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情感也可以極簡 —《無痛斷捨離》

2020/5/5 — 14:28

電影《無痛斷捨離》(Happy Old Year)劇照

電影《無痛斷捨離》(Happy Old Year)劇照

斷捨離……感覺這不僅是一種生活態度,也是個很大的人生課題。小至整理書桌衣櫃、大至整理家居舊物,更大的是整理人與人之間的每段關係……所有捨棄的過程,好像也連繫到自己如何對待自己、別人,還有一整個生命。人是感情動物,生活也許可以極簡,情感呢?情感也可以極簡嗎?這是我看完《無痛斷捨離》,腦海裏一直思考的問題。

想起當我選擇斷捨離的一刻,有時候是認為自己已掙扎夠了,心情能接受,或已事過境遷,才能鼓起勇氣決定捨棄些什麼。可能覺得那些舊物是我情感的儲存空間吧,它們都曾是我療傷的堡壘。捨棄的一刻不是抱著扔掉東西才能 move on 的心態,而是覺得可以 move on 了,感情不需要再找舊物寄託,便灑脫點扔掉舊物。那時的斷捨離像一種儀式,一種送別過去的儀式。

也有過決定狠狠扔掉一切的時間。看到曾經收到的禮物,完全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只有一種想把這個人和所有東西在我人生中全部消除的強烈感覺。那時候甚至認為愛過這個人,是我人生中的一個污點。這個斷捨離的瞬間,我好像沒有一點掙扎。或許說,徘徊在愛與不愛之間,已掙扎夠了。

廣告

如果情感可以極簡,我想,這必須要經過練習與成長,才能做到吧。適時分享,適時釋放,不要過度儲存、堆積、壓抑、忽略和寄託自己的情感。「我為何該為其他人的感覺負責?」、「我得靠自己 move on 啊」「人,也是自私的,只記得想記的事情。」其實男女主角說得也有道理。只是,「當真正愛過一個人,就會知道說時容易,做時難。」戀舊有時是一種折磨自己的過程,那種情感寄託彷彿是死的,沒有一點活力。斷捨離的第一步,是要設定目標,尋找靈感。但真正知道自己想怎樣的又有幾人呢?年少時,不懂成熟處理一段關係,以為不愛了,就離開吧,對對方從此不聞不問,把所有舊物狠狠扔掉,像《藍色大門》的林月珍一樣,燒掉關於那個人的日記。沒有真正問過自己這樣好嗎?或者是覺得,不愛了,就要快點 move on 啊,情緒和感受都還沒處理好,直接儲存在以往的舊物裏。事後某個深夜記憶來襲,忽然變得懊悔,也說不出為何覺得難受。這樣的人生真有點狼狽啊。

昨日和朋友聊天,說起放下。我說,想好好放下一個人或一段關係,很難。她說,有些人,大概一輩子都會放不下,只是看自己如何轉化對那個人的情緒和感覺。我想,她說的放不下,可能是和他一起的每個大大小小的回憶,曾經美好的關係、和回望過去時自己曾造就的一些遺憾。我曾覺得,對一些仍然想念的舊人,不打擾便是對大家最好的祝福。可是現在的我,想努力不把現在變成有遺憾的過去。如果對於過去,我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也只是想要維持人與人之間那種關懷和相遇的難得,不管是以什麼樣的身份。那麼,努力學習將自己的感受轉化,把重要的 20% 留在自己的生命裏,似乎也是個邁向將情感極簡的方法?

廣告

卡繆說:「你生命是你所有選擇的結果。」生命未到盡頭,不曉得最後會有怎麼樣的結果。可是現在每走一步,都是取決於我自己。多嘗試了解自己,也許每次都能作一個更好的選擇。不想人生有太多雜事雜物,就趁問題變得複雜之前,選擇速戰速決;不想人生有太多遺憾,就經常撫心自問,我是一個怎樣的人,我想做一個怎樣的選擇。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