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專訪】《時代革命》入圍康城 恐懼中堅持 周冠威:拍紀錄片而已,不需那麼快後退

    世界三大影展之一的法國康城影展放映曾執導《十年.自焚者》、《幻愛》香港導演周冠威有關 2019 年反修例運動的紀錄片《時代革命》(Revolution of Our Times),引起廣泛關注。《時代革命》預告片今日在網上面世,不少網民表示看得忍不住眼淚,紛紛感謝導演記錄歷史。

    周冠威向《立場新聞》表示:「有些事情是雙向的。有些人說多謝我,我也想多謝大家。」

    近月,《蘋果日報》停刊,多名傳媒人被捕,香港社會氣氛肅穆。周冠威一度擔心,社會氣氛「恐懼大到連在網上 share 都不能夠」,近日卻見大量網民仍然「用正常的邏輯和態度去 share 《時代革命》的新聞、海報和預告片」,他表示感到欣喜。

    資料相片:周冠威

    但亦有不少人憂慮導演的人身安危。周冠威在不同訪問都提到,要「準備面對可能出現的後果」,所謂「後果」的細節,他不願細想,只因不欲被恐懼支配。

    他透露現時在港,亦沒打算離開:「我不需要,也不願意,將一些無發生、只是想像出來的恐懼去控制我的決定」。

    紀錄來自香港人 「我只是把關的人」

    《時代革命》紀錄片預告片今(16日)在 YouTube 上首播,當中訪問了港大法律學院前副教授戴耀廷、時事評論員李怡、銅鑼灣書店店主林榮基、前記者何桂藍,以及哨兵、車手等多名擔當不同崗位的示威者,以及義務急救員等。片段最後播放黃之鋒的公開發言,形容香港是「自由世界前緣、抵抗極權嘅香港」,並打出「Revolution of Our Times 時代革命」、「香港人作品」字樣。

    周冠威向《立場》表示,兩年前一名商人看過《十年.自焚者》之後,出資邀請他拍攝紀錄片,記錄 2019 年反修例運動。「雖然我做開劇情片,但都希望有個可以付出的位置。哪怕只是一丁點,我都願意做下去。」他眼中,抗爭者都是為了香港有更好將來,而願意付出、參與運動,而既然自己的能力在於拍攝,便應邀嘗試拍攝。

    走到抗爭現場,他見到很多紀錄片工作者,甚至外國紀錄片導演都在,有時不免覺得「別人更有經驗、資源,不需要我吧」,但回頭又想,多一個記錄就是一個記錄,也沒意會自己的記錄有特別大的意義或重要性。

    《Revolution of Our Times》截圖

    但隨著時局發展,不少導演陸續退出,放棄製作紀錄片,周冠威開始感到責任漸大。他說,其中一名行家明言因《國安法》實施而暫時未能完成作品,還將手上大量影片轉讓給他,說:「我的片段你用吧,靠你做好它」。

    片長兩小時的《時代革命》,除了周冠威團隊親身拍攝的內容之外,他還採用其他片源,包括:獨立記者和網媒的新聞素材。有人無償供片,亦有向傳媒買片。由手機片段到 4K 片都有,他認為篩選剪接片段最費時間。

    他雖然已記不起片庫的素材數目,但稱每次尋找適合鏡頭角度的片段都似是「記憶力的考驗」。他十分感謝所有供片的拍攝者,所以電影署名為「香港人作品」,「有很多人好多攝影師做記錄。我只是去到最後剪接、負責把關的人」。

    《Revolution of Our Times》截圖

    未有先例 不願由恐懼控制決定

    作為把關者,周冠威也是整個製作名單上唯一公開名字的人。

    《時代革命》入圍康城影展的消息一出,網民感到鼓舞之餘,也不忘擔憂周冠威的安危。他曾在訪問中提到要「準備面對可能出現的後果」,但問到「後果」具體是甚麼,他卻表示「不想去幻想自己去到甚麼危險的程度」。眼見不在政治範疇的傳媒人都漸漸出現被捕的個案,他仍然覺得:「我只是一個拍紀錄片的導演,暫時未有先例」。

    今時今日的香港甚麼可能性都會有,但他認為「將來判斷不來」,「我不需要,也不願意,將一些無發生、只是想像出來的恐懼去控制我的決定」。

    《Revolution of Our Times》截圖

    相對人身安全,身在香港的周冠威更擔心影片作品的走向。《時代革命》的片源已不在其手,香港沒有留下任何片段和製成品,暫無計劃在港放映,電影版權亦已賣出。這就是他所作的「風險管理」。至於自身,他目睹很多香港人離開,但去留話題早已反反覆覆一段頗長時間,如今留下來的決定,源於他的個人價值觀。

    「(如果)離開香港,我相信我會好痛苦、好恐懼。所以我是『被恐懼』到我暫時不離開。弔詭地,我留在香港才會得到自由,『不在恐懼裡面』的自由。」他說,留下也關乎信仰,「自由公義是我信仰的追求。我想做一個『我信我就要做』的人,而現在好像上天有個機會讓我去做。我就堅持住。」

    堅持,不無成本。周冠威去年拍《幻愛》取得 1,525 萬元香港票房好成績,但現在透露,新片投資者已因他製作《時代革命》而放棄出資,項目暫時擱置。撇除法例,他感到民間籠罩恐懼不安,叫投資者無法安心投資。紀錄片導演被捕雖無先例,但《理大圍城》發行商屢遭打壓,周冠威亦未有動搖,反過來更進一步反問政府,「反省一下,為何(民間)會有那麼大的恐懼」。

    作為一個導演、一個創作人,他說只願守住本份,「我拍紀錄片而已,不構成生命危險,不需要那麼快後退。」

    資料相片:周冠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