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她一言驚醒本土文化的可悲:文明能壓碎,情懷仍不衰?

2020/10/14 — 11:42

林鄭圖片:深圳衛視截圖

林鄭圖片:深圳衛視截圖

【文:史東錫】

林鄭:「香港近年出現一股風氣,就係過份強調本土文化,而且有一啲排斥內地、內地人,但我覺得呢啲都係少部分人。」(深圳衛視訪問)

網民相繼評擊及揶揄林鄭的言論及指「排斥內地人」一說簡直是多餘,嘲笑這就是賣港言論。但是,除了以上受政治取向誘發的言論之外,我必須贊同她所說:「近年過份強調本土文化」,再仔細一看,這不是很可悲嗎?香港本土文化從何說起?香港本土文化從何時沒落?本土文化為何要反送中後才「過份鼓吹」?難不成以往的香港人都忘記什麼是本土文化嗎?這是一個明顯的悲哀。

廣告

香港人共同體的內在:難以說得清本土文化

當我對香港研究稍有興趣之際,我更見香港人對香港的本土文化認知不高,即使知道,也沒有意圖推廣。要談學術界繼續專注香港研究的確實是寥寥可數。「文化」作為軟實力的至關重命,可以摧毀舊有的文化建立新的社會,從文化手段滲透意識形態瓦解香港共同體。近年熱議的定必是「廣東話作為母語」、「I want you 廣東歌」本地音樂創作,又或談及「香港文學」,社會聲音總是:「讀嚟做咩,咪又係乞食?」更莫說本土的文化及創意產業一直被權勢打壓。麥曦茵指本地年輕導演、電影製作不是沒有水準,只是沒有足夠的關注度,也沒有本地的資本。最近,香港歷史博物館閉關再重新編寫他們的香港歷史,到底香港的文化是什麼的一個面貌?

廣告

記憶力作為文化的溫床

許多香港文化及歷史研究都是靠著以往的那一代通過口述、照片等形式再次描繪香港的本土特色,這可以說明通過記憶,可以把記憶寫成歷史,寫成文化紀錄片,但誰又珍而重之?當規模較小的本土電影、本土音樂製作不能依靠資本時,他們基本上難以成為主流,諷刺的是他們就是在狹縫中把記憶寫成紀錄。2019 年,大眾媒體不斷湧現「本土」字眼,強調本地的語言文化、音樂文化、社群回憶,這是樂見的,可經過一年後,我們似乎只能夠推舉《幻愛》、《叔叔》、《金都》,網絡專頁:包括一些歷史照片、檔案及口語文化。而往往這些專頁的關注度不及生活旅遊的博客來得張揚。是我們避而不談,還是本土文化一文不值?

殖民時期的高度不干預政策與回歸後的文化政策操控

香港的文化政策自港英時期起已經有所訂立,當時並沒有高度的規範,起初限制 High arts 只開放予上流社會。後期高度不干預政策開發了本地文化的自由與生產,文藝創作、報刊百花齊放,甚至乎本土電影敢於構想,最印象深刻不能不提鄭裕玲在電影中談及回歸後可能遇見的悲哀吧?及至回歸後很明顯可以看見本港的電影文化漸漸不得不跟內地「合拍」,文化產業面臨內容審查,甚至乎許多舊建築如囍帖街被銳意改建,數之不盡的舊文化一一被改頭換面。觀乎最近的西九文化中心,面臨高層不斷離職,藝術表演高度審查,到底多少用於推廣本地文化?

無法避開操控 必須自我擁護

上文並非在批評哪一個香港人做得不夠好,而我們確實處於被動的位置,但要細數本土文化還在努力的人,我們還有許多途徑可以舉起雨傘,一起的撐:關於本地的書店、本地音樂人、小型文藝公演,甚至乎自發對香港研究打開認知的大門,不要害怕寫,將你的記憶留在檔案中,這是歷史能保存之所在。

在此為繼續保存香港歷史及文化的 Wai Tse 致敬,最近他與世長辭,作為 FB 專頁《歷史時空》的版主盡心盡力。如果香港人能自發對香港本土文化開滿花:文明能壓碎,情懷仍不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