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姜濤宣言」與「熊仔頭宣言」的時代意義

2021/4/26 — 21:11

姜濤(CHILL CLUB推介榜 年度推介20/21,ViuTV)

姜濤(CHILL CLUB推介榜 年度推介20/21,ViuTV)

上星期,香港流行文化界發生兩件大事,其一是 ViuTV 的流行音樂頒獎典禮其二則是香港 YouTube 界的「四台聯播」

姜濤於頒獎禮「香港歌手一定會再次變成亞洲第一」的「姜濤宣言」,將會成為歷年頒獎禮的經典畫面之一,甚至遠勝當年「廚房宣言」、「頒獎禮宣布結婚」等所謂經典畫面。

同一星期,YouTuber 熊仔頭亦發表「同全世界打都有得打」的宣言。兩項宣言,展現香港流行文化全面復興的「志氣」。

廣告

正如 Mirror《Warrior》林若寧的歌詞所述,香港的流行文化,正「浩浩蕩蕩迎來另一新世紀」 。

1. 「浩浩蕩蕩迎來另一新世紀」

廣告

ViuTV 的頒獎典禮,是首個以全民投票為依歸的頒獎禮。YouTube 四台聯播,亦是需要就觀眾於直播的即時反應,調整節目內容及流程表。

香港媒體於這個新時代,開始懂得由觀眾主導。

ViuTV 等電視台,不再是與其他電視台比拼,而是要與 YouTube、Netflix、HBO 等等網媒、串流平台等等全世界的媒體比拼。與其說掀起新一波「電視大戰」,不如說是「電視網絡大混戰」。香港流行文化產業,的確不再只與香港比較,而是要與全亞洲、全世界比。

2. 「香港電影難以復興,點解樂壇、YouTube 界就得?」

流行音樂、網絡短片的製作模式、發佈平台都與電影不同。

流行音樂、網絡短片的成本相對較低,可以減少對大中華市場的依賴,因此題材上可以減少掣肘。電影方面,即使是愛情片如《幻愛》,製作成本亦需要六百萬元,基於院線分成、宣傳費用等等,票房需要比製作成本多一倍才能回本,因此單靠本地市場實在難以生存。

發佈方式方面,電影需要於大銀幕播放,而院線多由大財團掌控,稍有政治敏感題材,亦會被拒絕上映。即使是相對開明的高先電影院,亦礙於政治壓力不得不將《理大圍城》下架。由於電影的音響、美學本來就是設計給大銀幕,如果只可以在手機、電視上觀看,將會大大失色,甚至變了另一品種的作品。相反,流行音樂及網絡短片的製作成本相對較低,發佈方式亦更具彈性,因互聯網的存在,難以被院線等大型公司控制。

電影大多數是群體創作,即使導演一人無懼政治打壓敢拍敏感題材,亦未必招攬到一樣勇敢的監製、編劇、演員、攝影、配樂、美術、場務等等人員。相反,很多歌曲,卻可以一手包辦,林家謙兼任曲、詞、編、監的《一人之境》便是例子

3. 國家不幸詩家幸

由於流行音樂、網絡短片創作較少掣肘,如今的政治低氣壓,反而更能激發題材的創意。

流行音樂及網絡短片創作時的匿名性,保護創作者免受政治打壓,譬如填詞人「何方」至今身分仍然成謎(有說是林夕化名),網絡創作者「熊仔頭」亦至今未讓公眾見其廬山真面目。

經過 2019 年的抗爭,每一個香港人對自己存在的意義、身處現實中的痛楚、流離感與失落感,由從前近於無病呻吟,變成切膚之痛般的切身體會,香港流行音樂的創作題材由大多風花雪月、男女情愛,發展到越來越多有關政治、宗教、文學、哲學等題材,涉獵到人生、人性、民族性、歷史的探討。

網絡短片,亦以短劇、荒謬劇、偽紀錄片等形式,突出政府和社會的荒謬。政府倒行逆施、社會荒誕不經,提供了大量題材靈感給網絡人創作。

政治的抑壓無法抒發,流行音樂、網絡文化將會成為香港民族尋找共同身份的寄托。

4. 「同全亞洲、全世界鬥?會唔會自視過高?」

沒錯,今日香港流行音樂、網絡文化無論是題材廣度與內容深度,均遠遠不及日本、韓國、台灣。

可是作為第一步,香港音樂可以先將香港本土聽眾爭取回來。香港人始終要欣賞本土創作,同聲同氣才有共鳴。香港人作為命運共同體,唯有香港的音樂、香港的語言 才可以道出香港人共同的痛,繼而給予力量。正如何桂藍亦言,盧瀚霆的《一所懸命》、姜濤的《蒙著嘴說愛你》與柳應廷的《物語》三部曲,給予他力量。

成功奪回香港本土的聽眾、打穩根基之後,我始終相信,有質素、有靈魂的作品,透過網絡這個世界性的公開平台,自然可以吸引其他地區的受眾,不同於以前,需要當地電視台大力宣傳才可進軍其他國家。

另外,廣東話亦不會成為衝出亞洲、面向世界的障礙。全球以粵語為母語人口達 1.2 億,而全球以韓語為母語的人口只有七千多萬,韓語流行文化一樣可以風行各地,更吸引其他國家的民眾主動學習韓語。當然,韓國的練習生制度香港不可比擬,但明顯問題不在於其語言。

5. 「新的古蹟新的史詩不設定義」

正如《Warrior》歌詞另一句「新的古蹟新的史詩不設定義」,所謂古蹟、史詩,在當年創作時亦是全新的作品,不用完全依從舊規則、舊框架。

香港是否需要複製韓國的練習生制度、或者過去張國榮、四大天王年代的成功要素方可重新振興?我看未必,香港的流行音樂、網絡文化產業未必需要與其他國家一模一樣的制度,也有可能可以培養出有獨特性格、個性的明星。

姜濤《Master Class》中,黃偉文的歌詞有云「能否將星系換過,呆板的請讓座」。香港娛樂、流行文化正有如星系轉移,舊一套成功方法未必完全適用。

當然,舊一代值得保留的地方仍要學習。因此,新一代「求以大師加新血的總和,去煉取將精髓都兼容的我」香港年輕一代,將會繼往開來,再創高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