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於「里人文化」宣布歇業後 — 發展電子書真的可行?

2020/1/4 — 20:01

近日里人宣佈歇業,不少人概嘆獨立出版日益艱難,亦有善心朋友建議可以轉而發展電子書。

我一向感恩里人協助獨立出版發行,在不少情況,里人發行獨立出版書籍是做蝕本生意的,原因簡單,很多獨立出版書籍市場十分窄(像我出版的《香港獨立電影圖景》),往往銷售二、三百本就停擺。里人幫忙發書先是一筆運輸費,售不出的打回頭又是一筆運輸費,發行本來利錢就低微,一來一回,往往都花在運輸費上(當然包含倉存與人工),實質收益少之又少。

要解決這個問題本應是要拓展書籍的市場,然而這工程龐大,亦關乎香港整體閱讀風氣(大家從公共圖書館年度借閱總結可見一斑),難以一蹴而至,需要年月累積。而獨立出版社的責任也在於此:我們固然不能只依賴發行推動,出版社要兼顧市場推廣工作,好讓發出去的書能找到讀者,使發行商有利可圖。這市場推廣的工作,並不是在書本印製好後才開始的,其實在選甚麼書出版時就應該要照顧到。

廣告

里人歇業後,小型出版社當然首要要解決發行問題,若然書沒能到書店,出版也是枉然。在這關節上,沒有大型的物流協作是難以達到的。小型出版社要自行發行這個開支(包括人手運輸)實在太大了。然而小型出版社說要聯合發行以減低開支,也是不容易的。其實最理想依然是有人接手里人,專注在香港獨立出版和書市上,這樣我們小型出版社或能找到生存的空間。

說到電子書,很多人以為這樣可以減省出版社的開支,這也是實情。然而要銷售電子書,同樣是市場推廣的問題,電子書的推廣並不比實體書簡單,甚至更難。試想像,你要在網絡資訊之海中把自己的出版物推出去讓人看見,所花的力氣是實體書數倍不只。

廣告

而電子書銷售更關涉到閱讀器等硬件問題。只把電子書放在Google Play上出售並不代表已經開展了電子書業。閱讀電子書的讀者往往需要先買上千元的閱讀器,這可能已是他們一年花在書本上的價錢,亦即,一年會讀上超過十本書的讀者才會思考花錢買閱讀器。而更有甚者,關讀器之間並不互相支援,往往A書只能在A閱讀器上閱讀,而要讀B書則需要另一部閱讀器。箇中如何兼容,就非小型出版社能解決的問題了。

手民出版社的書籍亦有放在Hyread與華藝的平台上,但觀乎現在的點閱率,則得花極大的力氣把讀者推往電子平台上,才能到達有利潤的銷售量(畢竟翻譯書得花額外的版稅購買電子書版權,自家製的出版情況會好一點)。所以也是回到前頭提到的問題:市場推廣成為出版社的關節眼。

里人歇業後,小型出版社就不得不循這條路線思考了:書只能發到友好的二樓書店,而整體上要更加依重網絡行銷,以代替本來發行負擔了的工作。然而這也是一個好機會,讓小型出版社思考一下行銷策略,試試有沒有可能提升網絡銷售的比例,轉型走在笨重而傳統的書業之前。

現在實在很需要集思廣益,有甚麼想法可以留言,或許在此能討論出一條先前我們沒有想過的路也說不定。

原文刊於作者Facebook 

(本文無題, 題為編輯後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