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能》 — 對時間的執迷

2020/9/14 — 11:18

(劇透)

千呼萬喚的《天能》(Tenet) 終於上映,對於導演Christopher Nolan的粉絲或一般影迷來說都是盛事。

整部電影的構圖都似曾相識,打從一開場的恐怖分子挾持歌劇院橋段就與《蝙蝠俠:夜神起義》(The Dark Knight Rises) 挾持救場一幕相約,又男主角(戲中沒有名字)(John David Washington) 與拍檔Neil (Robert Pattinson) 在街上行走討論計謀的幾幕都看到《潛行凶間》(Inception) 裡Leonardo DiCaprio與Ellen Page在巴黎小街步行的影子。這些場口熟口熟面,或許欠缺新意 ,但都是附有導演深深的印記。

廣告

導演貫徹前作的主題,繼續追求利用電影去拆解「時間」—— 一種捉不到又虛無的迷思。在《潛》中,主角苦苦把記憶收藏,都是為了可以在潛意識中回到過去與妻子重聚;又或者在《星際啟示錄》(Intestellar) 中,主角透過蟲洞理論回到過去與女兒拯救地球。今次《天》亦玩回到過去的點子,不過玩法並非點到點的時空旅行,而是像錄音帶倒帶概念的時空逆轉(Inversion) 。導演對時間的執迷,亦是最引人入勝的地方。

《天》以特工片的劇情講述男主角參加「天能」計劃,利用未來人帶來逆轉時空的科技去阻止反派Sator要殲滅世界的詭計。電影集合了科學元素去解釋時空逆轉的可能性,內容提到「祖父悖論」(Grandfather Paradox)。此概念大概是關於若果有人回到過去殺掉自己的祖父,那人便不會存在過,簡單來說,就是雞與雞蛋的問題。在電影中出現的因果關係並不是一般認知的單向性,而在逆轉的時空內,有果才有因。那是否代表人有能力改變命運呢?

廣告

電影上半部份提到「catching a reverse bullet only happens because you willed it. A reverse bullet hole is only “caught” if the person handling the gun makes themselves catch or fire it」逆向子彈之所以能逆向乃是因為有人最初發射子彈才會有逆向的結果,一切的誘因是基於自由意志。但當女主角被逆向子彈射傷後,這結果令一眾主角們回到起因,試圖改變過去。正當他們看似對拯救世界獲得空前成功之時,電影當頭棒喝地告訴觀眾,其男主角及Neil的作用都是一切被安排了。Neil在戲中也有說道「What’s happened, happened」「已發生的,已發生了」,主角們逆轉到過去其實並不能改變已發生的事,只是回到過去擔任已既定的角色,順應天命。

Christopher Nolan是一名擁有高超技術的導演,毋庸置疑。劇情發展出的浩蕩動作場面非常攝人,公路上追逐的一幕戲看得觀眾握著拳頭。不過,要執行以上提過的命題並非容易事。《天》可分成兩部份,上半部分單向發展,主要交代故事的因由,下半部則逆向發展,拆解上半部發生的劇情,關係就像一張對摺的紙張。劇情的推進在下半部開始失衡,急速的節奏令故事更加難懂,達至故弄玄虛之感。到最尾的戰爭部分,涉及的人物及時序更加混沌。

觀眾可能一早已經習慣了Christopher Nolan電影中劇本上的不完善,尤其在人物描寫方面,而這也是《天》最大的缺失。在導演前作《潛》及《星》,兩個故事都有描寫到對妻子/女兒的思念情感,驅使電影的核心再推到高潮。反觀《天》,觀眾從對白中知道男主角是一個充滿自信又不會犧牲無辜性命的特務,可是,我們無法得知男主角的背景與動機,他不惜一切拯救女主角,但與她之間的關係亦未有詮釋,電影建構在如此空洞的基礎上,難怪只有冷冰冰的效果。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