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能》現象 — 未睇就話「無人文精神」

2020/10/7 — 17:01

電影《天能》(Tenet)劇照

電影《天能》(Tenet)劇照

【文:向映晴】

《天能》上映後全球票房報捷,然而筆者觀察到身邊的評論人普遍對《天能》沒什麼好評,可能是基於看過諾蘭前作的錯誤期待。如果你常看影評,不難發現受評論人喜愛的作品,通常是挑戰傳統價值觀、批判社會、表現人文關懷等等。

《Interstellar》講的是父女情,《Dunkirk》談取捨和犧牲。
而《天能》談的是……似乎不太深刻。

廣告

《天能》就是一部拍得娛樂性豐富的荷里活公式通俗電影(即類型片),並沒有刻意在劇本中添加藝評人所期望的各種人性議題。像諾蘭這麼有名又獨特的導演,拍出人文情懷薄弱的特務電影,可能挺令評論人難以接受的。

這個影評現象與票房熱賣恰成對比,讓人不禁思考:沒有深刻人文議題的還能算是好電影嗎?

廣告

筆者曾經聽過一個講法,優秀的商業電影起碼要賣座,票房就是滿足受眾娛樂需求的鐵證。滿足了最基本的娛樂需求後,就可以追求複雜深層的內容。通常能夠展現出獨特魅力的電影,都會被公認為好電影。

法國新浪潮的教父楚浮就認為一個好的電影作品,除了有豐富的故事內容,亦應該有導演專屬的電影表現技巧。他認為場面調度的執行、對演員表演的指導以及電影技術的新嘗試,都屬於作者導演的創作。把電影拍成讓觀眾記得自己,才是一個偉大的作者導演。

諾蘭拍的正是帶著強烈作者風格的荷里活類型片。他顯然掌握自己專屬的電影語言、別樹一格的敍事方法、一再探索時間主題,把握商業片的規則以及個人喜好的實驗,把兩者平衡結合。

諾蘭也曾提到舊作《Dunkirk》是一部實驗電影。《天能》很可能也提供給他一個全新的實驗場。舉個例子:買一台 747 來撞,要求演員倒唸英語,嘗試不使用後製解決時間逆向的表現。實景拍攝在現今荷里活可謂買少見少。例如漫威電影就充滿特效,演員主要在綠幕前演出,提供電影後製素材。諾蘭這種講求現場執行的製作,在科技發達的荷里活,很難不算是一場真誠的實驗。

IMAX 版訪談裡,不難看到每場戲都在挑戰場務配合、劇組調度。甚至約翰大衛華盛頓竟然要學習倒著出拳,這些全部居然都不用綠幕拍成,在依賴後製的電影工業裡只能說是奇葩,尤其是像《天能》這種充滿打鬥場面又具科幻元素的特務片。

每個類型的作品也有他的觀賞法則。正如你不會在偵探片中尋找愛情,你也很少會在愛情片期待有飛車場面。多看同一類型的電影,然後了解該類型的電影特徵,才能分辨何謂優秀。

以特務電影來說,筆者認為《天能》肯定是合格有餘。節奏明快,氣氛緊湊,畫面精彩,回收伏線的設計亦相當精巧。唯當中提及的時間邏輯,觀眾未必能夠一望而知,可能需要在二刷三刷的觀影過程中探索出更多細節,這也是諾蘭電影的雙面刃。

賞析的初心,就是享受電影。期待人文價值、領會出電影創作者在作品中追求的目標等等,這都比不上在當下享受觀影體驗重要。

想徹底享受電影,應該用適合的方法來看電影:進場之前應該把心境調整好,對自己誠實、忘記作者、評論這些外物,帶着像白紙不帶偏見的赤子之心,隨直覺感受。或者這才是最簡單直接欣賞電影的方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