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孤城淚》當武力抗爭變得別無他選

2020/6/15 — 15:02

《孤城淚》劇照

《孤城淚》劇照

暴力不是解決問題的最佳方法,因為會帶來仇恨,會衍生更多的暴力,但有時候,暴力抗爭是被迫出來,亦代表社會病入膏肓。或許從某方開始使用暴力那一刻,就注定會走上悲壯的結局。

以 2005 年法國騷亂為藍本的法國電影《孤城淚》(Les Miserables)早前獲得金球獎最佳外語片提名和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國際影片提名,但最後均被南韓的強敵《上流寄生族》擊敗。電影最近竟然可以在香港上映,香港觀眾必定會被戲中的警暴劇情牽動情緒,但比起警暴問題,《孤城淚》更想探討的是法國貧民區的貧窮、種族、階級等問題。

故事很簡單,講述三名在「巴黎危險禁區」Montfermeil 執勸的警員在調查案件的時候,「意外地」向一名黑人少年 Issa 發射防暴彈,差點殺害了他。隨後,三名警員慌忙地尋找一部拍攝到案發過程的無人機,打算毀屍滅跡……結局十分震撼,拿著汽油彈的少年 Issa 就像《猿人爭霸戰》的首領 Caesar,被迫走上了勇武抗爭的絕路,而他根本就別無他擇。

廣告

電影的開端與往後的劇情發展是一個非常諷刺的對比,起初講述法國贏得足球比賽,不分種族舉國歡騰,隨後跳到講述 Montfermeil 這個龍蛇混雜的有色人種貧民區,黃賭毒黑幫什麼問題都有,連警察都難以入去巡邏,這是一個白人制度壓迫黑人的社區。

三位主角警察各有特色,一位是白人隊長,濫權黑警的代表,與黑道混得太熟,處事手法都與黑道無異,認為自己的利益高於人命和法律;第二位是在貧民區長大的黑人警員,諷刺的是,向黑人少年開槍的就是他;最後一位是從其他區調過來白人警員,具正義感,但始終不敢推翻上司,只嘗試尋找黑警與白警的平衡點。

廣告

電影花了大量時間去描寫 Montfermeil 的社區生態,年輕人無所事事,成年人從事基層工作,犯罪率高,看不到有任何希望。黑幫、教會、警隊各勢力取得了巧妙的平衡,但警察一次犯錯,打亂了這個社區的假和諧,引爆深層次矛盾。白人主導的警隊代表建制對黑人的壓迫,種族共融可能只出現在足球場上,沒有人替少年 Issa 討回公道,就算他找傳媒爆料,我相信社會也未必會相信這個童黨少年的說話,所以白人黑警起初才肆無忌憚作惡,少年們的悲壯抗爭也是必然發展。

電影大部份時間都是平實地敘事,但偶爾也會有突然的爆發點,而結局將悲劇氣氛推至最高位,讓觀眾覺得胸悶吸不到氣。警暴和騷亂問題都只是社會核心問題的下游,要真正解決法國社會的問題、防止悲劇再出現,只能從上游入手,但與《上流寄生族》一樣,觀眾看不到有任何曙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