劫持了的、可憐的車車最後平安無事,更獲得殊榮。這也難怪一些網民開始對天竺鼠車車的生理結構產生興趣,為其畫了一幅內在器官圖,可見網民的想像力也被這群車車激發出來了。

最後回到動畫設定的都市語境。相比起鄉郊野外,都市空間一向被人賦予「秩序」、「理性」、「進步」的象徵意義。但同時也相對地,在都市生活的人容易受困於一成不變的生活規律,又或是為著暗伏在城市角落的危機而戰戰兢兢。規條和理性的面紗掩埋著都市人的壓抑,各種複雜的、糾纏不清的情緒蘊釀在軀體深處。《天竺鼠車車》的小故事其實也涉及到這些城市生活特質,但是動畫把它們都輕輕地處理,以造型可愛的車車和簡單卻明麗的人偶及建築,重構出充滿活力的城市空間。這使整套動畫包含著強烈的治癒力量,因此能夠在短時間內幾乎迷倒眾生。生活確實艱難,尤其在這兩年的時間,香港人積存在內的雜陳思慮想必也不少。這套動畫除了憑藉其可愛風格,提供一兩分鐘的療癒效果外,也許它另一個更值得關注的意義是提醒觀眾,在日復一日的或平淡無奇或荒謬絕倫的生活中,仍要開啟想像的思維。認知不同事物的屬性,也可以嘗試在各事物的互擬互換中激發新的可能性。或許就在某一時刻,想像的力量幫助我們走到那些未竟之地。

 

作者自我簡介:一名關心流行文化和社會議題的香港青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