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女導女演】NON《おちをつけなんせ》

2020/4/29 — 17:42

留見的婆婆突然離家住在山中,當起妖怪似的晚禮服老婆婆,少女頓感被拋棄又被周遭的人要求她長大思考將來。被迫得透不過氣來的留見,唯有靠腦中的幻想,為她安穩的高中生活帶來一場又一場小混亂,層層交疊著真實與想像,探索自己細膩的內心世界。

《おちをつけなんせ》是一場古怪的粉色百鬼行:天狗、河童、鹿神與少女在午後公園裡並肩而坐,可愛魔幻卻令人迷惑。揭開層層幻想與現實交錯的奇異風景,中心包裹著是女性面對未來的恐懼與對過去的遺憾。

高三女生拒絕填寫升學或就業意向書,高呼要成為妖怪;老婆婆搬入深山老房子,穿著可愛晚禮服渡日,成為猶如妖怪一般的存在。這兩個女人逃避著同一件事——成為社會期望中女性的形象。留見站在踏入社會前最後一級階梯上,不想在成為隨處可見的「打工仔」或「大學生」中二擇其中,這一刻她只想做自己。同樣,她外婆不想再當普通的老婆婆,逃離家庭住入深山,擁抱自己捨棄多年的少女心,當個超齡美少女。只是身為女性,這個世界能容許她們做自己嗎?

廣告

社會總傾向把人塑造成某一種標準而簡化的典型,當女性有著某一種身份,仿佛她的外表性格也應該要合乎某些預期才夠人模人樣:「女學生」要青春朝氣、「妻子」要溫良謙恭、「母親」要甘於犧牲、「老婆婆」要沒有欲望。誰偏離了這些身份賦與的模樣,誰成為別人眼中的怪胎。但留見與婆婆,偏偏不想落入這些沉悶的分類,成為別人眼中的正常卻一式一樣的人。那只好當妖怪了,留見說。

一手包辦《おちをつけなんせ》導演、編劇、美術、音樂、服裝和主演的NON,本人的演藝生涯也偏離日本藝能界對一個女演員的預期。

廣告

本名能年玲奈的NON,曾經是日本演藝界的超新星。2013年主演宮滕官九郎編劇的晨間劇《小海女》,平地一聲雷成為日本國民心目中最喜愛女星,當時她才不過20歲。但她後來並沒有踏上一線女優預定好的康莊大道。她因計劃獨立發展而遭當時經紀公司冷藏及封殺,2014年後無緣演出任何主流電視電影至今,甚至在2016年合約完結後不能再用本名從事演藝工作。但她也沒有順著劇本乖乖消失,上不了電視便活躍在Instagram和Twitter,不能演戲便唱歌、作曲、配音,不能演電視劇便演LINE的短劇,主流電影不再找她,她便為YouTube Japan Originals合作這個形式先行的計劃:他們邀請她作創自己首部導演作品,並以此作題材拍攝一連十集紀錄片《I AM NON》。

沒有票房壓力,沒有一本正經的敘事,沒有買票的觀眾,沒有漆黑影院和大銀幕,那這部作品還算不算電影?或者說,這部作品並不需要成為別人眼中的「電影」。正如飾演婆婆的桃井薰在《I AM NON》裡不斷重申:如果NON單純重複前人的做法或假借別人之手,造出漂亮但不屬於自己的東西,這是沒有意義的。

結果,NON也沒有成為「天才少女導演」。《おちをつけなんせ》拒絕那些唾手可得的做法和成果,一心一意去呈現自己作為女性那些難以言喻的複雜感受。電影敘事不是很成熟,故事不算很完整,手法有時令人迷惑卻有趣,美術出色但手工感很重,就像一場屬於女演員一個人的文化祭。這是一部讓你不知該如何期待與定義的電影,但又有何不可?

不想為滿足別人的期望而活,不想落入那些沉悶的框框,那當隻快樂的妖怪也不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