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願叫天蠍座旅行」的密碼

「其實寫歌最有趣嘅地方,同暴露有關,你可以決定暴露幾多、幾少。當我有啲價值觀、態度好想表明嘅時候,我寫得好白,但係,當有一些嘢我只想同知音人、識貨者分享,我會用一啲神秘、奇怪嘅寫法。如果解得通嘅人,我諗就可以同佢做朋友。」這是2012年黃偉文在「 CONCERT YY 黃偉文作品展」中的名言。

Dear Jane 新歌《人類不宜飛行》中,不少人都對黃偉文詞中一句「宏願叫天蠍座旅行」感好奇。其實,這作品也應算作黃偉文又一次的對自己價值觀和態度的編碼。

星座命盤 無關宏願

黃偉文一貫喜將不同作品串連,所以有人認為這曲跟《可惜我是水瓶座》、《無人知道雙子座》、《難道喜歡處女座》同屬「星座系列」。也看過一篇解構這歌詞的文章說天蠍座最不具備衝動的浪漫,所以不會旅行。然而這些說法並不像是填詞人的本意。首先,黃偉文的確有「星座系列」,但他同時極富文思,敏銳的讀者也應可留意到上面三首歌名皆同出一轍,非常工整。雖說黃偉文一些系列中的作品標題並非一致,如「男人四部曲」—《葡萄成熟時》、《人車誌》、《沙龍》、《陀飛輪》,但彼此間仍有一個清楚不過的主題串聯起來。《人類不宜飛行》的內容除了一句歌詞出現了「天蠍座」外,填詞人並無再鋪排任何星座元素,歌曲亦不如同一系列其他作品般以星座命盤寫人的百態。黃偉文之意並不在此。

到底甚麼叫「宏願叫天蠍座旅行」?要解碼,還得先回看 MV。女主角甫出場手持一本書,名為《人類不宜飛行》,乃是台灣作家成英姝的名作,筆下故事一開始就是一場驚心動魄的墜機過程,作者劈頭便道出一個悲觀的想法:因為地心引力的關係,這就是人一出生便開始走下坡的原因。全書一個個故事互相交織,對性別和慾望強烈質疑,例如一個角色由男變女四年之後,突然發現自己應該是男性。全書的各角色,都有拼了命卻無法改變現實的痛苦。

成英姝正是天蠍座,真實世界裏的命途也非常坎坷,父親、妺妹、男友相繼病逝,也許是要將心中鬱結奮力排遣,她的筆下的情節暴烈、荒誕,人稱文壇「黑色女王」。

更多密碼 一音各解

相信有讀者已經悟到 Dear Jane 《人類不宜飛行》中「如飛往她的星雲 能燒毁你肉身」的意思。這是很間接的比喻,正是描寫由男轉女的掙扎。歌中稍後部分的歌詞也可看出很曲折地影射性小眾的端倪,像「如她要百載修行 才得一秒動心」,就很有《露絲瑪莉》講同性戀的味道,黃偉文當年寫道:「如果她這樣動人 何以不可以對她一見動心」。《人類不宜飛行》中的三個「永遠」也是填詞人的一種表態,不過就此打住,讓大家猜猜。

走筆至此,應該有人要大罵:「你咪扮學者啦,聽歌就聽歌啦,都唔知你噏乜!」請稍安無燥。眾所周知,黃偉文的歌詞,縱解讀不同,竟全也解得通,橫看成嶺側成峰,這是他最擅長的地方。很多這有隱喻的作品,也給包裝成「大路」情歌派台,如《有人喜歡藍》、《失樂園》、《男孩像你》、《命硬》等,一直老少咸宜,滿足了填詞人自己想表態的意志,同時將作品面向大眾市場。Dear Jane 今次的新歌受唱片公司冠以「年度苦戀情歌主打」作宣傳,也很符合主題,填詞人既然點到即止,我們亦無須過於放大歌曲的隱喻,或把它視為小說的延伸。

成英姝書中提到地心引力導致墜機,從小有飛行夢的主角最後諷刺地魂斷空難,看來人類真的不宜飛行,黃偉文以「宏願叫天蠍座旅行」借代如成英姝書中般信命運是不可逆轉的人,但與其說是反駁宿命論,倒不如說為我們點出兩個道理:一、做事前先不要說不可能,有些事做了真的是能改變現實;二,就算是世界真的有宿命,想做的事還應做,因為挑戰命運,本身就是一件有趣的事。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