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完全變態》越變越怪的時代

2019/6/18 — 9:46

《完全變態》劇照
Credit: 中英劇團 Chung Ying Theatre Company Facebook 專頁

《完全變態》劇照
Credit: 中英劇團 Chung Ying Theatre Company Facebook 專頁

中文「變態」一詞,有幾種解釋。網上英漢/漢英字典便列出: metamorphosis 、 abnormal 、 anomalous 、 perverted (slang) 等。

古代中華本身,已用「變態」指形態變異。《辭源》解釋為「事物形態的變化」,並引荀子君道:「故君子恭而不難,敬而不鞏,貧窮而不約,富貴而不驕,竝遇變態而不窮,審之禮也。」又引晉書藝術傳論:「然而詭託近於妖妄,迂誕難可根源,法術紛以多端,變態諒非一緒。」

現在流行俗語說的「變態」,常指性變態,下流墮落,怪胎。很多女子用來罵人,尤其罵男人。據說這種用法源自日本,自從百多年前翻譯歐洲《性精神病態》一書,就有了「變態性慾」一詞,然後日本動漫甚多賣弄色情變態。

廣告

「變態」的生物學解釋很重要,例如昆蟲由卵、幼蟲、蛹而至成蟲,形態變化很大。人由胚胎、嬰兒、成年而至衰老,化灰,形態也不斷演變。

現代文學方面,卡夫卡中篇小說《變形記》(原著德文,英譯 The Metamorphosis)很經典,描寫男主角一朝醒來,發現自己變成大甲蟲。早在二千多年前,莊子夢見自己變為蝴蝶,醒來想到自己是否蝴蝶夢中變出呢?比卡夫卡古典得多,更具哲思。

廣告

上月,「中英劇團」在葵青劇院黑盒劇場演出《完全變態》,到底是哪種變態呢?英文劇名 Metro-morphosis ,我不知應該怎樣中譯,從演出看來,雖然間中涉及食色與排洩物,但主體顯然不是「性變態」,靈感大概來自卡夫卡《變形記》,兼有大都市生活形態的其他怪現象。

這是個半小時的實驗小品,由「中英」六位新演員陳琳欣、朱勇、梁仲恆、劉雨寧、白清瑩、袁浩楊編作演出,盧智燊導演。我的觀感是新秀試練,談不上精采傑出,但也有奇思妙想,還活用半抽象形式,以及舞蹈式形體動作,做到生動而不沉悶。

《完全變態》由幾段插曲交織而成。屢次出現的是一個男子入門「面試」,一個女子接待,入門者由青年、中年到老年,總是缺少了某些必需的「資格」。為何面試?什麼資格?都沒有交代,總之這男子一次一次都無法加入或取錄,非常無奈但永不心息,形成荒謬而又現實的諷刺。人生往往如此,當你努力取得某種條件資格後,又會有新的條件把你DQ,始終不合資格。

另一妙趣插曲是科幻。人腦戴頭盔接上很多電線,黐了線,請師傅上門修理,這師傅是市井麻甩佬,八卦講笑。終於發現他原來不是人,只是機械人,妙在比那個黐線人更有人味。

壓軸戲是人變蟑螂曱甴,新丁難以適應污糟、雜交、食屎,能否習慣成自然呢?此外,這小劇場作品一頭一尾都是「網中人」,掙扎脫網後仍要重投網中。

作為新秀小品,《完全變態》不俗。但當然不可能「完全」呈現變態的各種情況,只能作出某些諷喻。事實上,這個大題目變幻無窮,當可不斷找尋新舊材料自由發揮。亦可針對性變態,作出大膽探討。

看後想到,當今世界簡直越變態越吃香,越正常越左右為難。出位「狂人」當上美國總統,真是狂態百出。球壇亦多「狂人」和「魔獸」。荷里活電影王國盛產變種、變形的奇俠與狂魔,所謂超級英雄都不是正常人,若非天外超人,就是與蜘蛛、蝙蝠、蟻、狼或神仙有關的傢伙。基因改造人,機械人,生化人、外星異形等等,層出不窮,吸引到很多人捧場,可見很多人不想做凡人,希望形態千變萬化。因此,人變昆蟲、蟑螂,未必可怕。

其實喜歡變形的潮流,自古已有。白娘子是蛇精想變人,孫悟空是有七十二變的馬騮精。現在還可以男變女,女變男,真是「變態」新時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