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寰球會客室】劉琦:佗寂的「一瓢智慧」

2019/11/26 — 12:22

劉琦(右)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合照

劉琦(右)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合照

【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源起佛經中的一則故事。

《紅樓夢》中,賈寶玉借此典表示對林黛玉的喜愛,後人常用於表達對愛情的忠貞不渝,但在劉琦的世界裡卻有別的解讀。

廣告

在遙遠的河流中,我只取一口來喝。由此引申出是「不貪不取,只專其一」的人生智慧。——劉琦

劉琦在香港的首個展覽「一瓢飲室」,在H Queens的Galerie Ora-Ora舉辦,位處中環心臟地帶,進入畫廊卻感受到一股禪意。劉琦站在作品《待庵》前,彷彿穿越時空與畫中人身處同一個空間。

廣告

劉琦(右)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合照

劉琦(右)與《寰聽世界》主持陳嘉佩合照

「我年輕的時候想法特別多,也做了大量嘗試,後來我又慢慢地摸索出現階段的風格和語言。『一瓢飲室』是出自於『弱水三千,我只取一瓢飲』。世間美好的事物太多了,我不可能所有東西都能得到,這也是現階段的理想狀態。」70後藝術家劉琦,畢業於山東藝術學院國畫系,作品風格卻喜愛將國畫結合當代藝術的精簡筆觸,形成自己的獨有風格。

一期一會

作品《待庵》畫中男子是日本茶聖千利休,描繪他在自己的草庵裡喝茶的一個情境。他創立的草庵茶,改革了日本以往的書院茶道文化,確立了日本茶道獨有的佗寂美學。茶室的名字叫「待庵」。

《待庵》,紙本設色,2019

《待庵》,紙本設色,2019

「當時的我,需要沉靜下來,需要歷練,把自己的想法沉澱下來。所以,我就想到了千利休在 待庵裡面泡茶的情景。待庵很小,大約兩疊半榻榻米這麼大,人和人之間的距離非常近。他在奉茶的時候可以看到對方特別細微的一些表情。雖然話不多,但是能夠體會對方此時此刻的心態。」劉琦說。

日本茶道裡面有說「一期一會」,此刻的狀態是無法複製的,每一次的相遇都是唯一。

茶文化從中國傳到日本,尤其是盛茶的建盞引起不少人瘋迷。千利休改變這個審美,以最普通的朝鮮陶飯碗,代替可以換一座城池的中國建盞,從此確立日本茶道的美學標準。「千利休這個行為,對於自己的民族和美學,都值得我去思考。」

《四又三分之一》,紙本水墨,2018

《四又三分之一》,紙本水墨,2018

國畫自有一套傳統的畫風、筆墨、用紙,再到上色的考究均有不同,劉琦用了近十年的時間研磨基本功。為了突破一味模仿傳承而繪畫的階段,劉琦不斷地回頭思考自己創作的態度,以及堅持的理由。

「因為中國畫在經歷大概兩千年的發展之後,到了我們這一代,它會引起我們思考的一個原因,就是中國畫進入現代領域,要完成現代的一種轉變。情況就像現在社會經濟的整體轉變一樣,藝術也不例外。」劉琦說,「所以,中國畫作為一個擁有傳統優秀歷史的畫種,它應該要在新的時代下,呈現出當代的和現代的面貌。這是我一直在做的一個工作和目標——把一個古代語言轉化為現代語言。」

《愛》,紙本水墨,2018

《愛》,紙本水墨,2018

劉琦的切入點是從古代造型轉變,運用到繪畫當中,讓它呈現出現代的面貌。日本在一千多年前,即唐宋時期,全盤接觸了茶道的文化,但是經過日本人子孫的消化後,慢慢的變成自己民族獨有的一種文化。雖然它與中國文化還有聯繫,但是所呈現出來的文化特色,則是完全日本風格。


《白石》,紙本水墨,2019

《白石》,紙本水墨,2019

除了畫人,他還喜愛畫動物,「中國文化就是萬物有靈,無論是動物還是人,還是樹木,還是石頭,都是有生命力的。中國人說『天人合一』就是所有的東西不是分開看,而是一個整體性的東西。它們都是一種有生命力的東西。」

「很多瓷器、壁畫、雕塑等形象始終都在,但是如何把他們轉化為現代語言,具有現代的意味?他們造型出來後,既有古典氣息,又有當代氣息,這是我現階段思考的一個問題。」

《鹿鼎》,紙本水墨,2019

《鹿鼎》,紙本水墨,2019

畫展開幕當日,一個穿白裙的女孩,興奮地在作品中穿梭,就是劉琦的女兒,作品《御風》原型也來自於她。

「作了父親後,你就會思考自己的父母當時對你的這個狀態。你會一下子想通了很多東西。《御風》也是來自於某一天的一個場景,她站在那個地方,我看到了,我會記下來,並不會立馬的去畫下,在心裡也沉澱一段時間,覺得這個東西可以畫了,例如她的形象和語言組織豐滿了,我就可以動筆了。」

《御風》,紙本設色,2019

《御風》,紙本設色,2019

風吹拂的狀態,劉琦說來自他臨摹過一張元代趙孟俯的《調良圖》,那個畫面就是風從外面吹進來的,畫中人鬍鬚和下擺吹起,連馬的鬃毛也是,但整體感覺卻很安逸。「畫作寄望我的孩子能夠在長大後抵禦我們生活中,包括我們自己成長所遇到的一些問題。希望她可以有自己的定力,就算有風干擾她,她都能夠堅定地朝著自己的目標去發展。這也是父親對孩子的一個期盼。」

劉琦的畫室在山東,他會否像千利休一樣與朋友在那「一期一會」呢?「其實我喜歡獨處,更喜歡的是安靜的生活。燒水、泡茶,然後洗茶具。在過程當中,心態就慢慢平靜,然後體力也就恢復了,也是一個內心的冥想過程盼。」他淡然地說,「當然如果有要好的朋友去找我……當然是非常好的朋友,即使沉默很長時間都不會尷尬。」

成年人的相處或許都需要這種狀態,所謂「會心」這一種的東西,不用去照顧,也自然心領神會。

——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寰聽世界》由陳嘉佩、孟繁旭、黃梓瑜主持,「寰球會客室」環節每周專訪文化界嘉賓,讓聽眾深入了解其創作意念。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下午2時至4時於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huantingshijie/episode/60529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