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字裡人間》:塵世茫茫大海,一葉屬於理想的扁舟

2021/3/31 — 12:28

資料圖片:《字裡人間》劇照

資料圖片:《字裡人間》劇照

時代流行語言偽術,又有誰願意看辭典,查明字詞的原初意義?偏偏一部講辭典的電影,在2013年上映時,全港幾乎場場爆滿,打動活在虛構世代的你我。戲中人專心致志做好一件事,在五光十色眼花撩亂的世界,令人羡慕。

日本文學家三浦紫苑,原著《舟を編む》,2013年改編成電影上映,港譯《字裡人間》。譯名遠勝中台,道出戲中精髓,不失典雅。

《字裡人間》講的,是聽起來都老套的事。出版社決定編纂新辭典,調請新人幫忙,主角馬締光也,不擅言詞,卻沉迷文字。戲中長達十五年的編修,恰恰連繫了他的成長。

廣告

由現代明亮的辦公室,搬進旁邊陳舊建築,主角遇見同事西岡,本來和他性格不合。西岡為人輕佻,擅於社交,正是主角相反,主角埋首書堆,西岡連連吐苦,不堪沉悶。

廣告

《字裡人間》告訴我們,人不能只是一座孤島,許多事,都必須群策群力。就像主角不堪工作壓力,孤軍作戰,房東竹婆對主角說,要和其他人合作,正因不了解,才要溝通。編輯辭典,了解字詞,不是為了世人溝通嗎?主角因而鼓起勇氣,再生疏,也要對話,成為辭典成事的核心。

「辭海無涯,辭典則是一葉扁舟,人類乘在上頭在海上漂泊,尋找能夠傳達心意的語詞。而為那些想要度過汪洋、與人連結羈絆的辭典,就是《大渡海》。」

新辭典名之為《大渡海》,監修松本朋佑說出這句對白,成為詮釋戲中深意的關鍵。由主角一聲招呼開始,西岡也受他影響,為了能夠編纂辭典,連調職亦在所不惜。

同時,主角透過收拾詞海字句,學懂表達。他遇上房東搬來住的孫女,一見鍾情。木獨,卻細心聆聽,她的工作和專注,廚師的夢想,辭典的不合潮流,天作之合。

「喜歡上一個人,無論是夢是醒,腦海中都縈繞著對方的身影,無心做任何事,煩惱苦悶的心理狀態,則欣喜如狂,如直沖九霄。」

同事特意安排主角,為「戀慕」寫下詞義。字裡人間,正如西岡寫「老套」,呼應人生。例句乃,借醉向愛人求婚,老套死了。電影溫情中見幽默,連辭典彷彿也增添趣味。

語言文字,乃人類社會賴以維生的工具。一字一詞的界定、命名,我們既是賦予者,亦在選擇字詞,和別人溝通時,詮釋自我。主角的「戀慕」情書,正是最佳例子。

戲中主角兩次夢見大海,象徵力不從心。第一次,是他剛入職不久,大海浮現字條,怎麼撈都撈不完,這是「理」的執著。語言世界,生生不息,以有涯追無涯之苦。

第二次夢境,卻是主角當初欠缺的「情」。監修身患癌症,為了盡快出版,拼命追趕,由理至情,我們以為遠離塵世的辭典,經由主角的成長故事,竟是如此貼近生命。

因為有情,連編輯辭典,竟也熱血浪漫。眾人為了如期出版,連日睡在編輯部OT,明明是極平實的畫面,卻能夠感動我們。浪漫不一定荷里活,也不止局限於愛情而已。

回到電影名字,台譯《宅男的戀愛字典》,失去戲中真意,還是《字裡人間》好多了。在塵世這茫茫大海,一葉屬於理想的扁舟,每個我們使用的字詞,背後都有人間溫暖的堅持。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