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如果第四波疫情來襲】手作市集停辦,又豈止少了一個購物勝地與打卡位?

2020/11/21 — 16:18

Trial and Error Lab 製圖

Trial and Error Lab 製圖

【文:Gi;圖:LIFE MART】

唔準諗即答:你今年去了多少個手作市集?

一個?三個?因為疫情而無去過??

廣告

市集,對手作工藝師而言,是展示作品、與客人交流以及實體銷售的舞台;對顧客來說,則是認識本土品牌、購買獨特手作產品、打卡與閒逛的平台。而對 Trial and Error Lab 管理員如我,遊走市集更是最喜歡的工作之一,既能觀察文創界別趨勢,又能認識新品牌新工藝,還可探訪有份擺檔的實驗室伙伴(Fellow)。

可惜自去年中旬,因着疫情及種種原因,大部分手作市集都得取消;直至最近兩三個月疫情緩和,手作市集才漸見復甦;手作人與文青亦終能在現實世界 connect。究竟手作市集的搞手,如何令客人放心遊逛?怎樣推動入場人次?若第四波疫情來襲,手作市集又會無限延期嗎?而身為本土文創的支持者,疫情下又如何支持艱苦經營的手作工藝師?

廣告

文惠龍 Biran(右)與夏競業(左),三年多前投身市集搞手行列。

文惠龍 Biran(右)與夏競業(左),三年多前投身市集搞手行列。

疫情下:停辦市集大半年失收入

本業為中學教師的 Brian(文惠龍),全職跟拍檔夏競業舉辦手作市集「LIFE MART」已三年多。 Brian 說當初被手作市集的蓬勃所吸引,「2012 至 2014 那幾年,工廈、小店、九龍城書節、JCCAC 等地都辦很多市集,給這城市一番新鮮、活力之感。」 他加入時正是市集走向普及、大眾化的時候:「我想為本地市集加入新元素,令文創業界有更大發展。」他口中的新元素,包括主題市集、邀請插畫師及店舖合作等,並開發不同地方舉行,漸漸讓「LIFE MART」為人熟悉。

直至 2019 年下旬,他們卻經歷本地手作市集首個寒冬:「2019 年 6 月打後,我們主動停辦市集,因當時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而至 2020 年 2 月疫症爆發, Brian 坦言影響更大:「場地既不開放,客人也不逛市集,我們急急取消三、四個市集,然後就一直停辦。」故此今年上半年,他跟不少手作工藝師一樣,只倚靠積蓄生活,但我們更需要支付市集固定開支如倉存租金,真箇足襟見肘。連我工餘做的插畫、文字創作、乾花花藝作品也乏人問津。」

幸好,入秋後,手作界別迎來一線曙光。

最近的市集,漸見人龍。

最近的市集,漸見人龍。

今年秋天:業界見小陽春,新品牌新工藝湧現

9 月中第三波疫情過後,疫症漸漸受控,「大家習慣了戴口罩、量度體溫及洗手,逛街、去市集的信心大增;於是我們重辦市集,並做好防疫措施。」但他觀察到,人們在市集的消費模式,跟過往略略不同:「失業率高企,客人消費審慎了;但願意來市集的,都是支持本地工藝的有心人。」

是故他跟拍檔競業,由 10 月開始,幾乎每個週末都舉辦不同主題的「LIFE MART」市集,希望擺檔的手作工藝師「密密賺」,積殼防饑。競業亦指出,因今年大半年沒有市集,9月打後報名參與市集的手作人大為踴躍,工藝種類也更多元化,「從前市集只集中於布藝、皮革、木工、書法、插畫等,最近報名者有六成是新品牌,也出現少見的噴漆、Laser Cut、3D 打印等工藝;對客人來說,一定多了新鮮感。」對文創界來說,更帶來久違的新氣象。

故此在 10 月份的市集,競業就曾錄得超過一萬入場人次:「應該是大家都『餓』了很久,太想逛市集了。」 雖然檔主的營業額或許追不上疫症前,但競業與 Brian 都會花盡心思構想新點子,務求帶旺氣氛及人流。「例如早前大家不太開心,10 月 1 至 2 日那次市集就以『負能量』為題,並舉辦『負能量運動會』、『療心空間』等創意活動,希望人們來市集不止消費,也能釋放負能量。而 11 月尾的《分手展覽 3.0》市集,在『分手展覽』之外,更在兩個地方同步進行,讓不同活動連貫兩邊,務求打破市集場地的限制。」競業補充。

Brian(左一):「這一年市集取消又好、沒收入也好,身為搞手都得接受。」

Brian(左一):「這一年市集取消又好、沒收入也好,身為搞手都得接受。」

若第四波疫情來襲:手作人作更嘗試

第四波疫情或會來襲,跟香港所有人一樣,他們大感無奈,卻不失盼望。Brian 說:「這一年我們已學會隨機應變。所有事情快來快去,市集取消又好、沒收入也好,都要接受;畢竟人命總比賺錢總要。」

競業則表示,一天未停辦市集,一天都會跟手作工藝師共同進退:「我們最近就免去一些長者、NGO 檔主的場租,也邀請學生到來觀摩及參與展覽;希望為社會帶來不同的可能性,連結更多人明白工藝的意義。」

Brian 認為要是實體市集再次取消,暫不會考慮改為網上市集;而身為手作人,他建議品牌要嘗試用其他方法來吸引客人,「例如在社交媒體做 Live 互動直播,同時搞好網店等。但這些都非一朝一夕,客人要點點滴滴地累積。」曾當教師的他,也鼓勵可多教授工作坊:「小班教學既不受限於限聚令,又能賺點收入。」而最重要的,是要讓手作工藝的價值承傳。

或許我們更要思考的是,香港要是因種種因素停辦手作市集,意義不單在於少了一個逛街、打卡的地方;更有可能是一個城市的本土手作工藝,走向枯竭的象徵。

( 11 月 28 至 29 日,Trial and Error Lab 將會在集市集與展覽一身的「香港插畫及文創展」擺檔,到時一起來支持本地文創的朋友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